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谢谢师兄及时发现漏洞,这地方可能是师兄没表达清楚。“他所发现的无疑是。。。”应该不是甘利的判断。
  这一细节取自“赤城”号上的记者牧岛定一所著《悲剧性的中途岛海战》。原文是这样的:
  起飞不到1小时,他(甘利)再次发现敌情,并通过无线电作了第二次报告:“敌机15架正朝你飞去。”南云于5时55分收到这一警报。他所发现的也许是4时30分由“约克城号”起飞的10架搜索飞机,因为当时美国的攻击飞机还没有起飞。有关这批美机的情况真也罢、假也罢,反正此刻它们已销声匿迹、无影无踪了,而且此后也再无下文。
  既然友永机队已经派出,那来自中途岛陆基飞机的反击也很快会到来。根据此前日军的预计,南云判断附近没有美军航母也属正常。

  (正文)
  大概就在这个时候,重松大尉带领的4架战斗机才姗姗来到战场。随之爆发的是性能优越的零战与数量占优的野猫之间的一场空战。美军飞行员竭尽全力试图弥补双方的差距,但日军的顽强搏杀还是为残余轰炸机的攻击开辟了一条空中通道。除了重松的飞机13时38分在“飞龙”号上降落之外,他身后的户高升、由本末吉、千代岛丰三人悉数战死。
  仅有7架日军俯冲轰炸机突破了美军战斗机和防空炮火的双重拦截。12时11分,第一架日机从“约克城”号的船尾方向呼啸而下,直到最后一秒依然保持着俯冲姿态。在目击者眼中,这名日军飞行员对美军密集的高射炮火全然不顾,他可能根本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巴克马斯特舰长再次使出他的机动技巧实施规避,但显然已无济于事。美军28毫米和20毫米高炮的炽烈炮火将这架日机生生扯为三截,但机上的242公斤高爆炸弹依然准确地命中航母,在中部升降机后面4米的飞行甲板上炸开了一个大洞。剧烈的爆炸导致两个28毫米高射炮组成员17死18伤,也算给自己报了仇。附近人员踏着战友的肢体和肢体迅速填补岗位,继续猛烈对空射击,不过火力已大大减弱。机库内的3架俯冲轰炸机起火,负责机库的埃默森上尉立即打开消防喷水装置把火扑灭,才没引发更大的灾难。
  第二架日机依然沿着相同的航线从舰尾一路俯冲下来,它同样被美军的高射炮火击成碎片,一头扎进航母的尾流之中。他投下的炸弹啸叫着紧擦舰尾入水爆炸。飞舞的弹片杀死杀伤了后左舷炮的几名炮手,在尾部甲板引起了几处小火。炮兵军官和其余炮手迅速控制了火势。
  驾驶第三架轰炸机的土屋孝义二等飞曹是第一分队中唯一的幸存者。他以极其陡峭的75度俯冲,但投下的炸弹同样落在了航母船尾的水流之中。土屋逃脱了前两位战友战死的厄运,成功驾机贴着水面逃脱。松本贞雄一等飞曹认为沿着土屋的飞行轨迹作适当调整,以稍缓的角度投弹就可以命中,但他还是把炸弹投到了航母的尾迹里。
  中泽岩男飞曹长驾机从2400米的高度陡直向下俯冲,他显然喵得很准,投下的第5颗炸弹穿透舰岛左侧3米处的飞行甲板,深深钻入了要害部位,穿过副舰长办公室闯进了侦察轰炸机中队的待机室。飞行计划参谋查理?科纳斯特少尉当时正在待机室忙着,炸弹把一只大咖啡壶撞坏,使人提神醒脑的咖啡淌得到处都是。那颗炸弹一路势如破竹,最后在航母巨大的排烟道中爆炸。爆炸引发的火灾还不算严重,关键是6台锅炉的排烟道被炸裂,其中两台损坏无法使用,其余除一台外全部熄火。火灾产生的浓烟和无法排泄的废气四处乱窜,导致救援工作更加困难。“约克城”号的航速迅速下降到6节,这就大大降低了它抵御下一波攻击的能力。
  中川静夫飞曹长采取了不同于之前的新航线,在2300米高度朝航母的右舷船头俯冲下来。他投下的第六颗炸弹击穿了前部升降机平台,一直钻到第三层甲板后爆炸。爆炸诱发的火灾严重威胁到弹药库和航母前部的油库。此时美军之前采取的预防措施起到了关键作用,已经抽空的供油管道内充满了二氧化碳,才未酿成更大的灾祸。损控指挥官克拉伦斯?奥尔德里奇中校立即率消防人员灭火,他们在早期战斗中积累的经验此刻得到了充分展示,事先安放好的可以随时供水的水泵也发挥了积极作用,火势迅速得到控制,附近的一个弹药库也被注水淹没。
  最后一架日机由濑尾铁男一等飞曹驾驶,他从2400米高度对准“约克城”号的右舷俯冲。可能他的俯冲稍缓了一些,也可能航母上冒出的滚滚浓烟干扰了他,反正他投下的最后一颗炸弹几乎擦着右舷落入水中。
  7架飞机攻击3弹命中两弹近失,阵亡的小林大尉完全可以为自己的部下骄傲自豪。从航母上升起的滚滚浓烟和锐减的航速可以看出,“约克城”号受到了严重甚至是致命的打击。日军为此同样付出了惨重代价,包括小林、山下在内的13架轰炸机和3架战斗机被击落,其中两架属于美军高射炮的功劳。美军也有一架野猫毁于己方的防空炮火。
  小林大尉应该看到土屋的炸弹命中了目标。因为他曾向“飞龙”号发出了第一次报告,“敌军航母中弹起火”。但是在战斗结束时,小林却神秘失踪了,从此再也没人见到过他。现在中山俊松少尉成了大日本帝国海军最优秀俯冲轰炸机队唯一幸存的军官,他与其它5架幸存日机各自凄凉返航。
  重伤的“约克城”号烟囱、舰岛和前部机库甲板处均冒出了滚滚浓烟,航速只有可怜的6节。不到20分钟,这艘航母就纹丝不动了。在海上漫长的日子里,巴克马斯特上校总是让舰员们针对各种可能出现的紧急情况进行训练。因此现在几乎不用指挥,他们都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木工扛着沉重的木料赶到飞行甲板上,凭借熟练的技术和坚强决心,只用25分钟就修复了甲板。轮机兵则尽力清修理锅炉舱,试图让锅炉恢复工作以让航母行动起来。但是雷达依然失灵,大部分通讯设施停止运转。
  巴克马斯特请求“波特兰”号重巡洋舰接管雷达警戒,同时命令航母上的所有飞机及空中巡逻的战斗机全部转移到另外两艘航母上。仅存的两架鱼雷机在附近海面迫降,15架俯冲轰炸机全部选择了“企业”号为新家——不包括莱斯利和霍姆伯格迫降的那两架。它们的到来受到了米切尔少将和默里上校的热烈欢迎。虽然一开始它们曾被误认为敌机,“企业”号为此还打出了几发炮弹,幸好没中。第十六特混舰队在之前的攻击中损失惨重,这些新来者对他们恰似雪中送炭。
  从4日早上开始,初次参战的“大黄蜂”号就霉运连连,日子过得栖栖遑遑。派出的鱼雷机全军覆没,根本就未找到敌人的俯冲轰炸机或返航、或迫降或飞往了中途岛,战斗机也因缺油全部在海上迫降。现在就是干点收容友舰难民的事儿也不得安生。一架受创的野猫在摔降时忘记了关上机枪保险,降落时的冲撞触发了机枪。子弹打在航母上部结构上,击穿了25毫米的钢板和一根工字钢梁。流弹导致5人死亡20余人受伤。死者中就有小罗亚尔?英格索尔,他是美国大西洋舰队司令官的儿子。
  珍珠港事件发生后不久,英格索尔海军上将就对儿子说:现在美国已经参战,真正的海军军官不应该留在陆地上,而应该到海上任职。当听到儿子牺牲的噩耗后,上将的心情特别沉重。但在公开场合他依然表现得非常坚强。一天深夜,当办公室里只剩下他和一位同事时,他对这位深怀同情的朋友说,“我建议儿子出海,结果他死了,我的心都要碎了”。
  “企业”号上的斯普鲁恩斯并不知道“约克城”号被攻的详情,只是根据远处的浓烟判断它可能遭到重创。在金凯德少将眼中,那艘不远处的军舰似乎“正在爆炸——黑色的烟柱直冲云霄”。由于要连续回收战斗机和攻击机群,斯普鲁恩斯不得不继续迎着微风朝东南方向航行,而不是向西北援助受伤的同伴。但他依然从护航舰只中抽出一部前往支援弗莱彻。在“文森斯”号重巡洋舰舰长弗雷德里克?利科尔上校带领下,“彭萨科拉”号重巡洋舰及“巴尔奇”、“本纳姆”号驱逐舰以30节高速快速向西北驰援第十七特混舰队。
  很明显,几乎静止不动、雷达失灵、通讯陷入瘫痪、编队指挥所到处“云雾缭绕”的“约克城”号作为舰队指挥舰的功能已完全丧失。此时弗莱彻面临两种选择。第一是选择“大黄蜂”号作为自己的新旗舰。尽管稍显麻烦,但并非完全不具可操作性。两舰之间的距离速度快的驱逐舰一小时就能跑完。战前尼米兹上将曾明确指出,由弗莱彻负责整个战场的战术指挥,登上航母继续指挥全局对他来说名正言顺,毫无争议。况且此时的战局正朝着有利于美军的方向发展,弗莱彻心里清楚得很,谁作为第一指挥官赢得了这场至关重要的战役,谁就将成为众望所归的国民英雄,并以海战的伟大胜利名垂青史,为世人永远铭记。但是根据战场形势,弗莱彻认为那样做并非上策,势必造成指挥上的混乱。何况斯普鲁恩斯之前指挥得是那么好,他的身边又有以勃朗宁为首的精明强干的第十六特混舰队参谋班子辅佐,当意识到自己已不可能最有效地指挥空中打击力量时,他就毅然决定把指挥权交给斯普鲁恩斯。这是一种无私、真诚、爱国主义的行为。顾全大局的弗莱彻迅速做出决定,将司令部就近搬到一艘重巡洋舰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