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98999849师兄:
  师弟窃以为登陆作战最难的就是登陆和巩固滩头,这是登陆方最薄弱的时候。
  要是正常的作战,牛岛和栗林这样的做法当然是不行的。
  但是硫磺岛、冲绳岛的作战,师弟认为已经不能以普通的登陆与反登陆作战来考量。谁都知道这两个岛守不住的,守军只是尽可能坚持,为本土“一亿玉碎”争取时间。
  栗林在出发去硫磺岛之时,就告诉儿子今后要做一个男子汉,照顾好母亲和妹妹,实际就是诀别之言。
  牛岛和栗林都清楚,他们面临的是“置之死地也不生”。
  请师兄指正。
  1.4.2 华盛顿会议
  一战结束后,表面上和平已姗姗来到,但世界并没有风平浪静。随之而来的,就是列强各国为角逐海上霸权所掀起的军备竞赛。美、英、日三国在这场如火如荼的竞赛中表现尤为突出。
  美国在巴黎和会上憋了一肚子火,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军事实力还没有达到“会当凌绝顶”的地步。鉴于美洲大陆独特的地理位置,美国决定率先发展海军,其仰仗的就是自己急速膨胀的工业和金融实力。早在1916年8月美国威尔逊总统就宣布,在三年内建造10艘超级无畏舰和6艘战列巡洋舰,打造一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海军”。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大最快的造舰计划。此举也等于是向世界海军霸主大英帝国发出了挑战书。威尔逊曾经这样说,“我想在去参加和平会议时,往口袋里塞进所有能装下的武器以赢得公正。”
  在一战中受到重大消耗的大英帝国此时早已力不从心。面对咄咄逼人的美国人,世界老大当然丢不起面子,英国立即不甘示弱地提出要建造4艘超级战列舰。英国首相劳合.乔治表示:“大不列颠宁愿花尽最后一分钱,也要保持海军对美国或其他任何一个国家的优势。”话说的似乎铿锵有力,但底气已略显不足。此时的英国已经开始走下坡路,昔日的日不落帝国辉煌不再,再也不提保持海军的两强(即海军力量要超过排名第二、第三之和)优势了。
  在一战中同样发了横财的日本为了与美英一争高下,也雄心勃勃地大力推进早已制定了的“八八舰队”计划,即建立以八艘战列舰和八艘装甲巡洋舰(后改为战列巡洋舰)为核心的强大舰队,还提出主力舰每8年要更新一次。
  有红花也就会有绿叶。紧接着法国和意大利也兴致勃勃地加入了竞赛行列。一时间各大海军强国的造船厂内叮叮当当、人声鼎沸,好一派繁忙景象。大家你造一艘我造两艘,从大西洋、地中海到太平洋,一场看不见硝烟的军备大战悄然兴起并愈演愈烈。
  牛好吹活难干。海军不像陆军那样发杆枪就能上阵,水兵的脚下是甲板不是陆地。一定程度上来说打造海军跟烧钱差不多。时隔不久,大家都逐渐尝到了军备竞赛的苦头。伴随着一艘艘战舰的下水,各国的军费开支陡然大增,财政纷纷捉襟见肘。
  被一战折腾得财力匮乏的英国首先就奉陪不起,现在硬撑着加入军备竞赛真是苦不堪言。虽然在一战中发了财,但国力最弱的日本也逐渐感到力不从心。为了实施“八八舰队”计划,海军拨款已占了整个国家预算的三分之一以上。美国虽然财大气粗,但要真正压倒英、日也绝非易事。况且作为民主国家,来自国内民众的反军备压力巨大。列强们的军备竞赛逐渐陷入了困境。
  正是在这一背景之下,1921年7月,美国总统沃伦.哈定正式向英、日、中、法、意、比、荷、葡和中国等国发出了召开华盛顿会议的邀请。会议有两个主要议题,一是限制海军军备问题,二是讨论远东和太平洋的秩序问题。为此除由9国代表参加的大会外,还设立了由美、英、日、法、意五国组成的“缩减军备委员会”和由9国组成的“远东和太平洋问题委员会”。看上去来的国家不少,真正说了算的不多。会议实际上是在美、英、日三国的操纵下进行的。
  参会各国为了在会议上争得对已有利的条件可谓是煞费苦心。在前文提到日本1907年出台的《帝国国防方针》中,除了将美国作为假想敌和打造“八八舰队”两项主要内容为,还有一项就是“在战略上按照美国海军70%的标准保持实力”。
  有关日本海军必须保持在美国水平70%这一数据,是1907年由日本海军两大战略家秋山真之和佐藤铁太郎经过多年潜心研究得出的结果。这一计算的前提是:入侵的敌军舰队需要比防守的舰队拥有至少50%的优势才有可能打赢战争。如果日本海军有美国70%的实力,相应地也就是美国有日本143%的实力,美国就不能确保对日本进行一次成功的进攻。如果日本只有美国60%的实力,则相应美国就有对日本166%的优势。日军如果按照70%的比例和美国开战,秋山认为日军获胜的机会在50%左右。佐藤则乐观一些,他认为日军稍占上风。综合结论是没有70%就没有绝对的安全。也就是说,60%和70%之间的差异决定着未来战争的最后胜负。
  这一理念逐渐成为日本海军的共识:70%是安全指标,攻不足则守有余。为了验证这一数据,日本在几十年里进行了无数次的兵棋推演、桌上演习和海上操练。——我们之后多次要提到兵棋推演。1902年秋山真之到海军大学任教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引入美国先进的“兵棋推演”和“桌上操练”。可以说,70%这个数字折磨了日本海军足足三十年之久,直至珍珠港事件爆发。
  但是这个70%有一个前提,那就是美军的进攻必须从珍珠港出发。如果美国在关岛和菲律宾建成了大型海军基地,那70%对于日本将变得毫无实际意义。
  真可谓英雄所见略同。大洋彼岸那个最伟大的海军战略家马汉也认为,菲律宾距离珍珠港是3000英里,如果美国舰队从珍珠港出发,由于受到磨损、船底污泥、沿途敌人的侵扰、官兵士气不断下降等因素的影响,每前进1000英里,战斗力就会下降10%。等到了西太平洋,美国海军就只剩下70%的战斗力和日本交锋,只能有“成败参半的机会”。高手不愧为高手了,隔着一个大洋都能想到一起。
  日本对于华盛顿会议的准备从1919年6月就已经开始。其主导者就是海军大臣加藤友三郎大将。大家可能还有印象,他就是日俄战争时联合舰队的参谋长,关键时候曾经带领参谋把受伤的东乡平八郎抬进司令塔内。我们之后称友三郎为大加藤。从第二次大隈重信内阁开始直到他担任首相的五届内阁共七年十个月,他一直担任或兼任海军大臣,时间之长在历史上居第二位,仅次于斋藤实大将。难得的是,大加藤被誉为日本海军中最杰出的“将军政治家”,后来甚至被日本史学家称为海军中唯一的政治家。英国人也称他为“一个领先于世界的政治家”。
  大加藤深知日本国力与美国的巨大差距。作为“八八舰队”的主要倡导者,视野广阔的大加藤综合考虑了经济、政治、外交关系等诸多因素以及与美国改善关系的迫切需要,希望能够停止危险的军备竞赛,力争避免和美国作战。作为温和派的海军官员,在接到美国邀请参加华盛顿会议的通知时,头脑清醒的大加藤认为这不啻为一个“天赐良机”。
  幸运的是,大加藤得到了内阁首相的全力支持。当时任首相的就是日本历史上第一届正式政党内阁的“平民首相”原敬。原敬成功地以政党政治取代了之前的藩阀政治,成为日本“大正民主”的象征。原敬认为在战后国际社会中,与英美特别是美国建立良好关系对日本来说至关重要。他甚至在日记中写道,“日美英三国进行合作对国家的将来极为有利。反之,如果日本与美国关系疏远那将是十分危险的”。为了减少与欧美各国间的摩擦,他把日中友好做为对华的基本政策,甚至出现归还山东权益的动向。考虑到日本的财政状况,始终认为“政治应高于军事”的原敬认为大规模扩军是无益的,美国总统哈定呼吁召开裁军会议无异于给了原敬一个很好的台阶。
  原敬当即对美国提出的裁军提案表示欢迎。原敬认为只有从海军中选派实力派人物加藤友三郎才能说服海军方面接受可能签订的条约。由于具有相同的观点,原敬首相肯定会无条件地支持大加藤。会前,原敬曾经跟大加藤承诺让他不受任何国内政治的影响。可惜的是,在华盛顿会议召开前一周的11月4日下午7点多,原敬在东京火车站被铁路搬岔工中冈艮一刺杀,成为明治维新之后第一位被暗杀的首相。不辱使命的大加藤最后顶着巨大的压力完成了条约的签订,出色地完成了原敬交给的任务,也算告慰了原敬的在天之灵。
  就像那句话所说的,“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原敬和大加藤这样的觉悟。日本代表团的首席海军顾问就是海军大学的校长加藤宽治中将,我们之后称之为小加藤。小加藤是“海兵”第16期的首席,日本海军中首屈一指的炮术专家。作为一个纯粹的海军军官,小加藤强烈反对缩减军备。尽管当时职位并不太高,但小加藤却代表着队伍庞大的反裁军队伍。在随后的相当长一段时期,大小加藤分别代表了日本海军内部的两大派别。
  纯粹从军事角度看待日本国防问题的小加藤素以强硬著称。有人形容他,“不是那种会耐心等柿子熟透掉下来,而是等不到柿子成熟就会一杆子打下来的人,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海上武士”。与大加藤的理性和冷静相比,小加藤可以说是性情中人。明治时期唯一的元老西园寺公望的秘书原田熊雄说小加藤是一个“头脑简单和冲动的人”,铃木贯太郎对小加藤的评价更绝,“任性、冲动、很难对付”。小加藤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军人干政”的危害性。后来的历史证实,正是这个莽夫用20多年的不懈努力把日本海军一步一步地带到了珍珠港。
  能有这样“作为”的小加藤当然不可能是等闲之辈。他认为,“日美海军为争夺太平洋的支配权,以及日美两国围绕‘中国宝库’引发的经济战,必然导致日美海军的争霸战,而日本不利于持久战。美国工业实力雄厚,平时没有必要保持大军备,即使使用与日本同等或劣等的常备兵力,仍能在战争爆发后及时扩充舰队,保持安全。而像日本这样在资源和工业上都居于绝对劣势的国家,平时不拥有强大的常备兵力,一旦危急就无所依靠。”小加藤对70%立场的坚持已经超越了军事层面,其根源在于其“军备平等”和“国家荣誉”的概念。他声称,日本作为主权国家本应享有与美国同等的军备,保持70%已是最大的让步,这已经损害了日本的“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