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日机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体型硕大的“列克星敦”号。相比“约克城”号而言,机动能力较差的“列克星敦”号明显运气欠佳。在数量占优的零式战斗机与野猫缠斗的同时,日军鱼雷机队继续向前突进。11时16分,“列克星敦”号的了望哨高声呼喊道,“他们来了!敌鱼雷机在左舷。”谢尔曼上校镇静地朝那里瞟了一眼,只见日军第一波9架鱼雷机正从左舷掠海逼进,高度仅仅15米左右。配置在外围防御的巡洋舰和驱逐舰猛烈开火,在天空形成了一朵朵暗色的死亡之云。“菲利普斯”号舰长厄尔利上校写道,“当它们飞过护卫舰上空扑向航母时,仿佛一下炸开了锅,大家都在用127毫米、28毫米和20毫米炮拼命开火。”这是美军特混舰队的防空作战条令在本领高强的敌人面前接受的第一次实战检阅。只见日机纷纷提升高度,从护航舰只上空一掠而过,直插轮型阵中心的航空母舰。
  谢尔曼迅速下令“右满舵”,如此可以将航母较窄的舰尾对着敌机来袭的方向以减少被击中的概率。作为当时世界上最长的战舰之一,“列克星敦”号庞大的身躯花了半分多钟才开始右转。还未等它做出有效规避,变得越来越清晰的日机已经进入了攻击阵位。
  日军的协同攻击显然比他们的美国同行老练得多,相互间的配合堪称完美。轰炸机的高空俯冲和鱼雷机的低空雷击几乎同时打响。日军鱼雷机群采用的依然是两舷夹击战术。金泽卓一指挥的4架鱼雷机负责从左侧进攻,市原辰雄带领的10架鱼雷机全部转到右舷。市原可能觉得左舷攻击力量稍显薄弱,临时将自己的6架鱼雷机派去支援金泽。但由于首先投入进攻的这6架鱼雷机挡住了那4架飞机的路线,金泽只好率领机队迎着舰艏稍稍偏左的方向进入攻击线路,并迅速投下了4条鱼雷。这一临时变招竟然收到奇效,原来的两面夹击变成了三面包抄,“列克星敦”号无论如何规避都无法逃脱被击中的命运。舰员们惊恐地看到两条翻着白色泡沫的鱼雷径直奔向航母的左舷。
  11时20分,“列克星敦”号巨大的舰体轰然一震,左舷水线附近喷出一股夹带着海水的巨大火舌,日军的第一条鱼雷准确击中了航母85号肋位,致使左舷肋位第73到103号燃油舱进水,舰艏防雷护壳被生生击穿。虽然损伤并非致命,但航母显然已失去了对鱼雷的防护能力。仅仅一分钟后,又一条鱼雷再次击中了左舷第60到65肋位,造成该处燃油舱进水,两台升降机因液压失效停运。这条鱼雷完全破坏了防护壳内的主船体,海水开始从破洞处汹涌而入,左舷多个隔舱进水,航母迅速出现了6度左倾。很快“列克星敦”号上升起了信号旗,“我舰已被鱼雷击中”。
  来自水面的打击尚未结束,空中打击已经接踵而至。随着舰首对空了望哨的高喊,从4000米高空俯冲而下的19架来自“翔鹤”号的轰炸机从顺风背光方向呼啸而至。就在第一条鱼雷击中航母的几乎同时,日机一颗250公斤炸弹准确落在左舷前炮位三门127毫米炮中间,一声可怕的巨响和耀眼的闪光之后,正在怒吼的火炮全部没了声息,6号炮组全体炮手集体阵亡,2号和4号炮组炮手也非死即伤,鲜血横流,死尸沉藉。第二颗炸弹很快落在舰桥和烟囱中间,将烟囱底座彻底炸坏。
  伴随着此起彼伏的爆炸声,航母的汽笛忽然凄厉地叫了起来。一颗炸弹穿过上层建筑和烟囱之间十米的空隙时击中了一根金属管,虽未获命中落入右舷海中,但被炸弹弄弯的那根金属管里有一根从舰桥操纵汽笛的绳索,绳索被突然拉紧导致汽笛象挨了打的孩子一样呜呜叫个不停,更凭空增添了恐怖气氛。直到11时32分,最后一架俯冲轰炸机从航母上空掠过,才有人上前把蒸汽阀门关掉。
  完成俯冲投弹的高桥一直躲在美军警戒幕之外观察战况。11时25分,高桥向原少将发去了第一封热情洋溢的电报,“击沉敌航母‘萨拉托加’号”——日军至今仍认为“列克星敦”号早在1月份已被己方潜艇击沉于夏威夷附近海域。但很快高桥就发现,那艘航母虽然浓烟滚滚,却依然顽强地浮在海面上。于是他沮丧地发出了第二封纠正电报:“取消之前击沉‘萨拉托加’号之报告。”
  “有几次几乎看不到航母了,因为它周围的炸弹和鱼雷实在太多了,近失弹、爆炸弹和哑弹到处都是”,巡洋舰上的金凯德少将如此说到,“它向左倾斜,巨大的烟云从烟囱喷涌而出,但它只是暂时减了速,侧倾迅速得到纠正,然后它继续以25节航行,情况似乎得到了控制,在它的尾迹有大片燃油覆盖着水面,空中弥漫着燃油的芳香,还混杂着炸药的刺鼻气味。”
  《芝加哥论坛报》随军记者斯坦利?约翰斯顿——这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后来他惹出的无穷麻烦验证了斯普鲁恩斯远离记者的作法十分英明——亲眼目睹了航母受攻的全过程,后来他在著作《“列克星敦”号与珊瑚海海战》一书中如此写道:“舰桥下边的那些火炮一开火,我们在舰桥露天部分的这些人被炮弹发射火药的气味呛得难熬。小口径自动炮开火时,在军舰的左舷竖起了一面火墙,一道道红色、白色的曳光弹道在灿烂的阳光下闪闪发光。”
  攻击持续了40分钟,11时50分日机开始返航。综合飞行员上报的成绩,美机声称击落日机32架,高炮手宣称击落了28架。但最后的估计是前者可能击落敌机10架,其中轰炸机4架鱼雷机6架,高射炮可能击落轰炸机1架和鱼雷机2架。
  由于双方几乎同时发起攻击又同时撤退,双方机群返航途中爆发了几次短暂的遭遇战。因为燃油几乎耗尽双方均不恋战,空中搏斗属于典型的“短平快”。美军显然取得了突出战果,包括高桥轰炸机和菅野机组的鱼雷机在内,共有11架日机被美军击落,高桥与菅野双双机毁人亡。因为在此前一系列战斗中表现突出,阵亡的高桥获晋两级为海军大佐,1943年1月1日更获得山本五十六通令嘉奖,获此殊荣的同样包括菅野机组的三名成员。
  但是返航途中的日军飞行员仍自信满满地向原少将发回了报告:“我们已为‘祥凤’号报了仇,两艘敌军航空母舰已全部葬身海底。”
  在这一天里,原本被寄予厚望的第二十五航空战队的陆基飞机毫无战绩可言。因为暴雨如注导致跑道严重积水,驻拉包尔的元山航空队所有战机均无法起飞,最后无奈放弃出航。驻图拉吉的横滨航空队派出了3架川西大艇,试图在傍晚时分发起薄暮攻击。下午13时30分,横滨航空队接到了山田少将的电报,“因担心敌我双方混淆,攻击取消,开始返航”。这几架飞机于晚上19时15分返回图拉吉。
  日本人显然高估了自己的攻击能力。“列克星敦”号尽管伤势严重,却依然漂浮在海面上。正午刚过,美军返航的攻击机群开始陆续出现在航母的视野之中,地勤人员开始忙碌着回收飞机。此时,航母上的另一场战斗也在紧张进行之中。赫莱上尉和他出色的损管队员正在四处奔忙,他们的努力极其有效。仅仅一小时之后,所有受损隔舱舱壁均已加固,火势也得到基本控制,迅速修复的三台锅炉使航母航速上升到25节。希利少校报告说,他的部属正在试图让航母“恢复自己的本来面目’。他向谢尔曼少校保证,航母那点轻微横倾很快就能消除,——这样的横倾对航行影响不大,但给飞机起降作业带来诸多困难。通过将燃油从左舷油舱抽到右舷的空油舱,巨大的舰体逐渐恢复了平衡。医务人员正在有条不紊地照管着伤员,一切看似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损控中心打给谢尔曼上校的电话中充满了戏谑和乐观:“我们撑住了被鱼雷打坏的地方,扑灭了火,很快就会使舰只平稳下来。但是长官,我要向您建议,如果您还想再挨鱼雷的话,就让日本人打在右舷好了。”当初“列克星敦”号的设计师曾经放言,即使十条鱼雷也不可能击沉这艘伟大的航空母舰,这一预言看似即将成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