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终于完成了第一章第一节第一小节,感觉就是一个字:累。
  昨晚回头看了一遍,除了那些狗屁不通的语言之外,有两处明显错误:
  一、第一次黑船来航的时间是1853年,误写为1953年。
  二、《海国图志》的成书时间是1842年,误写为1942年。
  在此诚恳向大家道歉。
  今后发之前多看两遍,尽可能避免或少出类似的错误。
  1.1.2 日本军国主义初具雏形
  对于“军国主义”,中国《辞海》上的定义是:“把国家完全置于军事控制之下,一切为了侵略扩张的黩武思想和行动”。相比于《辞海》的惜字如金,国民党元老戴季陶曾有更为明晰的解释:“军国主义就是以军事组织力量作为政权的重心,一切政治势力都附从于军事势力之下,一切政治组织都附从于军国组织之下。”用词虽然不同,但基本含义一致。相对于他们的“文绉绉”,我的“打油诗”说法就是:国家军人说了算,一切围绕军事转;政府内股让一让,主要任务是打仗。
  日本的“军国主义”,如果想在中国历史上找到类似的年代,我认为最相似的有两个:秦和蜀汉。尽管秦始皇的雄才伟略和诸葛孔明的运筹帷幄我都极端崇拜。不幸的是,这两个政权都很快败亡。之后日本的盛极而衰也正好印证了这一点。
  用历史的观点来看,日本军国主义的形成并非一朝一夕“之功”,它是诸多主客观因素长期综合作用的结果。
  第一,独具特色的天皇制。
  经过20多年的明治维新,日本于1889年颁布了《大日本帝国宪法》,也就是《明治宪法》。宪法首先明确了天皇在国家权力中至高无上的地位。不但赋予了其在政治、军事、经济、法律、外交等方面的最高权力,更对上述权力罩上了一种神权的色彩,成为维系日本军国主义制度的基石。
  《明治宪法》第一条“大日本帝国由万世一系之天皇统治”、第三条“天皇神圣不可侵犯”、第十一条“天皇统帅陆海军”、第十二条“天皇决定陆海军的编制及常备兵额”、第十三条“天皇决定宣战和议和”、第十四条“天皇宣布戒严”等,给予了天皇在军事上无上的特权。军队不是国家的军队,而是属于天皇。我们习惯称日本兵为“鬼子”,但是他们自己和汉奸及其他“亚奸”们都“尊称”为“皇军”,就是这个道理。
  《明治宪法》第五十五条说,各国务大臣“辅弼天皇,承担其责”。各大臣不对首相和议会负责,而直接对天皇负责。第十条还这样说,行政上的官制由天皇任命文武官员,因此首相不能罢免大臣,一定要罢免时,必须以内阁意见不一致为由实行总辞职,然后由天皇任命新首相重新组阁,这就为将来军部左右内阁和政府埋下了伏笔。
  仅有这些还不够,日本还通过宣传教育忠君思想来神化天皇。日本极力鼓吹民族主义,自诩他们的历史比任何民族都要久远,把日本说成是“神的国家”,自恃“大和民族最优秀”,日本是“万国之本的国家”。他们把自己居住的岛国当成是日出之岛,宣称是大地的中心。而他们的天皇是“万世一系”的神,是“天照大神的子孙”。长期以来,日本国民对天皇始终是惶恐有加,顶礼膜拜。这样的“神”还被奉为陆海军大元帅,是军队的“最高首长”。这样军队自然就成为“神”的皇军,军队的军国主义行为也就成了按神的旨意行事的“合法”、“神圣”行动。
  天皇在日本国民和军队中到底有多“神”,我们可以通过以下几个简单的事例来了解一二。
  从1876年到1880年,为了树立天皇在国民中无与伦比的“神”之地位,日本政府安排明治天皇到全国各地进行了一次空前规模的巡幸。日本学者木下尚江在自己的自传中描写过这样的情形:“在雨中,从10里、20里的山中,成群结队的人们背着婴儿、搀扶着老人一起出来参拜天皇。一旦允许自由通行,道路两旁的男男女女就会争先恐后地跑出来,互相冲撞、互相推挤,他们拼命争抢的是马蹄踢起或者马车溅起的沾满泥土的小石块。在老百姓之间流传着这样的话,如果拿到天皇走过的砂石,则会全家安宁,五谷丰登。”
  同样的情形,1941年9月,就在太平洋战争开战前夕,一篇文章获得了日本全国作文大赛第一名。作文内容的大意是:一个在中国前线阵亡将士手中紧紧攥着一块鹅卵石。——那块鹅卵石来自于皇宫,很可能被天皇看到、甚至踩到过。用我们现在的话说,是开过光的。
  在日俄战争中两个儿子都战死的乃木希典在日本被称为“军神”。1912年7月30日,明治天皇病死,乃木希典一直为其守灵。就这还不行,同年9月13日明治天皇殡葬之日,乃木悲伤之极,为报恩和教育世人,他和夫人双双自杀追随明治天皇而去。这件事在日本被广为传颂,为日本军国主义教育提供了一个极好的素材。日本媒体称其为“人间模范”、“国之忠臣”,并为其搞国葬、造神社、塑铜像,使之近乎于“神化”的九千岁。
  日本陆军的常规编制最高是师团,其规模和中国以及西方部队中的师基本对应,某种情况下略大于之。师团之下是旅团,联队,大队,中队,小队,分别对应旅、团、营、连、排。至于我们今后经常提到的军、方面军、总军,基本上属于战时的临时编制。实际运作中,天皇除了不参与直接的军事战术指挥,其余如师团长的任命、联队军旗的授予,都是天皇的分内之责。
  日本陆军大将山下奉文,这可是老酒(笔者自称,下同)日军十大将领排行榜上的风云人物,因横扫马来亚和新加坡被盟军惊呼为“马来之虎”,为人是出名的飞扬跋扈。山下奉文有一个习惯,每换一个服役地点,他的办公桌都会随即挪动。挪动的目的是为了始终朝向那一个方向:日本天皇所在的皇宫。
  日本陆军在面临绝境的时候,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焚烧军旗,因为那是天皇亲自授予的。军旗在,部队的编制就可以保留,军旗不在,部队番号随之取消。军旗为敌人缴获,被视为日本军人最大的耻辱。
  陆军有尊重天皇的习俗,海军当然也有自己有别于陆军的规矩。日本的每一艘战舰都“供奉”有天皇的“玉照”,作为激励将士奋勇作战的精神武器。在作战中,如果一艘军舰被击沉或濒临沉没,那么舰长的首要任务不是救助士兵,而是先派出最强壮、水性最好的士兵负责向其他军舰转移天皇的“玉照”。至于此举有多少实际意义,为此要死去多少人,那都是不用考虑的事。天皇是“神”,即使是“玉照”也不能下海游泳,虽然裕仁天皇作为还算出色的海洋生物学家,很可能游泳水平并不低。
  被我们习惯地称为“二战三大元凶”的东条英机有着这样的座右铭:“以吾皇为吾行动之借镜。”他曾经在否认自己的政权是独裁政权的一次演讲中说,“叫做东条英机的这个人只是一介卑微臣民。我与你们唯一的不同点是,我被天皇授予首相的责任。我只是沐浴于陛下的光辉下才显得出众。要不是这种光辉,我不过是路边的一块小卵石。正是因为我得到陛下的信任并担负我目前的职务,才使我显得出众。这使我与欧洲的众所周知的独裁统治者完全不同。”事实也的确如此,1944年塞班岛失守后,天皇的一句“不信任”就让东条英机主动乖乖地卷铺盖回家。
  我们都知道日本有个首相叫田中义一,“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就出自他的《田中奏折》。就是这样一个胆大包天的牛人,天皇的一句训斥,田中义一就吓得赶紧辞职,回家之后很快郁郁而亡。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之后,还有很多日本军人孤零零地守卫在太平洋一些荒凉的海岛上,他们要为天皇而战,死而后已。在塞班岛,一个名叫横井庄一的日军小队长坚持战斗到了1972年。他说:“日本军人接受的训示是宁可牺牲于疆场,也绝对不投降,我是为日本天皇和日本精神而战的。”而在两年之后的1974年,顽抗了29年的最后一个日本兵小野田宽郎,在接到他当年的上级,——已经做了书商的原陆军少佐谷口义美的投降命令之后,在菲律宾卢邦岛向当地警察局投降。在小野田打游击藏身的山洞里,石壁上挂着“把战争进行到底”的标语,还有刻在香蕉叶上的天皇肖像。小野田坚持要将保存良好的军刀亲自交给天皇。和横井和小野田一样,日本士兵认为,在天皇面前任何生命都微不足道,对天皇的效忠重于泰山,而自己的生命轻于鸿毛,一个日本战士的最高荣誉就是为天皇战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