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瓜岛的人们再次目睹了海上激斗。无论是岛上的范德还是远在努美阿的哈尔西都不知晓战斗的最终结果。但有一件事非常明确,跟13日一样,亨德森机场依然安然无恙。
  美舰离开之后,完全失去动力的“雾岛”已毫无挽救希望。“长良”号试图拖曳“雾岛”号向肖特兰返航,但战列舰右倾已超过18度,近藤只好忍痛下达了弃舰命令。天皇御相被小心翼翼转移到“朝云”号上——这一场景今后将更加频繁上演,一众水兵开始攀着绳网离舰。当巨舰即将入水时,来不及撤离的300余名水兵只好直接跳入海中。舰长岩渊三次大佐显然缺乏西田的风度,从容随众人安全离舰。15日凌晨1时25分,“雾岛”号在海面上完全消失,到海底和姊妹舰“比叡”号团聚去了,250名水兵随舰殉葬。这是美西战争以来美国海军战列舰第一次在正面交锋中击沉敌军战列舰,也是日军三天之内损失的第二艘战列舰。半小时之前,遭受重创的“绫波”号已被日军自行凿沉。因为担心天亮之后遭到仙人掌的打击,近藤在捞起“雾岛”号的幸存水兵后匆忙撤退。
  意外的是,虽然同为损失一艘战列舰,但近藤之后并未因此被追责。其一阿部是新晋中将,而近藤的资历要老很多,在联合舰队是仅次于山本的二号人物。其二作为一艘舰龄超过30年且做过变性手术的爷爷舰,“雾岛”号在与美军2艘新型战列舰的对决中战沉,面子上还算说得过去。既然近藤安然无恙,舰长岩渊大佐也跟着蒙福,很快就出任了蒙达基地的指挥官。在菲律宾,这位岩渊有着极高的知名度。后来在美军收复菲律宾时,已晋升少将的岩渊拒绝执行山下奉文的撤退命令死守马尼拉,导致该城几乎被炮火夷为平地。战死的岩渊后来追晋海军中将。此乃后话,届时详叙。
  在海战激烈进行之时,日军运输船队一直蛩伏在萨沃岛以北按兵不动。可怜的田中指望近藤能够击溃美军舰队并炮击亨德森机场,为仅存的4艘运输船杀开一条血路。当目睹了那场令人心碎的海战之后,目瞪口呆的田中知道一切都完了。尽管美舰撤离使运输船队暂时不至于遭受攻击,但几小时后的天空完全是美国人的天下。要在白昼来临之前抵岛并完成兵员物资的卸载是完全不可能的。
  “实在不行,司令官,让运输船直接抢滩吧!”舰队首席参谋远山安巳中佐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特鲁克能同意吗?”田中无可奈何地说。
  “我们已经进退两难,只能孤注一掷、拼死一搏了。”
  “一艘运输舰都没带回去,我如何向山本司令长官交代?”
  “干吧,长官,再犹豫就没时间了!”远山急了。
  无奈之下,田中只好向“大和”号发报,请求允许将4艘运输船抢滩搁浅。此时山本尚不知晓近藤战败放弃炮击北撤的消息,断然拒绝了田中的请求。
  时间在一分一秒过去,田中急得五脏冒火,七窍生烟。更要命的是,即使现在船队全速向北撤退,也绝对无法在天亮之前驶出美机的攻击半径。田中完全陷入进是死、退同样是死的绝望境地。近藤已经远走高飞,如果继续呆在此地,孤立无援的运输船队只有全军覆灭一条路可走。念及此处,田中索性破釜沉舟——这词儿用在此处实在再恰当不过了——冲向瓜岛抢滩搁浅,说不定还能救回部分物资和人员。
  清晨3时36分,身心交瘁的田中率4艘运输舰在塔萨法隆加角悲壮抢滩,之后迅速开始卸载。此时天边已显现鱼肚白——雨过天晴,风和日丽,正是寻猎的好天气。田中知道美军战机很快就将来临,于是电请拉包尔迅速派出战斗机增援。
  5时55分,美军两个岸防营的大口径榴弹炮率先发难,重磅炮弹在运输舰周围激起了无数水柱,卸载只好暂时停止。天空中很快出现了敌机的身影,美军“无畏式”斜着翅膀肆无忌惮地发起俯冲,分头轰炸日舰和已上岸的人员物资。就连美军老式驱逐舰“米德”号也趁火打劫,冲出图拉吉对着日军运输船频频炮击并发射鱼雷。在美军陆海空立体打击之下,手忙脚乱的田中顾了头顾不了腚。眼看再呆下去只有陪着运输船殉葬,田中只好施放烟幕抛下运输船落荒而逃。
  如此毫无保护的运输船就成了案板上的烧鸡,任由美军大开杀戒了。美机甚至紧贴运输船烟囱投下炸弹,船上日军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完全处于任人宰割的悲惨境地。到上午10时,4艘运输船舰2艘四分五裂、2艘火光冲天。眼见散架的运输船已无攻击价值,美机开始转向海滩投下了大量燃烧弹,滚滚火焰席卷丛林,烧得侥幸上岸的日本士兵抱头鼠窜,鬼哭狼嚎。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人肉烧焦的糊味,到处都是日军士兵奇形怪状的尸体,以至于低空拍照的美军飞行员看一眼都忍不住呕吐起来。日军好不容易卸在滩头的物资大多在火海中化为灰烬,日军只有第三十八师团一个步兵大队及工兵联队、辎重兵联队各一部约2000人登岛,第十七军冒死抢回了260箱弹药和1500袋大米。这对岛上数万名官兵肯定是远远不够的。
  至此瓜岛以北海域历时三天的激战终于拉下了帷幕——美军将之合称为“瓜达尔卡纳尔海战”,日军则称为第三次所罗门海战。在三天的战斗中,美军共损失轻巡洋舰2艘、驱逐舰7艘、飞机36架,阵亡官兵1732人,向岛上运送兵员和物资的任务顺利完成。日军损失战列舰2艘、重巡洋舰1艘、驱逐舰3艘、飞机64架,11艘宝贵的运输船全部损失,阵亡官兵1900人,煞费苦心的增援行动几乎完全失败。美军完全掌握了瓜岛的制海权和制空权,取得了战术和战略上的双重胜利。
  对整个太平洋战争而言,本次海战有着异乎寻常的重要意义。珊瑚海海战给了日本人当头一击,中途岛海战则摧毁了日军攻击力最强的机动部队主力,从此双方兵力渐趋均势。然而正是以东所罗门群岛、圣克鲁斯海战为基础的瓜达尔卡纳尔海战,标志着盟军在太平洋上由守势转为攻势。鉴于海战遭到的巨大损失,山本认为海军再也无力支援岛上陆军的作战,就此放弃了向瓜岛派出大规模增援的尝试。在此之后,联合舰队再也未向瓜岛派出巡洋舰以上的大型舰只,只能以驱逐舰或潜艇趁夜间运去少量补给和人员。岛上第十七军的处境日益艰难,再也未进行过大规模的进攻作战,只能被动采取守势。美国人的持续努力使瓜岛避免成为第二个巴丹和科雷希多,范德也有幸未能成为第二个皮包骨头的温赖特。
  美军南太平洋战区的所有部队——包括海军、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均收到了来自哈尔西的热情洋溢的电报:“致陆上、海上、空中和水下那些在过去日子里为我们的国家做出了如此巨大功绩的超级优秀的官兵们:你们已经将自己的名字用金光灿烂的字体刻在了历史的记录上,你们已经赢得了同胞们永远的感激。对你们而言,授予什么样的荣誉都不过分。伟大的功绩!上帝在为你们每个人祝福。致光荣牺牲的战友:英雄万岁!在上帝身边安息吧!”
  对随后罗斯福总统、诺克斯部长、金作战部长以及尼米兹上将给他个人发来的贺电,哈尔西说:“我没有想象过谁值得这些表扬,因此我把所有表扬都转达给了那些真正在战斗的人!”这正是外表看似颇为相像的哈尔西与麦克阿瑟的最大不同之处——前者总是乐于将荣誉归于大家,后者则一贯认为所有功劳都是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