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师兄说的是:
  石原是日军陆军中独有的战略家,没有之一。他也是所有能看懂克劳塞维茨《战争论》两个日本人中的一个。另一个据说是陆大第一期的首席东条英教,东条英机他爹。
  七七事变发生后,石原反对扩大对华作战,一心经营满洲,可惜没人听他。最后,正是中国问题和《三国同盟》成为美日谈判的两大关键障碍。
  真不敢相信,如果当初日本按照石原的思路来走,未来是个什么样子。东北还是我们的吗?说一句题外话,我大学的上铺就是豪爽的东北人。
  尽管与石原誓不两立,在面临失败下台的时候,东条英机折节去请教的还是这个死对头石原。
  日军战败投降后,早已赋闲的石原军来到了美军驻东京的司令部:“我是来自首的,我觉得我最有资格成为甲级战犯。如果当初由我来当参谋总长,根本轮不到你们在这里吆五喝六,耀武扬威。”
  这就是疯子石原。
  如果师弟最近不公出的话,国庆节之前石原就应该出场。

  19:00,天色已晚,东乡向主力舰队下达了停止攻击的命令,把晚上的攻击任务交给了驱逐舰和鱼雷艇。这时候,俄舰队四艘新式主力战列舰只剩下受伤的“鹰”号,俄国残余舰队正在涅鲍加托夫少将的带领下趁着夜色向北方逃去。
  涅鲍加托夫并没有收到任何让他接任第二太平洋舰队指挥官的指令。他看到了“苏沃洛夫公爵”号的沉没,却幸运地没有看见“旺盛”号把罗杰接走,他认为罗杰已经“阵亡”。在这之前,他已经看见“奥斯利亚维亚”号也沉入了海底,看来福克山少将也很可能“殉国”了。他得出了一个似乎正确似乎不完全正确的判断:他已经成为这个无法收拾战场上的最高指挥官。19:25,涅鲍加托夫少将在“尼古拉一世”号上打出了信号:我已接任全舰队指挥。
  20:00,涅鲍加托夫下令全体舰船转向北23度偏东航向。主力舰队以“尼古拉一世”号冲在最前边,随后是“鹰”、“伟大的西索亚”、“纳瓦林”、“阿普拉克辛海军上将”、“谢尼亚文海军上将”、“乌沙科夫海军上将”等。第一巡洋舰队率领第一驱逐舰队残余的驱逐舰在主力舰队的左侧护航,第二巡洋舰队率领第二驱逐舰队的三艘驱逐舰护送着辅助船队殿后。整个编队以所能达到的最大航速12节航行,尝试利用暗夜逃出日本驱逐舰、鱼雷艇的包围圈。从多格尔沙洲就开始预防的日军鱼雷艇、驱逐舰这次可是真来了。
  日本人可不会那么善良,他们完全将5月27日夜晚变成了一个杀戮之夜。21:00,受伤掉队的老式战列舰“纳瓦林”号在四艘鱼雷艇的围攻下中雷沉没。28日凌晨2:00,“伟大的西索亚”号中雷后奋力欲冲向陆地搁浅,最后在11:02分被围攻自沉。在此之前,“纳西莫夫海军上将”号已经在9:03分沉没。
  装甲巡洋舰“弗拉基米尔.莫诺马赫”号白天已经中了两弹,在临近黄昏时收容了一艘掉队的驱逐舰后继续向海参崴开去。随后他们就遭到了日军鱼雷艇的围攻。凌晨1:20,相对笨重的巡洋舰被日军鱼雷击中,右舷中央被炸开了一个直径两米的大洞。舰长看到自己已经无法幸免,就命令驱逐舰独自逃生,自己在尝试搁浅的过程中伤重沉没。
  巡洋舰“斯韦特兰娜”号和随行的驱逐舰“敏捷”号被联合舰队第三战队防护巡洋舰“音羽”号和“新高”号追上,俄舰死不投降。炮战一小时后,“斯威特兰娜”号沉没,“敏捷”号趁机逃跑,在日本驱逐舰“丛云”号的追击下在朝鲜海岸搁浅。幸存的船员逃上陆地躲入密林中藏匿,但是随即给闻讯赶来的日本陆军部队俘虏。
  5月28日清晨,太阳照样升起在海平面上。涅鲍加托夫少将看看自己的周围,一天前那支气势恢宏的舰队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了旗舰“尼古拉一世”号、“鹰”号、“阿普拉可辛海军上将”号、“谢尼亚文海军上将”号以及跟在后边的“绿宝石”号等几艘军舰落魄孤单的身影。他知道,这支单薄且大多受伤的舰队要想在白天突破日本舰队的重重包围几乎没有任何可能。远处的海平面上,位于西北方向的联合舰队第五战队已经出现。绝望的少将下了一道特殊的命令:保留少数人员值班,全体休息。——既然已经没有逃跑的希望,那就赶紧睡一觉吧。
  天气非常好,海面上能见度极高,对于日本人来说正是捕猎的好机会。9:10,涅鲍加托夫看到了正北的海平面上出现了战列舰那独特的桅杆。他数了数,不错,是十支。四艘战列舰各两支,两艘装甲巡洋舰“春日”、“日进”是一支,——东乡来了。
  这还不是全部。9:30之后,“尼古拉一世”号的舰桥上传来一份份的紧急情报,内容基本雷同:在某某方向再次发现敌某支舰队,他们已经被重重包围。五只重伤的绵羊周围,四面八方都发现了逡巡的狼群,有将近三十只之多,——涅鲍加托夫似乎已经看到群狼那白森森的利牙。
  绝望的战斗10:30打响。对于这场几乎没有任何悬念的搏斗,涅鲍加托夫已不抱任何希望。12分钟之后,“尼古拉一世”号上升起了一面用白色桌布临时改制的白旗。
  联合舰队首席参谋秋山真之在望远镜里看到了那面白旗。他转身对东乡司令官说:“阁下,他们投降了。”东乡歪着脑袋思索了几秒钟:“他们的主机关了吗?”秋山拿起望远镜又仔细观察了一阵,看到“尼古拉一世”号烟囱喷出的浓烟逐渐变的稀薄,他再次回头:“关闭了。”
  就在大家都认为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再次出现了一个小插曲。3100吨的巡洋舰“绿宝石”号突然全速逃跑,在日军的仓促炮轰中很快就驶出了日舰的射程之外。东乡下令第六战队负责追踪“绿宝石”,主力舰队留下来接受俄四艘大舰的投降。
  “绿宝石”号并没有逃到海参崴。这艘军舰29日在靠近海参崴的圣弗拉基米尔海滩搁浅坐沉,船员炸毁军舰后幸运逃回陆上基地,总算回到了自己的家。
  回头看看我们的主角罗杰。由于“旺盛”号主机受损,罗杰已经转到了驱逐舰“大胆”号上,和另一艘驱逐舰“响亮”号一起逃向海参崴。随后他们遇到了日本驱逐舰“涟”号和“阳炎”号。日本人的分工是由“阳炎”号负责追击逃跑的“响亮”号,最后竟然莫名其妙地追丢了。“大胆”号一点也不大胆,它向“涟”号发出了“船上有伤员”的信号。狐疑的“涟”号舰长相羽恒三海军少佐觉得在这种场合,哪艘船没几个伤员呢?于是派塚本克熊中尉带人上船检查,他们在船舱里发现了重伤的罗杰斯特文斯基中将:中头彩了!
  就在对马海战一周之后,尼古拉二世向日本方面拍去了慰问电报,希望能向被俘的俄军官兵特别是罗杰转达。东乡平八郎破天荒地亲自出任沙皇的信使,前去医院探望满身绷带的罗杰中将。东乡念完沙皇的慰问电之后,一周以来一直保持沉默的罗杰泣不成声,他竭尽全力坐起来行礼,答谢沙皇的宽容和知遇之恩……
  28日下午15:00,掉队的海防舰“乌沙科夫海军上将”号从南面姗姗来迟,接近了上午涅鲍加托夫宣布投降的海域。突然出现的俄舰吓了日本人一大跳,上村马上派出了“磐手”和“八云”号,在两艘装甲巡洋舰的攻击下,40分钟后,“乌沙科夫海军上将”号沉入了日本海。
  不是每个人的故事都这么悲惨。巡洋舰队司令恩科维斯特少将率领“奥列格”号、“阿芙乐尔”号、“珍珠”号三艘巡洋舰一路南逃,最后跑到了菲律宾马尼拉的美军基地,随即被美军解除武装后扣留。“阿芙乐尔”号是必须逃出来的,要不怎么在今后成为炮轰冬宫的名舰呢?驱逐舰“快活”号独自逃走,驶入上海后同样被扣押。
  那些辅助舰船也是有喜有悲。“堪察加”、“乌拉尔”、“拉斯”号在27号沉没,“额尔齐斯”号搁浅,“高丽”和“斯维尔”号逃入上海,医疗船“奥利约”、“克斯特罗马”号被日军俘虏。最牛的是“阿娜德尔”号,也不知道从哪里弄的燃煤,竟然跨越印度洋一口气跑到了马达加斯加。
  一直到了28日傍晚还有零星战斗在发生。17:50,1885年服役的老式装甲巡洋舰“德米利特.顿斯科伊”号遭到日军为数众多的巡洋舰、驱逐舰围攻。这艘不屈的老舰就像一头倔强的老牛,尽管被撕咬得鲜血淋漓,却一直坚持战斗到29日上午才沉入海底。
  真正应该点赞的勇敢者是防护巡洋舰“钻石”号,它带领驱逐舰“英勇”号和“强大”号冲破了日本舰队的围追堵截,历尽千辛万苦于29日驶入海参崴军港。
  二十世纪第一场大海战——对马海战至此拉下帷幕。这是海战史上最具决定性的胜利之一。在前文提到的迈克尔.兰宁《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100场战役》一书中,对马海战排在第34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