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11月4日,作战课长服部大佐率作战参谋近藤传八等人乘驱逐舰抵达瓜岛。来自东京的要员们个个身着崭新的军服,其潇洒神态似乎前来观光似的,与岛上灰头土脸的众人看上去显得格格不入。对未来战局充分信心的服部和前来迎接的辻中佐热情握手——三年前共同导演了诺门坎战役的一对“黄金搭档”终于在太平洋上的一个荒凉小岛再次会面了。在服部的协助下,第十七军迅速制定了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一、第三十八师团逐次登陆,克服当前危机,确保必胜不败之态势。
  二、采取继续推进基地建设、陆军航空兵进驻等办法,进一步强化航空压制。
  三、第三十八师团各部抵达后,逐次向奥斯汀山一线集结,向东扩展地盘,夺回马坦尼考河一线,强化对隆加机场的压制。
  四、以精锐步兵第六师团一个联队在塔萨法隆加角登陆,向奥斯汀山和马坦尼考河一线展开攻击。主力则集结于血岭方向展开总攻,然后向东扩大战果。
  五、独守混成第二十一旅团另外开辟进攻路线。
  六、陆军第十二飞行队进驻拉包尔,支援海军基地航空部队的作战。
  七、总攻时间根据船舶输送和航空基地的建设时间而定,大体定在12月下旬。
  从前文可以看出,美国陆军航空兵在之前参加的一系列海战中表现欠佳。其原因在于大海上缺乏必要的参照物,陆航飞行员受过的训练大多是轰炸固定目标或类似车辆这种直线移动的目标,缺乏海上训练的陆航飞行员一旦飞入广袤的太平洋,能否找到目标或安全返航都非易事,更不要说精确打击海面上高速运动的水面舰艇了。这种道理对于日军同样适用。对派出陆军航空兵参加瓜岛作战一事,之前参谋本部航空参谋久门有文中佐一直坚决反对,甚至提出“瓜岛之战是毫无益处的流血之战,应该立即终止!”像当初反对中途岛海战的三代中佐一样,久门的反对不但无效,他本人也很快被赶出了决策部门。
  服部自信满满地表示,第三次总攻击——日军一直认为一木先遣队的那次攻击不算,这咕嘟掐了不播——一定可以像巴丹和科雷希多那样,圆满完成作战任务,将瓜岛的美国佬一网打尽。
  陆军制定方案容易,但要让海军将如此多的兵员、装备、弹药、粮秣运上瓜岛比登天都难!虽然联合舰队取得了圣克鲁斯海战的胜利,但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机动部队方面,南云第一航空战队在经历了东所罗门群岛海战、瓜岛上空航空战和圣克鲁斯海战之后,机组成员损失超过70%,舰载机损失65%,基本丧失了继续进攻的能力,只好悻悻回国执行重建飞行队的任务。偏偏本土飞行员储备不足,能够补充进来的大多是刚从飞行学校毕业的毛蛋孩子,短时间内指望他们再立新功显然不太现实。角田第二航空战队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龙骧”号战沉,“隼鹰”和“飞鹰”号的飞行队同样损失惨重,两部合并还凑不足一支飞行队的实力。且幸存飞机大部分是零战,能够执行攻击任务的轰炸机和鱼雷机损失殆尽。可以说经历了前一阶段的苦战之后,机动部队基本已陷入半瘫痪状态。
  偶尔出来赶赶场的机动部队尚且如此,开战以来一直未停征战的基地航空部队就更不用提了。从8月7日到11月初,基地航空部队损失各种飞机(含水上飞机)超过650架,经验丰富的机组成员损失过半,一些王牌飞行队被彻底打残。第二十五航空战队已撤出拉包尔回国重建,目前在前线担任攻坚的换成了第二十一和二十五航空战队。第二十二航空战队接替第二十四航空战队进驻马绍尔群岛一线,随时准备前出进行补缺。
  即使在一线征战的两个航空战队,也因补充新手太多导致战斗力大减。草鹿刚一上台就接手这么个烂摊子,心情肯定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他不得不重新制定训练计划,将主要经历由作战转向训练,或者干脆以战代练。这样就导致更多的飞行员战损,继而补充更多的新人,最终陷入战斗力持续下降的恶性循环。另外,之前出力甚多的水上飞机部队只剩下区区7架飞机,已经不能作为一支战斗部队来使用了。航空部队如此窘境,未来运送大量兵员的空中掩护如何解决?要知道亨德森机场仍在美国人手中,他们的仙人掌航空队那可绝不是吃干饭的。算来算去,也只有近藤和三川的水面舰艇部队还算完整,如此增援瓜岛运输船队的护航任务只能由前进部队和第八舰队来承担了。
  为进一步做好输送工作,第三十八师团、第八舰队、基地航空部队在拉包尔召开了专题会议,联合舰队计划参谋渡边安次中佐亲自到会共商对策。第八舰队首席参谋神重德大佐首先提出了自己的运输方案:10月30日,4艘驱逐舰向岛上运送弹药补给;11月3日,出动运输船6艘运送3500人及部分山炮、弹药、粮秣上岛;11月6日到12日,集中10艘运输船,分三次将第三十八师团、第二十一旅团15000人、火炮60门、车40辆送上瓜岛;11月底开始,一次性出动20艘运输船输送第五十一师团。待上述任务完成后,于12月中旬发起第四次总攻。神大佐最后特意提出,海军尽了如此大的努力进行输送,希望这次陆军不要再让海军失望了。
  陆军对上述方案并不认可。提出从11月3日开始,动用7艘运输船分4次将第三十八师团主力及装备、补给运上瓜岛。第八舰队立即反对,提出为保证运输船队安全必须长时间压制亨德森机场。在机动部队和基地航空部队实力最强的10月份尚无法做到,现在在机动部队和基地航空部队均被打成半身不遂的状态下完成压制任务的可能性几乎没有。神大佐提出,可以在11月10日出动20-30艘运输船一次性完成所有输送任务。
  但是总计下来,第三十八师团、第二十一旅团、第五十一师团兵力超过3万人,火炮300门、各种补给3万吨,若一次性运输则至少需要运输船50艘次、“日进”级20艘次或驱逐舰800艘次,到哪里找那么多船去?况且就是真找来了,又到哪里找那么多油去?盘算来盘算去似乎走进了死胡同。
  与会三方吵成了一锅稀饭,自然无法形成决议。旁听会议的渡边中佐径自返回特鲁克向山本做了汇报。思忖再三,山本决定将主要物资和装备通过一次性大规模运输送上瓜岛。至于人员,还是原来的老办法,只能拜托众多“耗子”重新出动了。宇垣参谋长发出号令:全军动员,不惜一切代价,以战列舰为核心,全力掩护11月的大船队运输。
  于是在10月底11月初,田中少将的第二水雷战队再次活跃起来。第三十八师团下属第二二八联队、第二三零联队各一部、第十七军参谋长及部分参谋分批以“老鼠运输”的方式登上瓜岛。
  在此期间,瓜岛上的美军陆战一师并未有丝毫懈怠。在粉碎第二师团的进攻之后,范德决定宜将剩勇追穷寇,发起第五次马坦尼考河战役,一举夺取日军的后方中心——克鲁斯角和库库姆博纳,彻底解除日军重炮对隆加环形防线和机场的威胁。鉴于前四次战斗双方胜负各半,本次范德一下子派出了两个齐装满员的陆战步兵团——五团和二团,陆战十一团前出实施炮火支援。攻击发起日定在了11月1日。
  此时第二师团正沿“丸山小道”向西艰难撤退,第十七军司令部周围只有同样遭受重创的住吉支队。10月28日,美军开始对马坦尼考河一线的日军阵地实施炮火准备,重炮炮弹甚至落在了日军司令部附近,住吉只好暂时将司令部向西后撤。31日夜,美军在马坦尼考河上连夜架起了三座浮桥。11月1日凌晨2时,美先头部队强渡马坦尼考河。清晨6时30分,美军9个炮兵连的36门火炮、重巡洋舰“旧金山”号、轻巡洋舰“海伦娜”号、驱逐舰“斯特雷特”号的联合炮击将河西岸变成了一片火海。空中,从圣艾斯皮里图出动的19架空中堡垒对日军阵地发起了狂轰滥炸,随后美军主力开始渡河。第四步兵联队中熊大佐令第一、第二大队拼死抵抗,在美军优势兵力的猛烈攻击下伤亡惨重。危机关头,甚至连大本营特派参谋杉田一次中佐都带着一木支队的残部70人、海军瓜岛守备队100人投入了阻击战斗。但美军还是在2日顺利攻占克鲁斯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