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他继续用压倒了喧嚷声的声音富有感情地、有力地谈到了未来的任务:“我们并无窥测未来奥秘的天赋。但我仍然要声明,我的坚定不移的希望和信念,就是在未来的岁月中,英美两国人民,为了他们本身的安全,也为了所有人的利益,将要庄严、正直与和平地并肩前进!”
  大厅里再次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丘吉尔听得出来,那些毫无保留的掌声是发自肺腑的。当他走下讲台之前,全场起立,最后一次经久不息地热烈鼓掌。他眼泪盈眶,伸出两个手指做出了一个“V”手势。在他心里这个手势可谓一语双关。表面上是预祝盟军必将取得战争的胜利,其实心里想的是自己成功地征服了美国人。回到白宫之后,罗斯福告诉他,“您讲得很好”。简单的几个字对丘吉尔无疑于天籁之言。
  然而军人是铁石心肠的,他们眼里没有政治只有战争,美国的那些高级将领们绝对没有议员们那么好忽悠。他们刚刚听说,就在头一天晚上,他们易于冲动的总统自己推着轮椅到丘吉尔的房间去了,两人进行了一次临时会谈。据说罗斯福答应丘吉尔,如果菲律宾的供应线被切断的话,可以考虑把本来答应给麦克阿瑟的援兵,拨给英国人去保卫马来亚和新加坡。美国各军种的参谋长纷纷拍案而起,盛怒之下他们集体去求助史汀生。闻听此言史汀生也“气极了”,他当着大家的面立即打电话给霍普金斯说——跟他说就等于跟罗斯福说,甚至效果更好——总统如果继续这样自己凭侠义去作决定的话,那就只能请他另外去找一位高明的陆军部长,老子不干了!
  影子总统和罗斯福一样身体欠佳,慢性病令霍普金斯形如枯槁,以至于有人把他描述为类似于一种“奇怪、土地精灵般的生物”,甚至是“一具尸体”。但在罗斯福眼里,霍普金斯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此刻他被罗斯福派去平息那些将军们的怒气。霍普金斯圆滑地否认了丘吉尔有那样的想法。罗斯福也亲口否认“曾经答应过任何这类建议”,并且斩钉截铁地说,自己从未考虑过挪用给麦克阿瑟的补给品。
  总统的话都敢不听,还敢群起而攻之,罗斯福竟然还坦然接受!这种美国式的民主引起了英国人的耻笑。他们认为,“美国的指挥系统简直是一盘散沙”,“整个体制还是华盛顿时代的那一套,华盛顿被推选为所有武装部队的总司令,所以他也就当了,仅此而已。”迪尔在致布鲁克爵士的一封电报中说:“总统的战争委员会一片混乱,连个做会议纪要的人都没有,整个组织机构还处在华盛顿时代。这个国家连战争是怎么回事的起码概念都没有,他们武装部队的战备状况糟糕到不可想象的地步,我们必须教会他们如何打仗。”
  当天下午,“阿卡迪亚”的第一次全体会议正式举行。会前的压抑气氛令人不安。罗斯福亲自向英国人提出,参谋长们是否讨论过,在远东建立联合司令部的可能性?他这话无疑是呼应上次马歇尔的建议。
  上回还可以说官太小要回去汇报无法表态,但这次丘吉尔就在这儿坐着,不表态看来是说不过去了。对于罗斯福的提议,丘吉尔强烈表示不能同意。他解释说,如果战线连在一起,象第一次世界大战时那样,统一指挥当然不错。可是现在远东的情况不同,盟军部队彼此相距千里之遥。“那里的局势是,某些特殊战略地点是必须固守的,每个地区的司令完全明了他应做的事情”,他继续说,“困难在于应运到那个地区的资源,这是只能由政府协调解决的问题。”丘吉尔的意思很明显,东西统一分,打仗各管各,而那些东西几乎都是美国人的。会议一时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只好另议。
  “阿卡迪亚”并非一次纯粹的军事会议,也包含着丰富的政治内容。就军事而言,除了“先欧后亚”这一大原则之外,丘吉尔提出的北非作战以及1943年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的计划几乎均未实现。倒是会议上决定的政治内容对未来世界造成了巨大影响,这种影响直到今天还依然存在,可谓是无心插柳。
  就在军事将领们为未来战争的战略战术争论不休时,罗斯福和丘吉尔已经另辟蹊径在谋划另一件大事,国务卿赫尔——他后来被称作“联合国之父”,并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也积极参与其中。随着美国、中国的正式参战,世界上已有多达26个国家宣布参加对轴心国的战争,同盟国和轴心国两大阵营已初步形成。两人都觉得,有必要依据8月份《大西洋宪章》的原则起草一项合适的声明,笼统地规定出同盟国的作战目标。丘吉尔让罗斯福起草这个“协约国”的声明,罗斯福把这事交给了赫尔。到12月25日,双方初步拟定了一个共同宣言。当时两人都没想到,这一文件将成为未来著名国际组织“联合国”的纲领。
  美国有个块头挺大但并不强壮的邻居叫加拿大。德国进攻波兰之后,作为英联邦成员的加拿大于1939年10月10日就向德国宣战,正式加入二战。当时它的现役军人只有4500人,而且没什么现代化武器,不可谓不英勇也。前文提到,参加香港保卫战的就有加拿大的两个营。一定程度上说,加拿大是在为英国而战。你丘吉尔以前忙没时间来,现在大老远从欧洲跑到美国来了,不去近在咫尺的亲戚家串串门实在说不过去。因此会议期间,丘吉尔还计划到渥太华进行为期两天的访问,在加拿大议会发表演讲,号召加拿大与英、美团结起来共同打击敌人。老丘自己也算顺便度个假,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
  1月27日,与轴心国交战的各国大使一批接一批应召去会见了首相和总统。他们之前获悉,有一个大家一起联合起来的重要文件正在起草,并被告知他们不日即可得到第一稿的文本。这一程序使得好几国的驻美大使大为不满,其中就包括中国外交部长宋子文和大使胡适。因为之前只有俄国人享受了特殊待遇,他们被提前挑选出来阅读文本并提出自己的意见,其余的人只能表示同意并签字。
  最初的文本在12月27日或这之前被传送到莫斯科,苏联的答复12月29日到了。俄国人显然不知道自己享受了特殊待遇而别人还在吃醋,斯大林表示对这一文件不能签字。他们另行拟就了一份单独声明,准备同这一宣言同时发表。斯大林提出,苏联和日本还没有宣战,应竭力避免在一个意味着承担同日本作战义务的文件上表态。
  如果俄国人不加入进来,那简直是大煞风景,就像吃一个美味的苹果忽然咬出来一条虫一般。罗斯福和赫尔需要的是,一个把所有同轴心国作战的国家一起联合起来的宣言,而不是各国单独发表。但他们也清楚斯大林是牛人,可不是丘吉尔那样容易说服的。于是赫尔修改了宣言原来的文本,为斯大林提供了几条足以避开日本人的条款。最后俄国人才勉强同意签署一个共同的文件。
  要办成一件事真不容易,随后就出现了签字国的先后次序问题。这次没有按照字母排序进行。排在最前面的是美国、英国、苏联和中国——“四大国”首次被正式并列在一起。美国是有钱人,他们对于自己应该领导所有其余的国家始终不曾有任何怀疑,丘吉尔也“欣然乐于把第一把交椅让给强大的盟国”。宣言的全部创始精神与推动力都来自罗斯福和美国政府,加上大家都有求与美国,其他签字国也就毫无异议地同意了美国人这样镇定自若地把第一把交椅留给自己。将苏联置于宣言的笫一批签字国中,是作为承认俄国军队所起巨大作用的一种姿态,毕竟人家已经实实在在地在和德国人作战。中国加入最前列是源于罗斯福的支持。美国的理由是,中国属于“在自己国内积极从事作战的国家”,应该比其他人有所区别。显然这一原则是经不起认真推敲的,美国的国土上就没有发生战争,凭什么就排在最前边?不过咱们既然落了便宜乖,也就不去追究美国的名次了。
  名次先后问题乍看起来微不足道,但外交礼仪方面的细节有时候的确反映出真正的差别。——老酒年轻时曾在一家大型企业集团工作,每次会议最纠结的不是为领导起草讲稿,而是主席台上领导的座次,董事会、常委会、总经理会、职代会各有各的排法,排错一个你就吃不了兜着走。
  那些已经被敌人占领了国土的小国正在等着别人去解救他们,自己的实力也在那儿摆着,因此对谁当第一第二不感兴趣。而英国、苏联、中国也无法与美国相争,因为等着花人家的钱呢。在各大国中,只有美国享有一种意义重大的自由,可以选定在哪里以及如何使用自己的部队。在签署联合文件时形式上的领先,仅仅是对美国能够并且已经给予英、俄、中援助所付的一笔很小的代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