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根据俄国舰队补给供应情况以及长途奔袭三万多公里急于进入海参崴军港的迫切心情,联合舰队司令东乡平八郎大将判断,俄国舰队很可能将通过对马海峡直接前往海参崴,因此率日舰队主力在对马海峡附近和日本沿海集结待机。东乡还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首先在俄国舰队可能经过的一些海上通道上布雷;其次派出大量的警戒舰只组织监视,形成一个庞大的预警网,其纵深达225公里以上。1905年5月20日,东乡下令全部舰只进入战位,厉兵秣马,恭候俄国舰队的到来。
  5月23日,罗杰遇到了他出征以来的最大劫难,——身型肥胖的舰队副司令福克山海军少将病亡。罗杰的做法是严密封锁消息,以免影响军心。连第二顺位指挥官涅鲍加托夫少将都不知道,他实际上已经成为舰队的副司令。后来的事实证明,罗杰这一做法带来的后果是致命的。
  5月25日晚上20:00,就在中国长江出海口以东的海面上,罗杰命令各舰队进行了最后一次加煤作业,所有舰只都加载了远远超过装载标准的煤炭,连旗舰“苏沃洛夫公爵”号的舰长室甚至是炮塔内都堆满了煤炭,这样的后果就必然导致军舰行驶不稳,航速降低。随后罗杰传令所有的非战斗舰艇,除了4艘补给舰及2艘医护舰外一律驶离战列。
  分别的时候就要到了,目送那些运输船队渐渐远去,罗杰也感到无比怆然。“苏沃洛夫公爵”号的舰桥两侧同时打出了两面信号旗,意思分别为“告别”、“感谢”。对于大部分舰只来说,这不是告别,而是永别。
  就在罗杰下令加煤之前,5月25日,联合舰队首席参谋秋山真之和他的同学、第四驱逐舰队指挥官铃木贯太郎在吃饭时有过一段精彩的对话:
  秋山:“真不知道俄国人去了哪儿,如果走对马海峡,他们应该来了。”
  铃木:“不会那么快,你估计他们的速度是多少?”
  秋山:“十海里。”
  铃木:“不可能,带了那么多老爷船,路上可能要出机械故障,还要加煤,以我看,有7海里的速度就了不起了。”
  后来事实证明铃木的判断无比正确,——罗杰舰队的速度没有超过8海里。
  所有的疑问很快就将解开。5月26日午后,来自于日本三井物产上海分公司的电报这样说:“今日午时,有六艘俄罗斯运输舰进入上海港。”这条重要的情报透露出两个信息:一是俄国舰队连煤船都放弃了,其舰上有限的燃煤将使得他们只能走路程最近的对马海峡;二是他们很快就要到了。
  5月27日凌晨2:45,在深夜中行进的日本辅助巡洋舰“信浓丸”号发现了海面上一艘船只上的灯光,——这就是罗杰舰队的医疗船,这艘船行驶在罗杰舰队的末尾。随着天色渐明,大惊失色的“信浓丸”号发现四周全是黑洞洞的炮口,他们竟然行驶在俄罗斯庞大舰队的中间,相当于骆驼群中窜进来了一只绵羊。
  其实俄国舰队早就发现了行驶在自己队列中的“信浓丸”号。对于闯入舰队的这位不速之客,罗杰的命令是“别管他,继续前进”。他不愿为了这样一艘只挂了两门小炮的改装商船去花费时间。“信浓丸”号舰长成川揆大佐就这样夹在俄国舰队中间,不断向东乡现场直播俄国舰队的情况和方位。6:05分,“信浓丸”号再次发出电文:“俄舰队航向不变,正直航对马。”在后来的日本海军史料中,将这封电报称为“至关重要的电报”。得到信息之后,在镇海湾外整队的东乡立即率队直奔对马海峡。
  9:00,俄舰队发现了位于左舷、由片冈七郎海军中将率领的日第5和第6战队,这两个实力很弱的舰队位于俄国舰队的左后方,正在全力追赶俄国舰队。罗杰知道激战在即,下令抛弃舰上的所有易燃物。那些航行了33000公里的俄国水兵此时已经是衣衫褴褛,很多人穿着用烂布条编成的鞋子,有的甚至连鞋都没有。尽管很多人都是新兵,尽管很多人平时牢骚满腹,但在强敌面前他们却表现出惊人的冷静,——俄罗斯第三海军强国也绝不是浪得虚名。11:00左右,速度较快的日本第三战队也赶了上来。一只雄狮的周围几个狼群开始逡巡,厮杀即将展开。
  11:30,意想不到的事情突然发生。可能是紧张过度,海防舰“乌沙科夫海军上将”号突然在9000米的距离对日军第三战队开火,随之不明就里的很多俄舰纷纷开火,看起来煞是热闹。这样的距离,谁都知道除了浪费弹药和制造声势之外毫无其他作用,几分钟后炮击停止。
  除了这次小失误之外,俄国舰队看起来一切都还正常。但是新的意外马上来到。这次的主角换成了日本人。就在12:00,速度超过俄舰队一倍以上、位于俄舰队左前方、日军第4驱逐舰队的4艘驱逐舰,突然在铃木贯太郎中佐的带领下快速右转,在俄舰队前方来了个横切。铃木贯太郎一向是胆大包天,他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为了利用自己高达29节的速度优势从前面更好地观察俄国舰队。不料他这一匪夷所思的古怪动作竟然收到了奇效。此时的罗杰想起了马卡洛夫,他认为日舰这样做肯定是在前面俄舰队即将通过的水域布下了水雷。
  罗杰马上下令整个舰队一起右转,准备行驶一段后再左转,躲过日军的鱼雷阵。简单的命令执行起来却十分糟糕。紧随旗舰之后的“亚历山大三世”号把一起转理解成了跟在后边转,后边的两艘战列舰也跟着“亚历山大三世”号进行了同样的转向。作为主力的第一战队全错了,而第二战队和第三战队却理解正确,完成变阵的俄舰队立即呈现出一个呈两纵队前进的奇怪阵型。
  13:39分,东乡的主力舰队与罗杰舰队开始互相出现在目视范围之内。一分钟后,双方的战斗警报同时拉响。东乡对罗杰的怪异阵型感到大惑不解,他马上命令12艘主力舰全部转向西北,准备在俄舰队的前方实施拦截。同时,旗舰“三笠”号上挂出了“Z”字旗(这面旗帜之后我们还要多次提到),其含义是“帝国兴衰在此一举,全体将士务必全力奋战”。据说寓意是Z作为最后一个字母,后边什么都没有了,也就是没有了退路。此时双方的距离还有12000米。
  可是东乡的行动早了。日本主力舰队过早地越过了俄舰队前方,形势一下子变得对罗杰十分有利。14:05,东乡被迫进行第二次转弯,以便再次赶在俄国舰队前边。日本舰队这一举动导致拐弯的那个位置成为俄舰集中攻击的绝好点。现在开始罗杰不理解东乡了,他想东乡一定是疯了。罗杰也不是无能之辈,他立即发出信号:“向敌舰拐点全力射击。”
  14:08,所有俄舰都开始向着拐点猛烈射击。日本主力第一、第二战队通过这个拐点需要大约15分钟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他们将成为俄国舰队练习射击的活靶子。
  旗舰“三笠”号马上淋了两分钟的弹雨。这两分钟对于“三笠”号的炮术长安保清种(后来官至海军大将、海军大臣)来说,漫长得似乎超过了两个世纪。他后来在回忆录中写到,“那是我人生中最漫长的两分钟”。
  每一秒钟都有炮弹落下,四面爆炸声此起彼伏,所有暴露在外的人都本能地缩起了脖子。身高只有1.59米的东乡毫无遮拦地站在舰桥上,面无表情。这一形象成为他之后被誉为“军神”的象征。一枚弹片打中了东乡的腿部,使他失去了独自站立的能力,参谋长加藤友三郎马上带领几名参谋把东乡架进了有重装甲保护的司令塔。14:10,躲过一劫的“三笠”号开始发出怒吼。
  随后的“敷岛”、“富士”、“朝日”三艘战列舰也相继完成了转弯,接着是上村彦之丞的第二战队。14:20分,所有日舰都完成了拐弯。日舰尽管中了不少炮弹,好在尚无大碍。经历了痛苦磨难的日军逐渐柳暗花明,——日军已经占据了有利的“T”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