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开战以来,这是对阵双方战列舰的首次碰面。当初在南中国海,近藤曾因未能手刃皇家海军新锐战列舰“威尔士亲王”号而耿耿于怀,但是现在,一艘美军新式战列舰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又怎能不让他豪情万丈、激情满怀?近藤立即放弃了炮击亨德森机场的计划,下令各舰对美军战列舰发起攻击。“雾岛”、“爱宕”和“高雄”号三舰几乎同时向敌舰开火,数不清的大口径炮弹雨点般地向“南达科他”号呼啸而去。
  有着丰富夜战经验的日军果真身手不凡。“雾岛”号的一发356毫米炮弹准确命中了美舰舷侧主装甲带,但竟未能将其穿透落入海中。另一发炮弹击中了三号炮塔下方,在水线附近撕开了一个宽3米、高2.7米的大洞。一顿暴风骤雨般的攻击之后,美舰至少挨了2发356毫米、25发203、152和127毫米炮弹——仅“雾岛”号就倾泻炮弹117发。“南达科他”号的炮塔回旋装置被完全卡死,无法还击,只能呆在那里活活挨揍。同时,“长良”号率4艘驱逐舰一口气射出了34条鱼雷。诡异的是所有鱼雷竟无一中的,“南达科他”号大难不死!
  死罪饶过,活罪难免。日军炮弹使“南达科他”号的上层建筑严重损毁,6座火控雷达4座报销,通讯线路和火炮指挥仪也被打坏,舰上两架水上飞机被炸飞,前部甲板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李少将后来回忆说,“当时它又聋又哑,又瞎又无力”。不幸中的万幸,日军三舰匆忙中发射的大多是对地攻击的三式弹,虽然“南达科他”号看上去鼻青脸肿,但大都是不伤及筋骨的皮肉伤。22时15分,舰长托马斯?盖奇上校终于将舰只带出了日军火力网,向西南方向缓缓退却,舰上水兵亡39人伤59人。眼见重伤的敌舰落荒而逃,近藤哪肯就此干休,率领各舰继续对“南达科他”号穷追猛打,试图将之彻底击沉为刚刚“阵亡”的“比叡”号报仇——殊不知此时巨大的危机正在步步逼近。
  面对麾下6艘战舰2死3残的难堪局面,一脸书卷气的李毫无惧色,指挥仅剩的“华盛顿”号沉着应战。给他勇气的不是鲁莽的匹夫之勇,而是将军对一种新生事物的清醒认识,那就是“华盛顿”号装备的最新型火控雷达。该系统将以前型号繁杂的雷达设备与炮瞄系统巧妙整合,可以将各种火控数据直观及时地提供给炮术部门。
  早在日军探照灯锁定并群殴“南达科他”号之时,在萨沃岛以西18公里处,暗夜中一个巨大的黑影已经用雷达锁定了7700米外的一个目标。李担心那是友舰“南达科他”号并未贸然发起攻击——事实上失去通讯能力的友舰此时处于“华盛顿”号雷达探测的盲区,李锁定的目标正是战场上另一艘战列舰“雾岛”号。
  凭借敌舰炮击发出的亮光,“华盛顿”号准确捕捉到“雾岛”号高大的塔式桅楼,火控雷达迅速获得了摄控数据,巨大的炮塔开始缓缓转动。22时刚过,黑暗中突然闪出一簇簇炫目的闪光,紧接着爆发出一系列惊天动地的巨响。“华盛顿”号9门406毫米主炮同时向“雾岛”号猛烈开火,快速炮击的巨舰瞬间变成了喷火的巨龙。后来李在回忆录中曾如此回忆当时的情景:“火控和火炮间运转非常顺畅,就像一场经过充分准备的射击训练。”由于得到了雷达的精确指引,“华盛顿”号第二轮齐射就准确命中了敌舰,“雾岛”号甲板上四处开花,钢铁碎片和血肉肢体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飞上天空,之后又洋洋洒洒地飘落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
  与此同时,“华盛顿”号127毫米副炮也向最近的“爱宕”号和“绫波”号频频炮击。以一敌三的美舰毫无惧色,所有火炮均快速开火。日舰非但未能占到丝毫便宜,各舰反而连连中弹,焦头烂额。此时的“华盛顿”号酷似虎牢关前的悍将吕布——它比被刘关张合力打跑的吕布更牛插!
  近藤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万万未曾料到黑暗中竟躲着另一艘美军战舰。短短7分钟内,“华盛顿”号共向“雾岛”号倾泻了75发406毫米炮弹和120发127毫米炮弹——期间因错误判断对方已经沉没,“华盛顿”号主炮还停止炮击1分30秒,发射两颗照明弹确认目标后才恢复炮击——其中9发406毫米炮弹和40发127毫米炮弹准确命中目标。战列舰主炮“75发9中”创造了一项世界记录——由神枪手李来保持这一记录也确属实至名归。鉴于目前战列舰已退出历史舞台,这一纪录很可能是空前绝后的。
  在7700米近距离上,“雾岛”号203毫米装甲在406毫米巨弹面前简直就像一层薄纸。其三座主炮被瞬间打哑,被打坏的舵机彻底卡死在右舵10度位置上。海水从左舷水线上方被撕开的几个大洞汩汩流入,损管人员只好向右舷注水以保持平衡,不料却因控制失当注水过多导致舰体向右倾斜。浓烟滚滚的“雾岛”号完全丧失了战斗能力。
  眼见“雾岛”号摇摇欲坠,近藤立即下令“朝云”、“五月雨”和“照月”号抵上前去,随时接走该舰的舰员,同时率2艘重巡洋舰放弃群殴“南达科他”号,调转炮口向美军唯一完好的“华盛顿”号发起攻击。
  但重巡洋舰的203毫米炮弹对庞大的战列舰无疑于隔靴搔痒。22时13分,两艘日舰在3700米距离一口气射出了8条鱼雷,无一中的。22时20分,李下令“华盛顿”号转向340度航向迎击日军的炮击。此时孑然一身的“华盛顿”号要同时对抗日军12艘军舰,李的优势是自身的强大火力、超厚装甲和训练有素的水兵。鉴于“雾岛”号已经瘫痪,日军这些虾兵蟹将的舰炮对“华盛顿”号已无法构成直接威胁,唯一需要提防的是日军恐怖的氧气鱼雷。
  战至此时,近藤分散兵力的弊端完全显现出来。他欲下令驱逐舰向敌舰发射鱼雷,但桥本舰队远在西边,西村舰队尚位于主力舰队后方,无法及时进行发射。近藤发现敌舰转向,错以为美军要趁隙前往攻击运输船队,但也只能徒劳地带两艘重巡以24节高速在后追击。与此同时,“爱宕”号以灯光信号通知田中舰队的“亲潮”和“阳炎”号释放烟雾掩护毫无战力的运输船。
  23时06分,看到日舰释放烟雾的李猜测日军可能准备撤退。23:22,眼见近藤受攻的田中派出3艘驱逐舰前来增援。李发现敌人有生力军赶来,唯恐受伤的“南达科他”号再遭不测。鉴于身边已无驱逐舰护航使得日军鱼雷的威胁太大,李遂决定不再冒险。“华盛顿”号向右转向180度,以26节航速掩护“南达科他”号扬长而去。在他们身后,匆忙赶到的“长良”号、“电”号、“初雪”号和“五月雨”号接连发射了17条鱼雷,他们听到远方传来了三声爆炸,因此判断至少被3雷命中的敌舰已经沉没。事实上上述鱼雷无一中的。李率两艘战列舰回到了圣艾斯皮里图。风头出尽的“华盛顿”号几乎毫发无损,而遍体鳞伤的“南达科他”号不得不前往本土的纽约船厂进行维修,这一过程整整持续了62天,其一门406毫米主炮因受损严重被彻底更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