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谢谢潮落复潮起师兄给出这么好的建议。
  作为一个业余爱好者,得到您的夸赞真是有点诚惶诚恐。说实话,每次发完帖子之后我自己都不敢回头去看。抛开错误的文字和表述不说,总是感觉凭我的水平肯定说不到位,好像觉得写的就像大清国鸭绿江防线一样四处都是漏洞。有了您这样的方家的哪怕是带有鼓励性、言过其实的认可,我也有了一点信心。
  我后来也意识到不提福泽谕吉和坂本龙马是大的疏漏,相比较而言,思想家比实干家更重要。还有,“维新三杰”中我比较欣赏的西乡隆盛也没有提到。这也是我水平不足的一种具体体现。在这里,帖子发出后也没法再改,请师兄和各位多多包涵。
  我会认真听取您还有楼上很多师兄提出的建议,努力改进。这对于我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尽管有可能放慢速度,也可能由于现实生活中的原因有所停顿,但我会努力坚持把帖子写完。
  欢迎师兄常来坐,多指点。

  @青梅煮酒1970 2015-07-31 17:47:30.0

  老师好:
  昨天只顾校对,加上翻页,没有看到您的话,见谅。今天有点小想法,跟您多唠两句。
  老实说,我现在正在考虑是不是还要写下去。我也不是谦虚,我知道自己有几把刷子。学校学的是数学,现在干的是工程,跟历史和写作八竿子打不着。弄这个纯属个人兴趣而已。
  多年来最大的爱好就是下棋和看书。平时空闲时间多一点,看几本书又看的稀里糊涂,就想说两句,借机打发时间,也想和大家一起讨......
  —————————————
  ????
  

  元吉师兄好。
  师弟认为适当吹吹牛也有利于鼓舞士气。最关键的是吹归吹,实情自己一定要清楚。才有利于做出下一步的判断。
  这个不仅仅是美国,各国基本都是如此。
  日军台湾海空战的吹牛,才导致决策失误,做出了“决战莱特岛”的错误决定。
  日军的吹牛由来已久。比如1593年的碧蹄馆之战,明军一共才去了5000人,日本就吹牛歼敌两万多人,每个人死四回还不够。
  山本五十六就是这样被虚假的战报给吹死的。

  1.3.7 对马海战
  旅顺陷落终结了俄国第一太平洋舰队,奉天会战之后的俄国陆军也同样陷入困境。俄国挽救败局的唯一希望,只能寄托于由罗杰斯特文斯基海军中将指挥的第二太平洋舰队了。目前,这支庞大的舰队已经绕过好望角,驶过印度洋,朝着远东猛扑过来。
  不久之后将要爆发的罗杰斯特文斯基和东乡平八郎之间的生死对决,将决定俄、日两国的命运。当时美国的一家媒体精辟地分析道:这是一场决定两国国运的决战。如果日本获胜,则日本就奠定了赢得日俄战争最后胜利的基础,一跃进入世界一流强国之列。如果俄国获胜,就可以夺得日本海的制海权,切断满洲日本陆军的补给线,俄国就将挽回颓势并反败为胜,使其日益衰落的国运重新获得复苏。
  早在黄海海战刚刚结束之后1904年9月,后来被称为史上最倒霉、最窝囊的舰队——俄国太平洋第二舰队就已经在组建之中。这注定是一支命运多舛的舰队,首先难产的就是舰队司令的人选。第一个被选中的是波罗的海舰队司令彼里吕耶夫中将,可这位大腹便便、年过花甲的海军中将拒绝出任。明眼人不用戴眼镜就能看出远东是个烂摊子,未来的形成肯定是凶多吉少。彼里吕耶夫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那就是疾病缠身,统帅舰队力不从心。不过彼里吕耶夫也算够哥们,他大度地表示只要是波罗的海舰队的舰只,只要你们看中的就随便挑。
  第二个被推选出来的就是尼古拉二世的宠臣,海军参谋长、仪表堂堂的罗杰斯特文斯基海军少将。虽然维特对他的评论是“很难找到像罗杰斯特文斯基这样的笨蛋”,也有人对罗杰没有实战经验提出质疑,但是实在已经没有其他更合适的人选。最关键的是,尼古拉二世信任罗杰:你们说少将当舰队司令军衔低?不要紧,我一句话不就中将了吗?
  一定程度上来说,这个罗杰倒是与1941年英国远东舰队司令菲利普斯中将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两人都是参谋长出身,都是第一次领军,都是长途奔袭,都是结局悲惨。有两点不同是:罗杰高大魁梧,菲利普斯身材矮小。菲利普斯战死,而罗杰只是被俘。
  初看上去这支远征舰队的实力还算强大。舰队主力第一战队由罗杰中将亲自担任司令,下辖“苏沃洛夫公爵”号、“亚历山大三世”号、“博罗季诺”号、“鹰”号四艘战列舰,第二战队也有战列舰“奥斯利雅维亚”号、“伟大的西索亚”号、“纳瓦林”号三艘战列舰和“纳希莫夫海军上将”号装甲巡洋舰,实力的确不容小觑。
  但事实上舰队内部却是危机四伏。第一战队的三艘主力舰都是刚刚完工,还没有形成真正的战斗力。“鹰”号战列舰还未真正完工,只好带上一群技术工人一起出行,边走边补。在执行“挑选精锐”的命令时,各执行单位也大打折扣。那些毫无经验的新手、老兵油子、背着各种处分的闹事分子、甚至很多有着布尔什维克嫌疑的水兵和军官都被一股脑充实进这支舰队,第二太平洋舰队简直成了问题人员的收容所。只有很少的水手是从俄国沿海和从事航海工作的地区征集来的,其余绝大多数只是一群粗野的农民。因为波罗的海有很长的冰冻期,他们只受过很少的训练。一位英国海员这样形容他们的俄国同行,“他们是一群臭气熏天、粗鲁、不修边幅但却很快乐的家伙。”旗舰“苏沃洛夫公爵”号的一位军官这样描述他的炮手:“要教给一半人所有的知识,因为他们什么都不懂。教另一半人是因为他们已经忘记了所有的东西。但如果他们的确记住了一些什么的话,那么都已经过时了。”这支舰队在私下里被称作“第二太平洋劳改团”。
  从出发地芬兰湾到旅顺港之间没有俄国的军事基地,而中立国和俄国的盟友法国都没有对其开放港口。整个航行过程中所需的多达50万吨煤炭、超过30次的加煤基本上都要在公海上进行。想起那漫长的未来旅途,罗杰顿觉不寒而栗。
  出发这天就不顺利。1艘巡洋舰的锚丢了,花了好几个小时才找到。另有1艘驱逐舰撞上了战列舰,被迫返回去维修。但不管如何,1904年10月8日,这支匆忙组建、貌似强大的舰队还是拔锚起航了。
  出航不久就出了大麻烦。来自一位俄国间谍的情报说,北海到处都是“日本人的雷击舰和鱼雷艇”,这一传闻马上导致舰队陷入草木皆兵的恐慌之中。10月21日夜间,在途经英国北海赫尔海区的多格尔水洲时,这种精神紧张就让舰队误将英国的打渔船当成了日军的战斗舰只。还没等罗杰下令,旗舰“苏沃洛夫公爵”号上一名精神过度紧张的水兵就打出了第一炮。所有的军舰看到旗舰开炮,也不甘落后纷纷开火。激烈的“海战”持续了12分钟,舰队重新整队又花费了20分钟,海面上才又慢慢恢复了平静。幸亏俄国炮手射术欠佳,打出的296发炮弹只击沉了一艘英国渔船,打伤三艘,打死渔民两人。当然战果还不止这些,“阿芙乐尔”号巡洋舰还挨了自己人5炮,舰长受了轻伤,舰上的神父也被打死,成了远征军的第一个“烈士”。这就是史称的“多格尔沙洲事件”。德国《柏林日报》写道:俄国的指挥官肯定是失去了理智,这次“事件”也为第二太平洋舰队赢得了“疯狗”舰队的美名。
  当时的英国海军可是地地道道的“大哥大”。自己的渔民被俄国人的军舰欺负,真是岂有此理。一家英国媒体甚至竭力呐喊要求英国立即对俄国宣战!作为日本盟友的英国正愁找不到借口,这下正好有了理由。驻扎在直布罗陀的英国皇家海军地中海舰队已经生火待发,愤怒的英国人立即向俄国佬发出了战争威胁,要求俄国舰队立即停航。英国本土海军舰只开始耀武扬威地出现在“远征军”的周围,摆出不同的战斗队形。英国海军部已经下达了命令,准备随时封锁黑海和波罗的海。
  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关键时候还得求助于盟友法国。10月28日,在俄国的请求下,法国驻英国大使康邦拜会了英国外交大臣兰斯多恩侯爵。康邦毫不客气地告诉侯爵,法国人在俄国有大量的投资,谁都知道法国和俄国是结盟的。如果英国要对俄国开战的话,是否先征求一下伦敦金融中心那些财界巨头们的意见。要知道由于此前的第二次布尔战争,英国人现在欠法国人的债务高达1.5亿英镑。有钱是大爷,欠钱是孙子。康邦最后威胁道:“布尔战争还未完全结束,如果法国抽回资本,英国的金融将陷于崩溃。”迫于法国的压力,无奈英国只好放行了“远征军”,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英国也不想真打。即使这样,俄国还是向英国渔民赔偿了65000万英镑,并把相关“肇事人”留下来接受英国法庭审判才算了事。
  厄运这才算刚刚开始。在到达西班牙维戈港后,西班牙官员告诉罗杰,由于西班牙是中立国,俄国舰队不能在这里接受补给。无奈的罗杰只能尽快向国内汇报。经过俄国大使馆以及圣彼得堡方面的努力,罗杰和他的舰队幸运地获得了豁免:可以在一天时间内给每艘战列舰加400吨煤,其余舰只按比例减少。俄罗斯水兵马上忙碌起来,在一天的时间里实际加了远远超过一倍以上的煤。
  11月2日,俄舰队停靠法属北非的丹吉尔港。法国是盟国,终于可以在这里自由加煤了。罗杰和他的参谋部在这里将远征军一分为二。舰队副司令福克山少将率领吨位较小、能够通过苏伊士运河的舰只径直取道该运河前往印度洋,主力舰队由罗杰率领环绕非洲大陆,双方约定的汇合地点是非洲东海岸的法属马达加斯加。
  11月4日,罗杰中将的主力舰队开始前往法属西非的达喀尔。达喀尔的法国当局许可了俄国人的加煤请求。不过仅仅半天之后,在英国和日本的强烈抗议下,港务局就下令停止加煤,提出要向巴黎请示。罗杰这次可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煤仓已经没有多少煤了,不加实在不行。36个小时之后,巴黎的命令终于来了,从即日起禁止一切俄国军舰在法属领海内加煤。然而命令来晚了,俄国军舰已经利用这点时间加满了煤仓,——舰上能够放东西的所有地方都堆满了煤。比如“亚历山大三世”号,1100吨的最大容煤量就加了1700吨的煤,连舰长的桌子下边都塞满了煤包。在达喀尔,疲惫不堪的俄国水兵甚至得到了近乎大赦的两天假期。
  离开达喀尔之后的第一站是法属殖民地加蓬伯维尔。由于前面的原因,舰队只能停在港口之外32公里远的地方,由港内的煤船开出来进行海上加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