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日舰的命中率显然远远高于他们的俄国同行。“苏沃洛夫公爵”号和“奥斯利亚维亚”号在10分钟的时间内连续被命中。俄第二战队福克山少将已经病亡,可他的旗舰“奥斯利亚维亚”号上还悬挂着他的将旗。这艘军舰和“苏沃洛夫公爵”号马上成为日舰集中攻击的目标。14:40,在日舰的持续攻击下,“奥斯利亚维亚”号开始起火,前后主炮都很快陷入沉寂,只有几门副炮还不服气地进行象征性的反击。14:55,这艘战舰再也无法坚持下去,打出“祝好运”的信号向右离开了队列。
  罗杰的头脑还很清醒,现在首要任务是冲向东北方向。一旦冲过日军舰队的尾部,就可以顺利地进入日本海腹地。尽管他的旗舰防护力要远远高于“奥斯利亚维亚”号,但经受的却实日军四艘战列舰的集中攻击。14:43,“苏沃洛夫公爵”号舵机被毁。14:58分,又一个意外发生。就在罗杰挂出“所有舰只左转90度”的命令不到30秒,“苏沃洛夫公爵”号连中三发305毫米炮弹,大口径炮弹的连续爆炸引发了大火。旗舰驾驶台被炸得粉碎,罗杰身受重伤,俄舰队指挥系统瞬间瘫痪,“苏沃洛夫公爵”号刹那间丧失了战斗力。
  关键时刻,战列舰“博罗季诺”号挂起了“随我来”的信号旗,遵循着之前的号令向东北行驶,后续战列舰“鹰”号以及第二战队其余舰只也都驶向东北。
  15:00,根据“三笠”号的命令,日第一战队各舰再次左转90度,向东北航行约6分钟后再左转。不料这时候俄国舰队却突然转向东南,和日本第一战队形成了背道而驰。双方的全速行驶使得之间的距离很快拉大到9000米以上,俄军舰队戏剧性地得到了起死回生的机会。
  让日本人庆幸的是,上村彦之丞中将的第二战队并未执行东乡的命令。这样,上村第二战队的装甲巡洋舰就拦在了俄军主力战列舰的前面。上村的违令断送了俄国舰队摆脱困境的唯一机会。一场力量并不对等的战斗随之展开。上村的装甲巡洋舰在战列舰面前马上显的无比脆弱。“出云”、“常磐”、“吾妻”号等舰连连中弹,一发305毫米炮甚至直接切去了“出云”号前主炮炮管。15:16,上村舰队再次改道西北追随主力舰队而去。俄舰队也不愿意朝着海参崴的相反方向行驶,随后转而向西试图回到向北航行的正常状态。
  16:00,日军第一、第二战队会合后平行驶向东北方向,恰好和俄军舰队平行行驶,双方在10000米的距离上再次展开炮战。距离太远使得双方都没有取得很好的命中率。由于几艘俄战列舰之前已经受伤,16:35,俄舰队再次转向向南航行,东乡的舰队也随之转向。
  除了主力舰队的交战,双方的辅助舰只之前已经展开了交锋,俄舰队明显处于下风。主力舰队的南下恰好解了辅助舰队之围。17:30,由于上村舰队再次赶到,俄主力舰队再次转向北方遁走,俄巡洋舰队紧随其后。俄国主力舰队和巡洋舰队合为一处,东乡认为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后来联合舰队参谋长加藤友三郎回忆道,“正好把它们一股脑儿全部解决掉,省的像黄海海战那样四处去追”。
  此时东乡第一战队和上村第二战队已经形成了对俄主力舰队的夹击之势,且战且退的俄主力舰队渐渐不支。太阳已经西下,主力舰队能够战斗的时间已经不多,这似乎对俄军有利。18:43分,灾难再次降临。一发305毫米炮弹穿透了“亚历山大三世”号的水线装甲,毁掉了它的锅炉舱。连续中弹的“亚历山大三世”号几乎变成了一片火海,19:07,这艘英勇的战舰沉入海底,直到沉没时还高挂着“跟我来”的信号旗。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仅仅十几分钟之后的19:20,日舰“富士”号的一发305毫米炮弹击中了“博罗季诺”号战列舰的弹药舱,引发的大爆炸使得这艘战列舰仅仅几分钟后就在海面上完全消失。
  在此之前的17:00,驱逐舰“旺盛”号靠上了已经重伤的“苏沃洛夫公爵”号,接走了同样重伤的司令官罗杰中将。晚上,“苏沃洛夫公爵”号再次被命中三枚鱼雷后带着几百名水兵沉没在对马岛以东55公里处。在最后沉没之前,舰上最后的一门尾炮还在朝着日舰顽强射击。舰上的水兵直到沉没之时还忠实执行着罗杰中将的命令:千万不要降下我的将旗。
  后来在俄国的军事法庭上,罗杰曾经自比为“狗”,并称第二太平洋舰队的惨败是因为“让狗去干了马才能干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