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谢谢龙师兄提供了这么详实的资料,如果师弟能坚持写到冲绳岛之战,可省大劲了。
  师兄说了这么多,师弟也啰嗦两句:
  最后阵亡的巴克纳尔成为美军整个二战阵亡的最高将领。
  罗斯林的第57特混舰队也是死乞白赖争取来参战的。当初中途岛作战时,尼米兹苦于兵力不足想跟英国借一艘航母,被英国一口回绝。现在到了最后要分果果的时候,英国强烈要求要来找日本报仇。老谋深算的丘吉尔当然清楚,这时候能够来晃悠一圈,就能在战后获得更多的资本。毕竟,战前在南洋英国有大片的殖民地,诸如香港、马来亚、新加坡、缅甸、印度、婆罗洲等等。买菜做饭的时候找不到人,现在饭菜热腾腾地端上来了,酒也斟上了,你拎双筷子就来了?手下各型航母众多的金老头和尼米兹都不愿意让英国人这时候来卖便宜乖。
  不过还是罗斯福更多地考虑政治上的因素,同意了丘吉尔的参战请求。冲绳岛作战中才有了英国人的身影。
  当时反对英国参战的尼米兹出于政治考虑还发了一份言不由衷的贺电给英国舰队司令弗雷泽海军上将:“英国海军将大大增强我们的攻击力量,并显示了我们反击日本目标的一致,美国太平洋舰队欢迎你们。”
  心里可是老大不欢迎。

  1.4 一战后的远东
  1.4.1 一战中的远东
  二十世纪的前50年,注定会成为最令人难忘的半个世纪,人类历史上两次世界大战都发生在这一时期。这一纪录不但空前而且绝后,即使未来也基本不可能在半个世纪内再连续发生两次世界大战。有一位历史学家曾经预言,第三次世界大战人类究竟使用什么武器不敢断定,但第四次世界大战的武器却可以确认,那就是最原始的石块、木棒和拳头。
  与二战相比,一战不管从规模、战略战术、武器装备等方面均逊色不少,主战场也基本局限于欧洲。涉及亚洲、俄罗斯远东以及太平洋地域的战事,其规模以及对主战场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一战不是我们讨论的主题,在这里我们只简略介绍一下一战与远东和太平洋战场有关的部分。
  日俄战争以后,日本继续沿着明治维新确定的方向不断发展,国力不断增强。在中国,尽管辛亥革命结束了长达数千年的帝制,形式上建立了共和国体,但实际上国家还没有完全统一,仍处于一个军阀割据的动荡时期。
  1914年6月28日,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夫妇在塞尔维亚首府萨拉热窝遇刺,一战爆发。在华拥有巨大利益的英、法、俄、德、美等西方列强都被这场人类空前的战事缚住了手脚,无暇东顾。列强各国都希望在远东地区能够维持现状,确保自己在该地区的既得利益,这一地区的唯一强国日本自然成了大家纷纷示好的对象。法国为了确保东南亚一带殖民地的安全,始终不敢反对日本的扩张野心。俄国最担心日德联合让其腹背受敌,因此极力拉拢日本。美国对于日本试图独霸中国极为不满,但美军还没有能力跨过太平洋同日本面对面较量,每当美日矛盾激化之际,美国总是以妥协退让而告终。英国对日本扩张虽有戒心,但两国早已结成同盟,在东亚问题上经常是沆瀣一气,互相利用。总之,日本在远东虽然有许多潜在的敌人,但表面上甚至事实上并没有强大的竞争者。
  远东地区一时形成政治、军事上的真空状态,为日本提供了一个自由活动的舞台。这对于已经近十年没有打仗、早已急不可耐的日本来说无疑是天赐良机。日本朝野上下为此欣喜不已,狂热的扩张欲望奔泻而出,“欧战机会论”的思维无论在日本政界还是军界都占据着主流地位。日本政坛元老井上馨在写给山县有朋和首相大隈重信的信中就说:“这次欧洲之大乱,对日本国运之发展,乃大正时代之天佑,日本国必须立即举国一致,享受此上天之佑。” 山县有朋则强调:“必须在今日之局势中创造亚细亚之未来和对华政策之基础。”
  在此前的1912年7 月30 日,明治天皇因尿毒症已“驾崩”,皇太子嘉仁即位。嘉仁以易经的“大亨以正,天之道也”一句改元“大正”,成为日本第123代天皇。一战爆发之前,日本正处于相对平稳的“大正”时代。
  瞌睡的时候马上就有人递上枕头。作为协约国的英、法、俄一方,就试图利用之前续签的《英日同盟》将日本拉到协约国阵营内参加对德、奥同盟国的作战。1914年8月3日,英国决定对德作战。8月4日英国对日本表示:“如果战斗涉及到远东,香港和威海卫如遭到袭击,英国政府相信日本政府将一定会给以援助。”同一天,英国对德宣战。8月7日,英国正式要求日本海军搜索并歼灭在“南中国海”袭击英国商船的德国海军舰只。
  作为同盟国的德国此时占据着中国山东半岛的胶洲湾,早已成为日本进一步扩大侵华的绊脚石。与日俄战争类似,虽然总体国力上德国强于日本,在远东这一局部战场却是日本稳占上风。德国的主战场在欧洲大陆,此时对于海外属地根本无暇顾及,远在东方的德国守军根本没有从本国得到救援的希望,从而完全变成了日军的香饵。日本当即决定抓住这个大好机会以参加对德作战为借口,拉开向中国扩张的序幕。
  无独有偶,此时远在欧洲的德国同样对日本有所期待。根据当时在日本驻柏林大使馆工作的重光葵回忆,日俄战争给德国人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以至于许多德国人会不由自主地认为日德两国是反击俄国的天然盟友。德国人甚至痴想有一天“日本从背后进攻俄国”。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1914年8月15日,日本向德国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德国立即向日本交割胶州湾,并限8日内答复。若迟至8月23日未接到满意答复,将“任事态自行发展”。随着8月23日最后通牒规定期限的到来,日本顺理成章地对德宣战。——这可能是日本人唯一的一次“先宣后战”。对于德国人而言,日本人已经从“潜在的盟友”变为“现实的敌人”。德国人对日本人的好感和热忱也在一夜之间被怀疑与冷漠所替代。为了避免德国人的敌意与攻击,当时在德国的许多日本人不得不在胸前别上中国国旗,冒充素来为他们所蔑视的中国人。
  对付德国远东并不强大的军事力量,日本根本无需像甲午战争、日俄战争那样花那么大的力气。这次日本派出的海军是第二舰队,舰队司令加藤定吉海军中将。陆军是第18师团,师团长神尾光臣陆军中将,下有兵员23000人。英国也不能光说不练,象征性地派来了陆军2000人,外加战列舰和驱逐舰各一艘配合日军对德国作战。
  尽管8月23日已经宣战,但直到8月27日日本舰队才开始出动封锁青岛港。由于很清楚青岛根本没有守住的可能,此前由施佩海军上将指挥的德国远东舰队主力装甲巡洋舰“沙恩霍斯特”号和“格奈森瑙”号都已离开胶州湾在浩瀚的大洋上开始了“破交战”,留在青岛的只有两艘轻巡洋舰和一些可以忽落不计的小炮艇、鱼雷艇,陆上兵力也只有海军陆战队700人和陆军3000余人。两相对比强弱分明,战事未开胜负已定。日军甚至在出发时就已经给德国士兵准备了战俘营。
  1914年8月27日,到达青岛附近海域日本第二舰队迅速封锁了青岛海面。陆军第18师团在师团长神尾光臣带领下于9月2日驶抵龙口附近海域,次日开始登陆。奇怪的是,以德军为攻击目标的登陆日军不是直指青岛南下,而是沿山东铁路西进,其目的昭然若揭。尽管此前中国政府已经宣布“中立”,划定山东半岛潍县以东为特别行军区域,允许日本军队通行,但日军根本置之不理。袁世凯政府对于日军超过划定“作战区”一再交涉提出抗议皆无结果。日军先头部队山田支队先后占据黄县、莱州、平度、胶州,直抵即墨,沿胶济铁路向潍县以西侵犯。18师团主力登陆后于9月19日到达即墨,崛内支队等9月18日开始在崂山仰口湾登陆。9月23日,英军两个营也在崂山湾登陆。9月26日,西进的金泽支队占领潍县车站,控制了胶济铁路。日、英联军完成了对青岛德军的包围。
  10月31日,日、英联军对德国守军发起了总攻击,战斗持续了6个昼夜。德国皇帝威廉二世电令德国青岛守军坚守,“战至最后一人”。11月6日,德军弹药全部告罄,日军攻占德军中央阵地。11月7日,德军残部挂起白旗宣告投降。11月10日,神尾光臣中将与德国胶州总督华尔德举行了战胜国与战败国的“移让礼”。一战中发生在远东的唯一一场战役就此结束。
  这是一场几乎被遗忘的战斗,也许他的意义仅仅在于作为二战两大罪恶源的德国和日本一战中也曾经掐过脖子。值得一提的是,日军和德军都开始在战斗中使用飞机。德国人只有一架用于侦察的飞机,而日本人将一艘在日俄战争中缴获的商船“若宫丸”号改造成了水上飞机母舰,四架飞机除了侦察还参与了对德军阵地和舰艇的轰炸。这可能也是日本航空兵的处女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