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可以看到,“阿卡迪亚”会议对我大中华有着划时代的重要意义。尽管存在一些礼节性的因素,但她毕竟首次作为一个世界大国被响亮地提了出来,——这也正是老酒单开一个小节详细叙述本次会议的主要原因。不管是罗斯福本人还是众多的美国民众,都认为在战争胜利后的新世界里,中国这样一个人口众多、地大物博的国家,是会真正成为一个世界大国的。美国的陆军战略家们甚至抱有这样的想法,就是把中国的军队建设起来,利用中国人的全部力量去打击日本人。如果这些设想能够真正实现,一支队伍庞大、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中国军队出现在今后的战争中,那将是多么振奋人心的一种情景,中国要求同三大国平起平坐就可以增添更多实质性的内容。美国及早“在礼节上”承认中国同其他三个主要盟国具有同等地位,是保证中国在战争期间和战后进行合作的最好办法。
  除去上述政治因素之外,许多美国人也同罗斯福一样,对于遥远的古老中国有着一种特殊的情感。他们认为,在追随美国这一点上中国是值得信赖的。俄国和英国由于过去的帝国主义侵略行径已经使中国人同他们疏远了,一个心存感激、友好依附、受到保护的中国在大国会商中占有一个牢固席位,这种前景,对于美国人一时所起的豪侠之情和对他们自身的经济与政治利益都具有相当的吸引力。
  事情基本搞定,现在还需要一个叫起来尽可能响亮的名字。自珍珠港事件以来,与轴心国相对抗的联盟应使用什么名称的问题便引起了罗斯福的注意。在起草宣言的最初阶段中,曾经使用过“协约国”一词。对这一平淡无奇的名称罗斯福一直不太满意。12月29日那天,罗斯福突然灵机一动,想起用“联合国”一词来取代它。
  1942年元旦,尽管各个战场传来的依然是令人失望的消息,但罗斯福和丘吉尔仍感到莫名的兴奋。丘吉尔从加拿大返回白宫的元旦上午,已经有了奇思妙想的罗斯福急匆匆地来到了他的房间。由于两人经常串门,再说都是人人皆知的大人物,警卫人员根本没加阻拦也未加通报罗斯福就闯进去了。罗斯福急于征得丘吉尔的同意把事情搞定,再说他对自己的突然想法颇为得意,急于向丘吉尔做一展示。
  不料丘吉尔刚洗过澡,赤条条就从浴室里出来了。尽管都是男人,但这样面对面光着腚毕竟还是有点难为情,当然像老酒这样的普通百姓在大澡堂里除外。罗斯福连忙道歉,作出一幅立即告退的样子。大人物毕竟是大人物,他们总能随机应变化尴尬为幽默,还能顺势表达自己的心迹。丘吉尔大笑着告诉罗斯福:“在美国总统面前,大不列颠首相没有任何可以隐瞒的。”——光个屁股都能找到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也只有丘吉尔才能想得出来。后来丘吉尔回忆说:“我见总统时无论哪次,总还是在身上至少围一条浴巾的。”
  罗斯福的思想从全球的军事转向了政治。他向丘吉尔说明,自己已经有了一个“灵机一动的主意”,那就是用“联合国”一词来代替原来拟用的“协约国”。丘吉尔对此深表赞同,他还拿英国十九世纪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拜伦《蔡尔德?哈罗德游记》一诗中的几行给罗斯福看:
  在此,联合国拔剑出鞘,
  我们的同胞在战争中浴血战斗,
  这些永远都不会消逝!
  罗斯福拿出一份26国联合宣言草案让丘吉尔看。宣言草案宣布,“为了保卫生命、自由、独立与宗教自由,为了维护他们本国土地上和其他地方的人权与正义”,26国决心共同作战,“反对企图征服世界的野蛮和残暴势力”。
  丘吉尔对此慨然允诺,所以也可以说联合国是丘吉尔光着屁股和罗斯福一起做出的决定,——很可能表示赞同的时候裤子已经穿上了。
  《联合国家共同宣言》又称作《阿卡迪亚会议宣言》或《二十六国宣言》,这一文件也成为未来《联合国宪章》的基础。宣言内容再次体现了老酒“越是重要的越是简单的”之伟大原则,核心内容只有区区两句话。全文如下:

  美利坚合众国、大不列颠与北爱尔兰联合王国、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中国、澳大利亚、比利时、加拿大、哥斯达黎加、古巴、捷克斯洛伐克、多米尼加、萨尔瓦多、希腊、危地马拉、海地、洪都拉斯、印度、卢森堡、荷兰、新西兰、尼加拉瓜、挪威、巴拿马、波兰、南非和南斯拉夫联合宣言:
  本宣言签字国政府,对于1941年8月14日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和大不列颠与北爱尔兰联合王国首相的称为《大西洋宪章》的联合宣言中所包括的关于目的和原则的共同纲领,已经表示同意。
  深信为了保卫生命、自由、独立与宗教自由,为了保全它们本土内和其他地区内的人权与正义,取得对敌国的完全胜利是十分重要的,深信它们现在正从事于一场反对企图征服世界的野蛮和残暴势力的共同的斗争,特宣告:
  一、每个国家的政府保证使用它的军事的或经济的全部资源,来反对同它处于战争状态下的三国公约成员国及其附从国家。
  二、每个国家的政府保证同本宣言各签字国政府合作,并不与敌国单独停战或媾和。
  凡在战胜希特勒主义的斗争中,正在或可能作出物质上的协助和贡献的其他国家,都可以参加以上宣言。

  1942年1月1日签字于华盛顿

  罗斯福本来想用发表这项宣言来庆祝新年,但这显然是困难的。时间太仓促了,毕竟除了他和丘吉尔,在华盛顿现场的都是一些大使,如此重要的文件他们必须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征得国内同意。虽然实际上只需要大家同意,但表面上每个人提出的意见都还要加以考虑,所有的修改也必须再次征得大家的同意,一来二去耽误的都是工夫。看来民主也不一定都好,至少在这里表现为缺乏效率,但我们宁愿自己能说了算而牺牲效率。实际上对于宣言文本的细节进行磋商的仅限于美、英、苏三国。当三大国达成协议后,宣言的文本才被递交给其他各盟国的大使。
  联合宣言文稿迅速电传重庆。虽然蒋委员长对于美、英在一起商量,并只征求俄国人意见的做法表示愤慨,但对宣言的内容还是当即首肯,同时授权常驻美国负责外援事务的宋子文代表中国签字。稍感郁闷的委员长还给罗斯福发去了一封热情洋溢的电文:“针对我们的共同战争,我们誓言竭尽全力,与贵国并肩作战,直到太平洋及全世界脱离残暴力量及无尽的不义之诅咒。”
  对于百年以来饱受屈辱的中国来说,居然一下子成为和美、英、苏并列的世界四强,这不能不让蒋介石惊喜万分。他很清楚,凭借中国现有的力量,是无法真正同那三个国家相提并论的。后来得知宋子文在华盛顿已经签字的消息后,蒋介石在当天的日记里感慨地写道:“我国签字于共同宣言,罗斯福特别对子文表示:欢迎中国列为世界四强之一。此言闻之,但有惭惶而已。”言及此处,老酒和委员长一样唏嘘不已。
  代表苏联签字的是驻美国大使马克西姆?李维诺夫。宣言中有着“宗教自由”的字样,但共产党人是不信教的。李维诺夫经过多次往来电文,才说服斯大林最终同意,因为“宗教自由”也意味着有不信教的自由。碍于莫斯科的情面,声明中始终没有提到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