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失去攻击目标的“海伦娜”号立即将恶气撒到了另一艘日舰身上。几轮齐射过后,“夕立”号的火炮被全部打哑,接着遭到“艾伦?沃德”号和“斯特雷特”号围攻的“夕立”号逐渐丧失了还手能力,众多水兵纷纷跳入海中。附近的“五月雨”号立即冲上前来打捞落水的舰员。但“斯特雷特”号随即也被日舰“照月”号击伤,被迫向东撤出作战区域。“艾伦?沃德”号同样遭到了不明舰船的火力打击,中弹8发,动力全失,引擎室起火,只能随波向东漂流。
  位于队列后部的“蒙森”号艰难绕过“巴顿”号的残骸,却立即陷入“朝云”号、“村雨”号和“五月雨”号的火力夹击之中。在向右侧日舰一口气射完全部鱼雷之后,这艘驱逐舰很快被37发炮弹击中,其中还有3发战列舰的356毫米巨弹。全身瘫痪的“蒙森”号终于次日沉没。位于队尾的“弗莱切”号凭借先进的雷达先后向数艘敌舰开火,自己竟然毫发无损,成为战斗中唯一没有挨揍的美舰。
  当晚月虽不明但繁星满天。在亨德森机场和奥斯汀山,美、日两军士兵像坐在剧场的观众一样目睹了双方舰队在海上的生死决斗。“大概有一小时,”范德说,“我们看见海军的大炮快速地射出致命的橙色物,炮声地动山摇,感到脚下的海岛都在颤抖,接下来是一片黑暗和沉寂”。陆战一团二营H连二等兵罗伯特?莱基在回忆录《枕盔待发》中如此写道:“火红色的炮弹像点点繁星自海上升起,曳光弹犹如彗星拖着长长的橘黄色尾巴。从岛上望去,海面犹如华美的黑曜石一般光滑平静,军舰仿佛点缀在上边的棋子,周围时时激起片片涟漪,仿佛向水塘中投入了几颗鹅卵石。”战地记者艾拉?沃尔夫特则写道:“战斗从闪光开始,日军战舰的探照灯发出耀眼的闪光,大口径火炮的炮口发出闪光,两艘日本驱逐舰和1艘美国驱逐舰因为爆炸而出现了橙色的闪光。从海滩上望去,那里就好像一扇通向地狱的大门,不断地打开又关上。”老酒窃以为莱基二等兵的文采比范德和专业记者还好,几乎可以与宇垣参谋长并肩了。
  13日凌晨0时26分,海面上突然出现了短暂的沉寂。仅仅40分钟的近身肉搏使交战双方均遍体鳞伤,筋疲力尽。“旧金山”号的9门主炮被全部打哑,舵机失灵,底舱进水逾500吨。因高级军官伤亡殆尽,军衔最高的通讯官麦克德莱斯少校毅然接过了指挥权。损管军官赫伯特?斯克兰德少校率全体水兵奋力自救,竟奇迹般地使中弹85处的战舰免遭沉没。两人随后都被授予荣誉勋章,前者很快被晋升中校军衔。
  “比叡”号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仅上层建筑就中弹85发,全部高炮悉数被炸毁,舰桥、射击指挥所、高射炮台、电信室到处变得跟马蜂窝一样。舰长西田大佐希望使用人工操舵,但因通讯中断,传令兵尚未跑到舰尾,海水已顺电机舱、舵机舱一路灌进了舵柄室。损坏的右舵卡在了右满舵的位置上,左舵也被一发203毫米炮弹炸坏。这艘威风凛凛的战列舰瘫在萨沃岛东南1000米的海面上动弹不得。
  此时最紧张的当然还是美国人。由于卡拉汉、斯科特、杨等高级军官悉数阵亡,“波特兰”号暂时无法控制,“海伦娜”号舰长立即接管了舰队的指挥权。胡佛上校迅疾发布了一道命令,除已退出战场的“朱诺”号外,其余各舰一律不许擅自撤退。胡佛清楚己方虽然伤亡惨重,但在这种近身肉搏战中,敌人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只要美军依然保持战斗姿态,日军就不能轻易通过这一水域前往炮击亨德森机场。与机场的安全和陆上战斗的胜利相比,这支伤痕累累的小舰队即使全部牺牲也是值得的。
  美国人对面的阿部显然也在踌躇。此时日军“雾岛”、“长良”及4艘驱逐舰依然完好无损,另有4艘驱逐舰轻伤,临时抢修即可立即投入战斗。事实上美军只剩“海伦娜”号和“弗莱彻”号战力未损,其余舰只或已沉没或在下沉或基本丧失了战斗能力。战场形势对美国人来说是绝望的。此时如果阿部一鼓作气冲上前去,不仅可以将美军残余舰只悉数歼灭,还可继续前行完成炮击亨德森机场的“光荣”任务,为田中运输船队杀出一条“康庄大道”。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艰难度过。在一片令人心悸的寂静之中,阿部的精神防线终于崩溃了。过度谨慎战胜了使命感,和萨沃岛海战时的三川一样,他惧怕在即将来临的白昼将遭到美军仙人掌的猛烈空袭。1时整,“比叡”号用灯光向“雾岛”号和“长良”号发出号令:“取消预定炮击计划,全队返航。”
  这正是美军迫切希望的!对日军来说这是一个失败的开端,山本精心策划的作战刚一开始就遭遇重大挫折。美国人以巨大的牺牲和坚强的意志赢得了海战的战略胜利,亨德森机场今夜无恙!因为“比叡”号通讯失灵,阿部命令“雾岛”号向“爱宕”号上的近藤发报,尽快下令田中运输船队取消南下计划返航肖特兰。失去动力的“比叡”号则由驱逐舰展开救援。美国人暂时也无力前来进攻,胡佛率“海伦娜”号和“弗莱彻”号护卫“旧金山”号及2艘受伤驱逐舰缓缓向圣艾斯皮里图撤退。
  天亮之后,在萨沃岛东南方圆5公里的海面上里,映入人们眼帘的是一幅无比惨烈的场景。不寻常的寂静笼罩着海峡,燃烧的军舰上摇曳不定的火光时明时暗,海面上漂浮着厚厚的一层黑色油污,到处漂满尸体和战斗残留的碎片。日舰“比叡”、“夕立”、“天津风”和美军“波特兰”、“亚特拉大”、“艾伦?沃德”号漂在海上,行动困难。“比叡”号的瞭望哨突然发现右舷30度方向出现了一艘缓缓移动的敌舰,立即以尚能移动的4号主炮发起攻击。遭受打击的“艾伦?沃德”号只能向图拉吉频频呼救,前来救援的拖船“食米鱼”号冒着炮火将该舰拖出了敌舰的射击范围,随后转移到安全地带。“食米鱼”号试图再次拖带在海上兜圈的“波特兰”号,杜博斯上校让他先去营救伤势更重的“亚特兰大”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