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A formal United States Navy board of inquiry, known as the Hepburn Investigation, prepared a report of the battle. The board interviewed most of the major Allied officers involved over several months, beginning in December 1942.[1]:122 The report recommended official censure for only one officer, Captain Howard D. Bode of the Chicago, for failing to broadcast a warning to the fleet of encroaching enemy ships. The report stopped short of recommending formal action against other Allied officers, including Admirals Fletcher, Turner, McCain, and Crutchley, and Captain Riefkohl. Vice Admiral Ghormley was relieved not long afterward. Vice Admiral Fletcher and Rear Admiral Noyes were relieved of their commands.[30] The careers of Turner, Crutchley, and McCain do not appear to have been affected by the defeat or the mistakes they made in contributing to it. Riefkohl, however, never commanded ships again. Captain Bode, upon learning that the report was going to be especially critical of his actions, shot himself in his quarters at Balboa, Panama Canal Zone, on April 19, 1943, and died the next day.

  现在也有些说法替伯德喊冤。我觉得他是一只罪有应得的替罪羊。
  (正文)
  3.3.3 以卵击石
  8月9日下午,三川率得胜之师意气风发地开进了拉包尔军港,随后迅速上报战果:敌7艘重巡洋舰、1艘轻巡洋舰和6艘驱逐舰沉没或受到致命打击。在电报结尾处三川说:“来犯敌舰队折损过半,溃不成军。”对上述结果山本只能选择照单全收。西方媒体在萨沃岛海战之后集体哑巴,他无法从新闻报导中得到任何消息,只好相信三川的吹牛。
  联合舰队司令部到处洋溢着轻松欢快的气氛,似乎已将中途岛之败完全抛之脑后。就连以冷静著称的参谋长宇垣也在日记中兴奋地写道:“9日我海军航空部队对停泊在瓜岛附近之敌舰队实施攻击,击沉轻巡洋舰2艘、运输船10艘,重巡洋舰1艘起火,轻巡洋舰1艘倾斜,驱逐舰2艘、运输船1艘起火,击落敌机4架。本晨第八舰队报告夜袭作战再次获得辉煌战果。两部战果合计,敌全部舰艇和运输船之半数已被击沉,使人有大局已定之感。”这宇垣脑子可能真进水了,难道他忘了瓜岛海域还有美军的航母吗?
  由于盟军登陆及护航船队均已撤走,根据侦察机发回的报告,山田致电塚原、三川:“瓜岛泊地已无敌舰踪迹,约300名不明身份人员在机场附近走动。”塚原据此判断,“敌攻略部队遭遇重创后已仓皇逃走”,并将上述情况立即向山本做了汇报。
  到底还是上级机关站得高看得远,联合舰队司令部对此略显谨慎,并未立即做出结论。美国人不会如此不经打吧?中途岛海战前半段他们也遭受了重大损失,依然咬紧牙关死命坚持并最终反败为胜,如此轻易撤退似乎不太符合美国人的办事风格。
  宇垣立即向第八舰队发出了详细侦察的电令。12日,第八根据地部队首席参谋松永敬介中佐亲往侦察,发现机场附近仅有少数人活动,海岸附近舟艇来往频繁。之后宇垣收到了前线发回的“敌军主力似已撤退,残存之敌不足挂齿”的电报。这下子联合舰队司令部总算松了口气,看来人家三川和山田没有吹牛呀。
  相对于联合舰队的矜持,东京对前线战况的判断极其乐观。大本营陆海军部一致认为,鉴于8月8日航空作战及萨沃岛海战均取得辉煌战果,美军在瓜岛的部队已成疥癣之疾,说不定早已逃跑了,现在已变成如何“追剿残敌”的问题了。恰在此时,日本驻莫斯科使馆武官发来了新的情报:“从苏联情报部门得知,美军登陆瓜岛旨在破坏机场,目前已达目的正欲退出该岛。因孤岛处于日本海空军势力范围之内,不宜久待。”至于这是不是美国人故意散布的假情报,不得而知。
  10日当天,永野、杉山两总长立即就新几内亚和瓜岛作战进行会商,一致决定乘美军溃退之际一鼓作气拿下两地。大本营陆军部于11日发布命令,在关岛待机的一木支队编入第十七军,原配属驻菲律宾第十四军的青叶支队、独立战车第一中队、野战重炮兵第二十一大队一中队回归第十七军建制。另以第十八师团第一二四联队为基干编成的川口支队前出至拉包尔,听从百武中将的指挥,随时对瓜岛作战实施增援。对于上述兵力调动,部分乐观者还一直哼哼唧唧,认为对付瓜岛那些惊弓之鸟根本用不了这么多人,还是将他们用于莫尔兹比港方向为好。
  8月12日,大本营陆海军部召开联席会议,拟定了开战以来第六次陆海军中央协定,对第十七军和联合舰队发布以下指示:各部要充分利用萨沃岛海战的“辉煌战果”,协同歼灭来犯之敌,夺回瓜岛和图拉吉,同时按既定方针实施莫尔兹比港作战。
  根据东京发来的指示,第十七军迅速制定了下一步的作战方案:以一木支队为先遣队登陆瓜岛,与先前海军第十一、十三设营队取得联系,详细侦察敌情。待川口支队登岛后合兵一处,一举歼灭残余美军于瓜岛之上,尔后挥戈北上夺回图拉吉。
  对上述意见,第十七军参谋长二见秋三郎少将不太赞同。他提出既然美军已实施了总退却,留在两岛的残军肯定是“兵力稀少、士气低落、斗志全无”。若不迅速拿下两岛,一旦美军派出增援,再实施夺回作战势必困难重重。二见提出,不待川口支队登陆,一木支队在横须贺海军第五特别陆战队的协助下直接实施夺回作战,只争朝夕。
  二见的意见得到了海军方面、特别是第十一航空舰队参谋长酒卷孝宗少将的鼎力支持。对此塚原、百武、三川均表示赞同。双方迅速做出决定:第十七军在海军的配合下,以一木支队和横须贺海军第五特别陆战队迅速出动,在最短时间内歼灭美军,夺回机场。
  充当日军瓜岛夺回作战急先锋的一木支队师兄们肯定不会陌生。这支以第七师团步兵第二十八联队两个大队为基干编成的精锐部队原是为中途岛作战准备的。因支队长是该联队联队长一木清直大佐,因此被称作一木支队。1937年7月,一木担任日中国驻屯军第一联队三大队大队长,亲自率部向宛平城发起进攻,点燃了中国抗战的第一把火,他的双爪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
  因南云机动部队在中途岛遭遇惨败,执行登陆作战任务的一木支队连岛影子都没见着,相当于到中太平洋来了个免费一月游。随后他们受命返回关岛待命。在此之前,支队接到了返回国内的通知,这不禁让一木无比郁闷,没有仗打怎么晋升?接到参加瓜岛作战命令的一木大喜过望。没有“陆大”经历的一木晋升将军几乎无望,这次如果能将美军全部消灭并夺回机场,他一木不但可以跨入高级将领的行列,“青史留名”,并且回老家北海道旭川也可以给讲讲自己的“英勇事迹”了。据说那里的美国人正试图逃离,兵贵神速,如果不快点去敌人跑了就不好玩了。心急火燎的一木屁颠屁颠带着部队直奔特鲁克而去。但他属下的士兵可不都那么想。他们中的很多人已买好了热带的特产,准备带给苦寒老家的亲友。这一出征能否回去就说不定了——后来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连骨头都找不到了。
  8月13日,一木支队和安田义达大佐的横须贺第五海军特别陆战队抵达特鲁克。早已等候多时的第十七军作战参谋松本博中佐立即向一木下达了作战命令:
  一、与海军协同,夺回并确保瓜岛机场。
  二、登陆分两个梯队。总攻前应以第一梯队占领瓜岛一角,侦察敌情等待第二梯队到来。第一梯队916人分乘6艘驱逐舰前往瓜岛。
  按说一木支队应该一次全部登陆才好。但支援登陆作战的三川也有自己的烦恼。一木支队原来乘坐的两艘老式陆军运输船速度只有可怜的9节,走完2000公里航程至少需要5天时间。既然那里的美军正试图逃跑,航途耽误时间太多很可能丧失一举歼灭敌军的大好机会。再说了,那个即将竣工的机场一日还在美军手中,日本人就永远睡不好觉。此时特鲁克有充裕的驱逐舰,这才有了让一木支队分两批登陆的做法。
  作战命令本来要求第一梯队登陆后占领桥头堡并侦察敌情、地形,待乘低速运输舰的第二梯队登陆后合兵一处再发起进攻。但在发布命令的同时,百武画蛇添足地告诉一木:登陆后可视情况便宜从事,不必事事请示。作为日军出色的通讯和密码破译专家,百武认为往来电文太多很可能导致战机贻误。一木则将上述指示理解为若形势许可,先遣队可独立发起攻击。这一错误理解让一木第一梯队付出了几乎全军覆没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