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回复中国海军元帅
  先看第一段,来自楼主正文。“军中不可一时无帅。就在南云率一众幕僚栖栖遑遑乘小艇奔往“长良”号之时……。阿部将护航舰队一分为二,一部支援正在燃烧的三艘航母,另一部则护卫“飞龙”号快速驶向东北。10时50分,阿部向山口下达了作战命令:“迅速起飞舰载机攻击敌军航空母舰!”

  再看第二段,来自我现在手上的一本书,书名为《搏杀中途岛》(此书很糟糕,不建议阅读)。背景和上面差不多,只是指挥权从阿部那里又重回到南云手上。“南云将空中作战指挥权交给山口,命令他立即对美舰队发起空中进攻”。

  下面是我的分析:
  1.无论是阿部还是南云都只是把飞龙号及其护航舰队的指挥权交给了山口并要他立即向敌人发动进攻。此时山口的职责是攻击敌人的航母舰队和保存飞龙号,也就是说他和飞龙号必须留在战场上而无权擅自下令撤退。当然他也不可能把那三艘正在燃烧的航母及其附近救灾的舰队抛弃不管。
  2.南云已经把空中作战指挥权交给了山口,那么他此时的任务当然是尝试扑灭三艘航母正在燃烧的大火。南云当然明白飞龙号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但他也没有办法,如果没有飞龙号去吸引敌人的的注意力,敌人一定会扑过来把他们撕得粉碎。南云身边有三艘尚未放弃的航母、救灾舰只和成成千上万人的海军官兵,一旦他们成为了敌人的攻击目标,他们可以说是毫无还手能力而只能坐以待毙。飞龙号的处境比南云要好得多,至少它还有机动能力和友舰护航而不至于坐以待毙。
  3.对美国人而言,一个目标是正在苦苦挣扎的南云而另一个则是还能作战的飞龙号。很明显了,飞龙号有攻击力且能威胁我方安全而南云则没有了攻击力,那当然先要把飞龙号这颗”眼中钉”先行拔除。
  4.再回过头来看看飞龙号和山口。此时飞龙号的打击力已经很弱小了,以这点可怜的空中力量,除了实行“削敌一分进攻力量就能使己方舰队的安全提高一分”之外,我不知道他们还有什么更优的选择。
  (正文)
  “飞龙”号的舰桥上,山口、加来正在给即将率领第三攻击机群出击的友永丈市、桥本敏男和森茂三位大尉作最后指示:“不要再攻击那艘被小林机队击中起火的航空母舰了,攻击另外两艘航空母舰。如果在附近海域未能发现其它航母,就再攻击那艘已经受伤的航空母舰。”山口和三位领队一一握手。事隔多年,桥本仍记得山口那宽大柔软的手掌与他相握时的情景。随后山口和加来带着他们一起来到了甲板上,亲自为参加第三波攻击的飞行员送行。山口与大家一一握手:“望勇敢战斗,我不会只让你们去牺牲。在你们前面有小林君,你们先去,我随后就来。”可见此时山口已有了必死之心。
  奉命出击的飞行员们非常清楚,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将不再回来。但是在登上飞机座舱时,他们却个个面带微笑。10架鱼雷机分成两组,友永和桥本各率领5架。森茂大尉的6架战斗机中有4架原属“飞龙”号,其余两架来自正在熊熊燃烧的“加贺”号。
  尽管之前被打漏的油箱还未来得及修补,只带了一半油料的友永毅然坚持带队出击。友永性情孤僻,沉默寡言,从不向他人吐露心迹。他认为正是由于自己建议对中途岛发起第二轮攻击,才最终酿成了大祸。有人认为友永只带一个油箱属于单程的敢死攻击,其实不然。美军舰队仅在160公里之外,当桥本要将自己的飞机换给他时,友永谢绝道,“敌人离得很近,我完成攻击之后是可以返航的。”他最后扫视了一眼正在发动的十几架飞机,罪责感愈发强烈。眼下这支小小的机队与早上壮观的攻击机群相比是何等寒碜!那么多同伴都已命丧黄泉,自己还有什么面目继续活着?桥口也信誓旦旦地表示,“我们决心击沉一艘敌舰,即使撞也要把它撞沉。”
  就在友永接受作战指示的同时,13时15分,小林机队的第一架飞机返回航母。第二波攻击只有5架轰炸机和1架零战返航,那几位大尉均不在其中。飞行员们告诉山口,在东北方向160公里处发现了敌军1艘航母和5艘巡洋舰,航母已经受攻起火,但是不远处还有两艘。这进一步证明了美军被俘飞行员的供述以及近藤勇的汇报是准确无误的。
  友永机队在13时31分开始升空。山口一动不动地望着飞机依次起飞。在场的每个人都神情肃穆,默默地向它们挥手告别,一些人的泪水已夺眶而出。
  此时“约克城”号位于东北方向仅150公里处,第十六特混舰队约在200公里开外。14时30分,友永发现了65公里之外的一支美军舰队。舰队中心的那艘航母正以24节的正常速度行驶,舰上毫无起火迹象。他因此断定它绝不是小林机队刚刚攻击过的那艘航母。其实那正是经过紧急抢修恢复了一定航速的“约克城”号。
  此时在“约克城”号上空,只有6架野猫可供彼得森少校用来抵御新一波入侵。这些飞机立即受命前往拦截,由萨奇少校率领的8架战斗机已经在甲板后部列队等待出击,它们的油箱里只有23加仑油料,但用于局部作战尚绰绰有余。航母再次停止加油并用二氧化碳吹洗航空汽油系统。斯普鲁恩斯的两艘航母远在东南37公里和65公里之外,无法立即提供支援。道少校只留下7架战斗机负责第十六特混舰队的上空保护,急调另外8架赶往西北驰援。但因距离过远,它们注定已无法及时阻止日机对“约克城”号的攻击。
  14时40分,巴克马斯特舰长操纵航母向右急转,迎风放飞了萨奇的8架野猫。美军战斗机在飞出28公里之与日机迎头相遇,随之发生的空战实际是中午那场格斗的重演。22岁的米尔顿?图托尔少尉——他是密苏里州圣约瑟夫一位银行行长的儿子——登上“约克城”号才刚刚5天,刚刚飞离甲板他就扑向一架鱼雷机的尾部,在离航母仅900米的距离上向敌机猛烈开火,尚未投放鱼雷的日机应声而落。那很可能是大林行雄飞曹长的鱼雷机。和日军的藤田大尉一样,少尉在将机头向上拉时被己方的高射炮火误中。幸亏他本人没有受伤,而且落在距离护航舰只很近的地方,离他最近的“安德森”号迅速上前救起了少尉。
  尽管数量在不断减少,但日军鱼雷机依然无所畏惧地摆脱美军战斗机的拦截迅速向航母逼近。航母左后方的“彭萨科拉”号重巡洋舰动用了203毫米主炮和127毫米副炮,对已接近至10公里处的鱼雷机猛烈炮击,它身边的几艘驱逐舰也纷纷开火。重巡洋舰采用了史密斯少将发明的新方法,用主炮对敌机前方的海面实施炮击,掀起一串串倒挂的瀑布。萨奇的野猫冒着零战的拦截和友军的高射炮火拼死拦截来袭者。14时32分友永电令众机,“进入准备攻击的编队位置”。两分钟后他狂呼“全体攻击”!攻击机当即分成两组,友永居右桥本居左,对“约克城”号形成了两面夹击之势。
  友永的第一分队迅速逼近目标,他们的飞行高度只有60米,甚至更低。飞机掠过护航舰只时,甲板上的美军炮手甚至可以看见日军飞行员向他们挥舞拳头以示蔑视。一名炮手气得大骂道:“小鬼子真他妈的玩命,竟然飞得这么低!”友永成为美军重点攻击的对象,萨奇的野猫直接冲到友永右侧,一连串射击命中并导致友永飞机燃烧。拥有良好飞行技术的友永还是尽力保持鱼雷机水平飞行,并对航母右舷发动了一次教科书般的鱼雷攻击。鱼雷发射之后,他的飞机左翼变形,带着友永一头栽进航母尾流之中。他投下的鱼雷未能命中。不过能死在最终晋升海军上将的传奇飞行员萨奇手里,友永也算是不枉的了。他的僚机驾驶员投下的鱼雷也未命中,在飞离战场时遇上了第十六特混舰队前来支援的3架野猫被迅速击落。
  第一分队的其余两架飞机也遇到了麻烦。第一架中弹起火后抛弃鱼雷试图向“约克城”号发起自杀式撞击,被拍马杀到的比尔?莱纳德上尉成功击落。最后一架鱼雷机油箱被击中发生爆炸,它投下的鱼雷并未对航母造成任何损害。
  桥本的第二分队以V字形穿越了“彭萨科拉”号和“拉塞尔”号之间的空隙,咆哮着向“约克城”号猛扑过来。在森茂、山本亨和山本旭等零战的拼死掩护下——期间森茂大尉的零战被野猫击落,桥本在理想阵位投下了自己的鱼雷。其余两架鱼雷机同样投雷成功,只有来自“赤城”号西森进飞曹长的鱼雷发射装置突然出现故障,鱼雷挂在飞机上就是不掉下去。完成投雷后的日机迅速脱离战场向西方逃遁。
  到达预定汇合地点的桥本清点了队伍,发现有5架鱼雷机和2架零战未能回来,其中包括友永和森茂的飞机。剩下的5架鱼雷机有3架受损严重,别说参加下一轮战斗,就是飞回航母都非常困难。14时45分,尽职尽责的桥本向山口发回了电报,“两条鱼雷准确命中一艘敌‘企业级’航母,不是之前报告炸过的那一艘。”
  由于日机发射鱼雷的距离太近,仅凭19节航速巴克马斯特上校难以完全规避。14时43分、44分,两条鱼雷相隔很近拦腰击中了“航母左舷最脆弱的部分”,撕开了一个长9米、宽18米的大洞,造成了“比原先以为的更大的内部破坏”。“阿斯托利亚”号的信号平台上,弗莱彻少将看到“棕色的烟雾和水柱在舰岛旁边冲天而起”。
  日军的九三式长矛鱼雷端地是威力惊人。剧烈爆炸不仅导致航母左舷的三个锅炉舱被海水淹没,冲击波本身还造成所有锅炉熄火,蒸汽压力骤然下降。尽管柴油辅机仍在工作,但所有电源出现故障,全舰上下一片漆黑,舰舵卡死在左偏15度位置。航母在短短几小时内再次无法动弹,左倾17度——10分钟后已达26度。飞行甲板急遽倒向海面,水兵们连站立都非常困难。见此情景,“阿斯托利亚”号舰长弗朗西斯?斯康兰上校低声惊呼道,“上帝呀,它就要翻了!”由于电力中断,巴克马斯特无法靠反向注水来扶正船身,没有能用的电话和扩音器,根本无法协调踩着倾斜甲板与黑暗作斗争的船员们的损管工作。奥尔德里奇和德拉尼的所有努力均无济于事。被炸坏的油舱淌出的燃油在倾斜的航母上到处蔓延,形成一层薄薄的油膜,一丁点火星就能酿成席卷全舰的大火。接连遭受两轮痛击的“约克城”号已基本报销。巴克马斯特担心他的老伙计会继续倾斜,带着船上的2300名水兵一起翻进海里,他必须尽快让大家下船。
  无论发生什么情况,要舰长作出弃舰的决定都是非常困难而残酷的事情。在与副舰长迪克西?基弗中校和飞行长阿诺德中校简单沟通之后,巴克马斯特痛苦地作出了弃舰决定。14时55分,上校下令升起了一面令人伤心的蓝白信号旗──“弃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