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根据仙人掌的侦察报告,范德得知一支实力雄厚的日军舰队正快速南下。由于之前特纳编队已完成卸载,刚刚经历激战的第六十七特混舰队残余舰只已经撤走,日军这支舰队的攻击对象无疑正是打不死的亨德森机场。同时范德也知道,自己的老同学李正带领2艘战列舰前来增援,两支舰队当晚必定有一场恶斗,于是他下令驻图拉吉的鱼雷艇伺机出击或至少迟滞敌军的进攻。
  很快一段英语明文广播引起了范德的注意:“告诉你们大老板,李察来了。中国,李鬼?向你们这些孩子致意。”范德立即意识到发出这一信息的肯定是李,他正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向自己亮明身份。年轻时在海军学院学习时,同学们根据附近一家中国人开的洗衣店名给李起了个名字叫“李察”,这事儿日本人肯定是不知道的。可惜范德也没有敌人的最新情报,日本人的舰队到底在哪儿呢?
  首先发现美军舰队的竟然是自己人。当晚从图拉吉驶出的3艘美军鱼雷艇在萨沃岛东北海面进行巡逻,“华盛顿”号截听到了其中一艘发出的通报:“海面上发现了两个大家伙,但不能识别到底是谁。”李立即意识到他们说的正是自己,立即以“李察”的名义再次与岛上取得联系。范德随即下令将几艘鱼雷艇召了回去。
  19时许,近藤舰队从北侧逐渐接近了瓜岛。当晚月光皎洁,云淡风轻。20时10分,桥本前卫部队的“敷波”号发出信号:“200度方向发现敌舰。”近藤随即在20时31分传下号令,桥本率“川内”号及2艘驱逐舰从萨沃岛东面进入,以顺时针方向绕岛航行。“凌波”号单独从萨沃岛西面进入,以逆时针方向绕行,两面夹击前方出现的敌舰。木村率“长良”号及“雷”、“白雪”、“五月雨”、“初雪”4舰在萨沃岛西面向南航行,掩护炮击分队的左翼。近藤则亲率3艘主力舰及“朝云”、“照月”往回调头,自萨沃岛北向西航行。近藤显然比阿部老辣许多,他的意图非常明显:由轻型舰艇解决美军的截击舰队,主力舰只尽量避免卷入开初的混战,然后瞅准机会以巨炮一击致命。小算盘打得嘎嘎响的近藤明显忽略了重要一点:对面美军舰队中不但有战列舰存在,而且一下子来了两艘。
  21时,“川内”号距美军位置最前的驱逐舰只剩下16500米距离。此时“华盛顿”号的搜索雷达已在340度方位发现了远方的目标。李少将立即下令准备战斗。7分钟后,“川内”号再次报告,“发现美舰正在萨沃岛以南向西航行,初步判断为2艘新型巡洋舰”。此时“华盛顿”号的三号主炮已开始装填406毫米穿甲弹。美国海军操典规定这一过程不得超过为30秒钟,但训练有素的美军水兵完成这一操作只用了区区14秒!
  21时17分,随着一颗照明弹划破寂静的夜空,美军率先向敌军开火。“华盛顿”号向“川内”号打出了第一轮齐射。几秒钟后,其127毫米副炮也开始向“敷波”号开火。“川内”、“浦波”、“敷波”号周围立即腾起了一串串水柱。但美军这一波炮弹并未命中,充其量只不过是给日军两艘驱逐舰冲了个凉水澡。突如其来的炮弹把日本人吓了一跳。眼见敌军来势凶猛,桥本立即下令释放烟雾向北撤退。可能因为太过慌乱,桥本并未发觉这两艘“新型巡洋舰”的火力远远超过往常,也未将这一意外情况向“爱宕”号上的近藤汇报。眼看敌军快速逃离,李于21时22分下令停止炮击。
  单独沿萨沃岛西侧南下的“凌波”号也于21时20分发现了敌军“两艘新型巡洋舰”及4艘驱逐舰,随即准备发射鱼雷。10分钟后,美军驱逐舰发现“凌波”号并向之开火。此时木村的“长良”号及4艘驱逐舰已绕过萨沃岛西侧,正南下向美军靠近。21时30分,木村在右舷25度方向4000米外发现了美军驱逐舰,随即下令准备发射鱼雷,与“凌波”号一起夹击美军。
  美军这4艘驱逐舰是哈尔西临时拼凑来的,彼此之间连脸都不熟——即使那两艘战列舰也从未在一起协同训练过。看到木村舰队从烟雾中突然冒出,“普雷斯顿”号立即向“长良”号炮击,其余3舰也随之开火。日舰集中火力轰击冲在最前的“普利斯顿”号。一发127毫米炮弹准确命中该舰2号烟囱,轰然倒塌的烟囱正好倒在右舷鱼雷发射管上,将已经装填好的鱼雷引爆。说来也怪,美军鱼雷在攻击敌舰时往往不响,此时偏就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剧爆。21时47分,“普雷斯顿”号带着117名水兵沉入海底。“格温”号的后机舱也被日军一发127毫米炸弹击穿,另一发炮弹诱爆了舰尾的2颗深水炸弹,舰上立即燃起熊熊大火,引擎室被击中的“格温”号只好缓缓向东撤出战场。
  狡猾的木村以退为进,虚晃一枪后暂时向萨沃岛西北规避,同时下令各舰趁隙发射鱼雷。21时38分,一条鱼雷准确命中“沃尔克”号右舷,另一条命中舰首的鱼雷诱爆了该舰的二号弹药库,驱逐舰的舰艏被活活炸飞。舰长托马斯?弗雷瑟中校下令弃舰,因为之前被日军炮弹击中了吊艇架,该舰只有2艘救生艇可供使用。21时40分,“沃尔克”号在海面上完全消失,后部深水炸弹的爆炸夺去了许多水兵的生命。“本汉姆”号舰艏也被鱼雷撕下了一截,速度迅速降至10节,只好向东撤出战场。
  甫一接战,美军4艘非沉及伤的驱逐舰就完全丧失了作战能力,而日军只有“凌波”号受了轻伤。一向温文儒雅的李少将见状勃然大怒——老虎不发威,你以为是病猫呀!换成一位日军将领,在损失了所有驱逐舰后往往会选择暂时撤退,但李依然在不屈不挠地奋勇前进。21时46分,他下令“本汉姆”和“格温”号让开两厢,自己率战列舰亲自出战。两艘美军战列舰一边以26节绕过熊熊燃烧的友舰残骸,一边向距离最近的“凌波”号猛烈开火。
  恰在此时,“南达科他”号上再次出现意外。轮机长因过度紧张误拉电闸,巨舰瞬间失去电力供应,雷达、火控和通讯能力,主炮也被锁死无法射击,成了漂浮在水面上的一艘“死舰”。庞大的舰体不但未能与“华盛顿”号一起转向,反而顺着惯性向右驶入日舰和燃烧的友舰之间,在火光的照耀下完全成为日军绝佳的射击靶子——在它正面19公里范围内,有多达14艘的日军舰只。
  “华盛顿”号灵活左转,避开了2艘正在燃烧的驱逐舰,随即躲入日军视线外的一片阴影。李对“南达科他”号上发现的意外毫不知情,只是诧异于它为何在关键时刻突然停止炮击,且前出至那样一个被动挨打的位置。日本人同样觉得莫名其妙,21时59分,旗舰瞭望哨报告在右舷10度方向、4600米处突然冒出来一个大家伙,“爱宕”、“雾岛”和“凌波”号几乎同时打开了探照灯。
  从望远镜里看过去的近藤瞬间脸色煞白:这哪是什么狗屁巡洋舰,分明是美国人最新式的主力战列舰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