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由此看出,我们将最终赢了战争的美国人想象得十全十美显然是不科学的。美国陆海军之间、兵种内部的矛盾和日军同样突出。这种矛盾在高级将领中普遍存在。比如尼米兹与麦克阿瑟、布洛克,金与马歇尔、陶尔斯,哈尔西与金凯德,戈姆利与诺伊斯,弗莱彻与特纳,特纳与范德格里夫特以及后来的史密斯,斯普鲁恩斯与米切尔等等,不一而足,一抓一大把也。
  哈尔西将随尼米兹回珍珠港,然后带着修复的“企业”号去南太平洋,重履第十六特混舰队司令官的旧职。这样的安排将导致金凯德暂时失业,尼米兹已为他准备了新职位。哈尔西在行政上归陶尔斯领导,在战术上归戈姆利指挥。由于哈尔西同样是中将,这种处境就显得颇为尴尬。作为单艘航母特混舰队的司令官,按惯例他的军衔应降为少将。但没人建议让一个指挥过空袭东京行动的“美国英雄”蒙受降衔的耻辱。
  金和尼米兹用一些时间分析了萨沃岛的惨败,批评了有关情报和戒备状况、夜间部署及主要指挥官离开部队等方面问题,但并未做出最后结论。讨论内容扩大到整个南太平洋战区的工作,金对戈姆利的指挥和控制能力提出了质疑,他已听到了南太平洋司令部内的失败主意情绪和决策优柔寡断的传闻。金明确提出,戈姆利是否处于良好的健康状态?他的体力能够承受如此大的压力吗?尼米兹说,他将进一步了解戈姆利的健康情况,并在第一时间将结果报告给金。
  9日的会议讨论了一些细节问题,其中主要一项是关于新西兰部队的使用。任何参战的新西兰部队将作为南太平洋部队的一部分由戈姆利指挥,就象澳大利亚部队归麦克阿瑟指挥那样。但新西兰的主力大都在蒙哥马利领导下在埃及同德国人作战,究竟能有多少部队参加太平洋上的战斗目前尚难确定。
  对弗雷斯特尔将新式战列舰“北卡罗来纳”号、“南达科他”号和“华盛顿”号悉数派往太平洋战区的提法,尼米兹深表赞同。但由于目前暂无足够油船供这些“油老虎”在海上使用,尼米兹无法用它们去替代作为航母护卫舰的重巡洋舰和驱逐舰。弗雷斯特尔表示他清楚这些情况,并答应立即设法补救。在飞往旧金山的途中,尼米兹的幕僚们发现这位副部长沉默寡言,认为他高傲、乖戾、不易接近。但弗雷斯特尔说到做到,在离开旧金山返回华盛顿之前,这位主管物资供应的副部长还真帮尼米兹解决了他急需的油船问题。11日,尼米兹带哈尔西一同飞回珍珠港。
  15日,尼米兹带哈尔西、斯普鲁恩斯一起出席了“企业”号上的授勋仪式。当三位将军迈步登上航母时,全舰官兵都在飞行甲板上列队欢迎他们。斯普鲁恩斯得到了表彰他在中途岛杰出表现的优秀服役勋章,金凯德也因珊瑚海海战中指挥第十一特混舰队的巡洋舰队得到了同样的荣誉。仪式结束后出现的动人一幕令哈尔西记忆犹新,他说:“切斯特走到扩音器前,招呼我往前走并对大家说:‘孩子们,我将带给你们一个惊喜:比尔?哈尔西回来了!’舰上所有人顾不得还处于立正状态,发出了一阵阵欢呼声,使我禁不住热泪盈眶。”
  当天下午,在火奴鲁鲁华特迪灵汉酒店举办的一个舞会上,尼米兹将一位年轻人带到了大哈尔西——他爹才能算老哈尔西——跟前。海军少尉小比尔?哈尔西此刻正在福特岛等待安排工作。哈尔西为此大为高兴,他还不知道儿子也到了珍珠港。这无疑是尼米兹精心安排的。三天之后,小哈尔西受命出任“萨拉托加”号的航空军需官。
  虽然陆战一师粉碎了日军的第二次进攻,但在海上,美军航母舰队连遭重创。“血岭之战”打响之前,瓜岛的陆战一师已经出现了粮荒,官兵每天只能吃两餐,即使这样也只有7天的储备。范德只好一次接一次向戈姆利和尼米兹求援。对瓜岛的补给情况,戈姆利是非常清楚的。9月14日,由6艘运输船组成的补给船队装载着范德翘首以盼的陆战七团4262名官兵、3823桶燃油、1012吨口粮、147部机动车辆在特纳的率领下从圣艾斯皮里图启航,浩浩荡荡直奔瓜岛。为船队提供护航的是赖特少将的3艘巡洋舰和6艘驱逐舰。
  之前在9月11日,诺伊斯在圣艾斯皮里图以东海域与默里会师,重组了包括“黄蜂”号和“大黄蜂”号在内的第六十一特混舰队。两艘航母上共有舰载机154架。为配合川口支队的陆上攻势,9月9日,山本下令近藤第二舰队、南云第三舰队驶出特鲁克,前出至瓜岛以北海域。与此同时,小松中将第六舰队的十余艘潜艇闻风而动,在美军舰队可能经过的海域布下了两条警戒线。“瑞凤”号的到来使南云麾下的航母增加到3艘,但舰载机只有129架。山本希望在川口占领机场之后,近藤可以顺势歼灭试图为守军解围的美军舰队。他显然低估了美国人的实力,
  以赖特的9艘舰艇为特纳船队护航显然是不够的。在船队东北185公里处,诺伊斯少将领衔的第六十一特混舰队经圣克鲁斯群岛向西航行,为登陆船队提供空中掩护。临近中午,美军1架“卡塔琳娜”发出警告,特混舰队西北600公里处发现敌军3艘战列舰、4艘巡洋舰、4艘驱逐舰和1艘运输船,另一架“卡塔琳娜”在原接触点以北390公里处发现了日军1艘航母、3艘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侦察机发现的正是近藤先遣舰队和南云机动部队。诺伊斯预感到日军的空袭可能随时来临,于是下令舰队提速至23节,迎着敌军舰队快速驶去。与此同时,当值的“黄蜂”号放飞了14架“无畏式”前出510公里实施侦察。一旦日军舰队被准确定位,“大黄蜂”号的39架攻击机将随时出发攻敌。麦凯恩同样预感到危险已迫在眉睫,下令除水上飞机供应舰“麦基诺”、“寇蒂斯”和“麦克法兰”号之外,其余陆基航空兵撤离圣艾斯皮里图,防止日军的突然袭击。
  两小时后,麦凯恩接到侦察机发回的报告,日军舰队已调头北撤,并立即将上述信息电告诺伊斯。由于己方派出的搜索机没有发现美军航母,山本命令近藤和南云后撤加油。事实上“黄蜂”号的俯冲轰炸机与近藤的最近距离仅有90公里。如果“无畏式”发现并攻击了近藤舰队,很可能在第二天诱发一场航母大战。
  诺伊斯认为特纳船队依然面临着较大风险,便回到了其北方的掩护位置,同时指示默里“必须尽一切可能为特纳提供支援”。9月15日下午,第六十一特舰抵达圣克里斯托尔东南280公里处,舰队航速16节——此地位于“萨拉托加”号中雷受伤处南185公里。
  在完成了例行飞行作业后,“黄蜂”号开始转向西行。诺伊斯不知道危机已经近在眼前,他们在不经意间闯入了日军另一条潜艇警戒线的中央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