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新见政一(1887年2月4日-1993年4月2日)第二次世界大战大日本帝国海军中将。生于广岛县广岛市安佐北区。
  经历

  年少时入广岛县立忠海中学校海军兵学校第36期。入学时200名中第35名、毕业时191名中第14名。后入海军炮术学校高等科。研究国际法,是知英派。任驻英武官补佐官时,研究第一次世界大战,回国后写了‘海军中央军令机関整备意见书’和‘关于持久战意见书’。提出舰队决战等与大本营战略一致的意见。

  在海军大学校任战史教官5年,后任海军省教育局长时,设海军防卫学校,日德反共产国际协定签定后,参加乔治六世戴冠记念观舰式。二战时参加过日军入侵法属印度支那和香港保卫战。战后任海上自卫队干部学校特别讲师,水交会的海军反省会最高顾问。
  (正文)
  17:04,激战中的高木接到了运输船队遭遇空袭的报告。16:45,盟军第二十七轰炸机大队第九十一中队的3架A-24俯冲轰炸机在8架“水牛”式战斗机的护航下,对日军运输船队实施了攻击。3架飞机投下了一颗300 公斤和两颗250公斤炸弹,整个攻击过程仅仅持续了两分钟,战果为零。参与攻击的盟军战机很快被赶到战场的日机悉数击落。早知如此,还不如让它们去支援多尔曼舰队的作战呢。
  主战场上,双方的水面舰艇仍然在相距25000米的距离上进行对射,命中率实在是不敢恭维。双方发炮的频率都不低,“休斯顿”号主炮频率是每分钟5-6发,日舰的频率也基本如此。由于有侦察机的校射,日军的命中率稍稍高于对方。期间日重巡洋舰发射的炮弹曾有多次命中记录,“德?鲁伊特”号在16:53再次被日军一发203毫米炮弹命中,所幸还是一颗哑弹,并未对盟军旗舰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期间“爪哇”号也挨了一发哑弹,损伤轻微。盟军瞭望哨也观察到日舰曾被击中,但在日军随后的战报中并未提及有此被命中的记录。
  盟军舰艇逐渐转向再次驶向日舰。17时05分,日军的一颗近失弹使得“埃克塞特”号受轻伤,紧接着“休斯敦”号也被一颗哑弹击中。至此盟军的运气似乎很好,被命中的炮弹均未爆炸。但仅仅三分钟后厄运降临,“那智”号在17:08完成了战斗中最致命的一次发射,一颗203毫米炮弹准确命中了“埃克塞特”号,炮弹在穿过锅炉舱的通风装置后在舱内爆炸,14名水兵被当场炸死,8个锅炉中的6个瞬间丧失功能。这艘失去大部分速度的主力重巡洋舰带着熊熊大火向左偏转驶出编队,它的受损退出战列使得盟军的战斗前景更加绝望。现在,只剩下“休斯顿”号的6门主炮和敌人的20门炮进行对抗了,盟军攻击力瞬间骤减。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更糟糕的事情接踵而至。由于紧跟在旗舰后边的“埃克塞特”号兼负传达命令的功能,它的突然转向导致跟在后边的“休斯顿”号、“珀斯”号、“爪哇”号也相继转身,彻底打乱了盟军的作战队列。只剩下“德?鲁伊特”号还保持原来的航向和速度。巡洋舰的突然转向搅乱了正以单纵队朝巡洋舰编队左舷正横方向行驶的驱逐舰队形。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高木大喜过望,他立即下令借着混乱再次发起鱼雷攻击。17:13分,来自“羽黑”号的一条鱼雷命中了盟军队列中速度最慢的“科顿纳尔”号驱逐舰。“长矛”鱼雷绝非浪得虚名,“科顿纳尔”号右舷的剧烈爆炸将该舰活活炸成两截。仅仅一分半钟后,这艘荷兰驱逐舰就在海面上完全消失。
  “科顿纳尔”号突然爆炸沉没,使得盟军终于发现了水中穿梭的无数条鱼雷,随即各舰独自采取的一系列规避动作更加剧了队形的混乱。日军同样观察到盟军舰只周围出现了一连串莫名其妙的爆炸,有人认为是自己的鱼雷命中了敌舰,也有人认为是触发了水雷。真实情况是日军尚未经过实战检验的长矛鱼雷提前发生了爆炸。
  这些爆炸同样被盟军舰只察觉。由于之前对日军这种秘密武器一无所知,盟军猜测附近水域很可能有日军潜艇出没。“约翰?爱德华兹”号驱逐舰称,发现了敌军潜艇伸出水面的潜望镜。“威特?德?威思”号甚至因此扔下了数颗深水炸弹。一份美国官方记叙这次战斗的文章中关于日方鱼雷的报道是:“有些鱼雷无疑是敌方巡洋舰和驱逐舰发射的,很显然我们还发现了一个敌潜艇群。”事实上这一海域并无日军潜艇出没。
  一系列莫名其妙的爆炸吓坏了盟军,同样唬住了高木少将,并对他下决心结束昼间作战后向北撤退起到了关键作用。高木认为,那些爆炸很可能由水雷引起,他担心自己的舰队会贸然闯进盟军事先布下的雷区。
  战斗似乎打得颇为热闹,可是双方第一阶段炮战取得的战绩只能用“惨淡”来形容。日军舰艇共发射了1271发203毫米炮弹和141发140毫米炮弹,外加“长矛”鱼雷43条,取得的战绩是一条鱼雷命中,203毫米炮弹4发命中,140毫米炮弹全部落空。盟军几乎没有任何命中记录。
  17:25,多尔曼逐渐稳住了局势,除“埃克塞特”号外其余巡洋舰逐渐重新排好阵型。舰艇次序稍有改变,“德?鲁伊特”号依然位于先导位置,随后是“珀斯”号和“休斯敦”号,最后是“爪哇”号。紧跟在巡洋舰之后的是4艘美国驱逐舰。多尔曼发出了“所有舰只——跟我进攻”的信号,并下令英军驱逐舰进行反击。由于舰艇过于分散,执行这样的任务非常困难。为掩护失去速度的“埃克塞特”号,英军驱逐舰突前施放烟幕,使得本就凌乱不堪的战场更加混乱。
  身受重伤的“埃克塞特”号在驱逐舰“威特?德?威斯”号的护卫下以5节的速度缓慢向泗水返航。看到“埃克塞特”号踉踉跄跄欲脱离战场,高木立即命令西村和田中舰队前往追击,试图一举了结该舰。尽管实力悬殊,英舰“伊莱克特拉”号、“朱庇特”号仍然勇敢地冲向敌舰,试图掩护“埃克塞特”号全身而退。
  日舰再次发起了鱼雷攻击,首选目标是行动迟缓的“埃克塞特”号。17:48,“羽黑”号在六分钟内连续发射了8条鱼雷,17:50,“那珂”号在18000米距离上发射了4条鱼雷,“神通”号在19000米的距离上又射出了4条,田中的驱逐舰在17:57分之后的五分钟内在14000米距离上发射了剩余的全部鱼雷。这还不算结束,田中射完轮到西村登场。18:04开始,西村舰队各舰除“峰云”号外纷纷发射鱼雷。可笑的是,日军此轮打击射出的92条鱼雷依然全部落空。
  此时,奋勇杀出掩护“埃克塞特”号撤退的两艘英军驱逐舰与日军驱逐舰展开了近身肉搏。在马来海战中并未获得作战机会的“伊莱克特拉”号神勇异常,几次齐射后命中了日舰“神通”号,导致该舰海员1死4伤。随后该舰的一发炮弹又击中了“朝云”号的轮机舱,造成水兵5死19伤,受伤的“朝云”号立即失去动力。不过“朝云”号也绝不是吃素的,它发射的一发炮弹同样击中了“伊莱克特拉”号舰桥下方,另一发直接打进了左舷的2号锅炉,“伊莱克特拉”号同样丧失动力在原地打转,双方互相“KO”变成了半身不遂。期间“伊莱克特拉”号还命中“时津风”号一发炮弹。
  日驱逐舰“峰云”号也和突前的英军另一艘驱逐舰“遭遇”号战成一处。眼见“伊莱克特拉”号失去动力,“峰云”号甩开“遭遇”号,径直抵前向“伊莱克特拉”号发射鱼雷。这次是近距离射击几乎静止的目标,终获命中。
  18:16,挨了数发炮弹和一条鱼雷的“伊莱克特拉”号终于支持不住了,心有不甘地缓缓沉入水中。别看只是一艘小小的驱逐舰,可人家“伊莱克特拉”号的确是见过大世面的,——它在英国皇家海军中有着“扫把星”的雅称。上年的1941年5月24日,在丹麦海峡,“伊莱克特拉”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护卫的战列巡洋舰“胡德”号被德舰“俾斯麦”号击沉。两个月前在关丹海域,它又亲眼见证了“威尔士亲王”号、“反击”号两艘主力舰的悲剧,现在噩运终于降临到自己头上了。值得庆幸的是,第二天清晨,美军“SS-38”号潜艇经过这一水域,救起了该舰幸存的54名水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