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如果没有随后发生的意外事件,此次攻击在偌大的太平洋战场简直不值一提。当完成攻击任务的日军轰炸机与战斗机在乌纳拉斯卡岛东端会合时,“龙骧”号19岁的海军士官古贺忠义发现自己飞机的油箱上出现了许多微小的汽油泡沫,他立即向队长小林实大尉报告说自己不能返回航空母舰了,然后朝荷兰港东面一个原计划紧急迫降的小岛飞去。按计划,那里应该有一艘日军潜艇,准备随时搭救遇难飞机的幸存者。
  小林眼见古贺驾机飞向一座荒岛的苔原上,但就在起落架触地的一刹那,这架飞机猛地一拱机头朝下竖了起来。在小林看来该机毁坏严重,古贺肯定非死即伤。角田接到小林的报告后立即电令那艘潜艇在该地区仔细寻找,却并未发现飞机的残骸。
  小林的估计一半对一半错误。后来事实证明,他判断错误的那一半对未来的战争产生了不可估量的深远影响。阿库坦岛松软的苔原陷住了机轮,导致机身翻倒,飞机突停使得古贺头部撞在仪表板上颈断人亡,但飞机除了油箱上被地面机枪击穿两个洞外,几乎完好无损。
  在冰原上悄无声息静卧了大约五周之后,美军飞行员威廉姆?塞尔斯上尉从一架侦察机上意外发现了这架零式战斗机。他下降高度仔细观察,在地图上标明了位置后方才返航。不久,塞尔斯亲自带领一支美军侦察机分队找到了这架仅仅表面略有损伤的零式战斗机,将其分解拖走,运到荷兰港清洗后重新组装。美国人可算交上了好运。开战之初,所向披靡的零式战斗机几乎是所有盟军飞行员的噩梦,这次日本人送上门一架几乎完整无损的零式机,美国人简直高兴得快要哭出来了。像当初他们将在澳大利亚外海获得的密码本火速送往珍珠港类似,这个宝贝立即被精心装船,专程运往美国圣迭戈北部的海军航空兵基地。
  很快,华盛顿海军作战部召集各大飞机制造商的技术精英前往圣迭戈集中会诊。海军试飞员爱德华?桑德斯上尉驾驶这架零式机进行了多达24次有针对性的飞行试验,使美国人获得了大量宝贵的第一手资料。经认真研究,美国人完全掌握了这种飞机的优缺点。由日本著名设计师堀越二郎设计的这款战斗机堪称日本海军进攻精神的缩影,非凡的机动力和强大的火力导致其空中格斗性能异常强悍,彰显了其主人出色的武士道精神。在飞行专家眼中,它可以围绕盟军的战斗机进行绕圈飞行。但上述卓越性能是以牺牲飞机防护装甲和其它安全措施为代价的,这当然也与日本人极度缺乏资源追求低成本有关。它甚至没有自封式油箱,在空中极易损伤并着火,美国陆军P-40战斗机及海军野猫战斗机能轻易承受的打击它都经受不起。
  掌握上述情况之后,美国飞机设计师们立即着手设计一款最终将胜过传奇零式机的新型战斗机。经过努力,各项性能几乎全面超越零式机的F6F“地狱猫式”战斗机在格鲁曼公司成功问世。奥宫后来在回忆起这段往事时感慨地说,丧失古贺的战斗机使美国人得以迅速征服零式机,成为日军最终战败的决定性因素之一。奥宫显然略显浅薄,没有这次意外日本人同样无法赢得战争,他们的最终失败绝不是零式战斗机或者九三式氧气鱼雷这样的战术利器所能轻易挽救的。
  1945年1月,这架零式机在圣迭戈海军航空兵基地起飞时被美军一架从天而降的飞机撞毁,所幸驾驶员成功获救。彻底毁掉的飞机只剩下气压计、航速计、两片折弯了的机翼和几大片机身蒙皮,绝大部分残余物被永久保存在华盛顿海军航空博物馆,而零式的操纵手册则保存在阿拉斯加航空博物馆。缴获一架零式机可以算是无聊的阿留申战役美军的一大意外收获。
  返航途中,山上大尉的一架飞机向角田发报说,在乌姆拉斯卡岛北岸的马库欣湾停有美军5艘驱逐舰。有着“逢敌必战”称号的角田喜出望外,终于逮住值得攻击的目标了。他随即命令所有飞机、甚至包括重巡洋舰“摩耶”号和“高雄”号的水上飞机也一起前往攻击那些美军舰船。大雾导致日军所有24架飞机未能找到目标扫兴返航。
  之前,日军对美军奥特角福特?格伦简易机场一无所知。在此期间,“高雄”和“摩耶”号的4架九五式水上侦察机继续冒着恶劣气候起飞搜索。他们在乌姆纳克岛上空意外遭遇了美军2架P-40战斗机,约翰?墨菲和雅各布?狄克逊两位中尉分别击落日机1架,另两架也遭遇重创。北方地区的第一天作战至此结束。相比饕餮大宴中途岛而言,说阿留申是餐前甜点都非常勉强。
  由于荷兰港遭到了袭击,美军陆基巡逻机几乎倾巢而出,前往附近海域搜索日军的航母舰队,最终同样无功而返。原因之一在于美军错误判断日军的袭击来自白令海方向,其次角田部队袭击马库欣湾的企图落空后已向西南方向撤离。
  当夜角田为驱逐舰加了油。按预定计划,第二机动部队在对荷兰港实施两轮空袭后应转头西进,于5日、6日分别空袭阿达克岛和基斯卡岛。鉴于对荷兰港的空袭未能取得预期效果,细萱决定次日第二机动部队再次对荷兰港实施第三轮空袭。
  6月3日的珍珠港同样气氛紧张。4时刚过,无线电侦听获悉日军可能在阿留申群岛东部海域进行了特殊的空中活动。很快,荷兰港遭袭的消息传到了太平洋舰队司令部。出乎所有人预料,一直焦灼不安的尼米兹上将不怒反喜,脸上露出了一丝“灿烂”的笑容。他对身边的莱顿参谋说,“好呀,这下你心里该暖和了吧了。”阿留申遭袭让尼米兹如释重负,他已经押上了太平洋舰队的所有家当来赌情报的正确性,日军在北面的空袭证明情报确实准确无误。上将下令立即将上述消息发给在中途岛西北海域待机的弗莱彻和斯普鲁恩斯。
  尼米兹没有过多理会阿留申群岛的战况,他在难捱的一分一秒中焦急等待着来自中途岛的消息。战斗已经打响,上将一天24小时都不离开司令部。他在办公室一角放了一张行军床,疲倦时就在上面稍稍小憩一下,莱顿则占据了外间办公室的一张沙发。
  尼米兹知道,更加精彩的大戏很快就将上演,但绝不是战斗已经打响的那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