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你越谦虚表扬你的人偏偏越多。拒绝接受赞扬的哈尔西得到了美国各界的全面信任,国内各地报纸都将他称为“胜利者”。在他的出生地新泽西州,伊丽莎白市市长宣布将11月20日命名为“哈尔西日”,这天所有学校都提前放学,当地教堂的钟声终日不息,公共建筑物上也挂满了各种象征庆祝的饰物。专栏作家菲利普斯特意为此赋诗一首:
  敌人从布干维尔猛扑过来,
  我们以弱小得多的兵力顽强抵抗。
  当他们遇到了哈尔西和卡拉汉,
  很快就不得不一次又一次败退。
  像当初刚刚撤到澳大利亚的麦克阿瑟一样,哈尔西瞬间成了美国人心目中的大英雄、大豪杰。一名记者如此形容“阿尔贡”号上的哈尔西:“他低头看着那些战报,仿佛那里就是战场,每一处都是要点、主题,不容马虎。那里的天气让他难受,但他根本顾不上这些。一张大嘴就犹如一个司令部。在它上边,是一个好斗的鹰钩鼻,一双咄咄逼人的眼睛在眉毛的掩护下不停地工作着,在疲惫中透出的力量犹如两支特混舰队让人难以忘怀。”
  在11月19日上午9时南太平洋司令部的每日例会上,一名参谋向司令官表示祝贺。
  “有什么好事?”
  “您刚刚被提名为四星上将。”
  随后哈尔西看到了尼米兹发来的新闻简报:“因为他在11月中旬成功击退了日军试图拿下瓜达尔卡纳尔岛的进攻行动,罗斯福总统已提名他晋升为海军上将,这对他来说是当之无愧的。”
  国会在11月26日顺利通过了总统提名。哈尔西因此成为继莱希、金、尼米兹、斯塔克、英格索尔之后美国第六位海军上将。“当然,我感到非常高兴和自豪,”哈尔西说,“同时我也深深懂得,尽管是我个人受奖,但这表示南太平洋战区一直以来的卓有成效的努力得到了认可,我的晋升属于整个战区。”
  由于暂时没有代表海军上将的四星领章,太平洋舰队勤务部队司令官卡尔霍恩少将从一位陆战队少将那里拿来了四个大号的二星领章,将他们连成一对,坚持要求哈尔西临时佩戴。在勃朗宁的主持下宣誓之后,哈尔西终于换上了新的四星领章。他把原来的领章交给了卡尔霍恩:“其中一个送给斯科特夫人,另一个送给卡拉汉夫人。告诉她们,是她们丈夫的英勇行为让我得到了新的领章。”
  1942年11月30日出版的《时代》周刊封面是哈尔西的大幅照片,配题说明:“南太平洋战区的哈尔西:当一个入侵者遭抗击的时候……”封面故事如此写道:“太平洋战争:狠狠打击,快速攻击、时刻出击”,文章开篇是尼米兹上将亲自写就的赞美之词:
  对于哈尔西目前的作战指挥,我们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了。他很专业很称职,军事上很具攻击性,同时又很细心而不盲动。他罕有地集中了足智多谋而又行动大胆的优点,在作战谋划中哪怕是猫叫那样的风险都能觉察出来。而其一旦得手,就会乘胜出击取得更大的战果。他拥有超凡的领导艺术,这为他赢得了广大官兵的拥戴。他唯一的敌人就是日本人。
  虽然瓜达尔卡纳尔海战并未出现航母之间的对决,但相比之前的东所罗门群岛海战和圣克鲁斯海战而言,本次海战显然更具决定意义。美国历史学家埃里克?哈梅尔如此评价这次海战:“在1942年11月12日,日本联合舰队拥有强大的战舰和合理的计划。11月15日之后,日本海军将领失去了信心,他们的计划缺乏战略深度,而且要面对迅速崛起的美国海军,其拥有了快速进步的武器和战术。日本面临着每况愈下的局面。1942年11月之后,美国海军变得越来越强大。”正如金上将所言,“尽管我们损失惨重,但是取得了瓜达尔卡纳尔海战的胜利,解除了日军对瓜岛的严重威胁,巩固了我军在所罗门群岛的地位。”
  哈尔西对上述观点表示赞同。“如果挡不住的话,敌人必将南进,或者切断我们连接新西兰或澳大利亚的供应线,并将它们围困住,”他在论及这场决定性的海战时这样说,“在此之前,日本人一直随自己的意向挺进,在此之后,他们只能随我们的意向撤退了。”
  起初,珍珠港和华盛顿对这三天战斗的零星报告尚存怀疑,但在消息得到证实之后,参谋长联席会议的低迷情绪为之一振,美军政首脑无不欢欣鼓舞。海军部长诺克斯终于可以毫无保留地向报界宣布,“我们能够狠狠地打击他们。我敢说,我们必将打败他们。”
  长期以来,瓜岛上的范德一直对海军的抠抠缩缩耿耿于怀。现在,他却对斯科特将军、卡拉汉将军、金凯德将军、李将军以及他们的部队倍加赞扬,将美妙的语言第一次毫无保留地献给了他们。在发给哈尔西的电报中范德说:
  我们认为,敌人已经遭到毁灭性失败。我们感谢李将军昨晚的大力援助,感谢金凯德将军昨天的介入——我们自己的飞机无情地打击敌军,表现出色。对这些努力我们深为赞赏,尤其赞赏卡拉汉将军、斯科特将军和他们的部下,在似乎寡不敌众的情况下,他们以雄壮的勇气击退了敌军的首次进攻,使得胜利成为可能。对他们,驻守瓜达尔卡纳尔岛的全体官兵,谨高举弹痕累累之钢盔,致以最深最高的敬意!
  表面上看美国人这边似乎一片歌舞升平,私下里实际是暗流涌动。春风得意的可能仅限于哈尔西等少数人。和日军南云、草鹿、阿部、塚原先后赋闲类似,之后一段时期美国海军也进行了一系列人事调整。除戈姆利之外,第二个倒霉蛋当属损失了“黄蜂”号的诺伊斯。尼米兹在10月12日写给金的信中说,“如果诺伊斯在别处任职更为有利,就应该立即将他调走”,显然他根本不想让他重回航母舰队。金为诺伊斯提供的岗位竟是海军舰船检验局太平洋海岸处长,并在1949年评论说,诺伊斯在南太平洋曾有很好的机会,“但他遗憾地错过了”。虽然1943年对“黄蜂”号沉没事件的调查还了诺伊斯和谢尔曼一个清白,促使尼米兹宣布诺伊斯当时的决定是合理的,但他还是在海军检验局度过了余下的战争岁月,并于1945年3月接任局长,一直到1946年退休时还是少将军衔。这在普遍晋升很快的战争年代是极为罕见的。诺伊斯也没有因参战受过任何嘉奖。但和他一起丢掉了“黄蜂”号的谢尔曼后来平步青云,他对老上司的遭遇非常同情。在1950年出任海军作战部长后,谢尔曼将老领导的名字列入了晋升中将的退休人员名单。诺伊斯对此感激涕零并回信说:“太感谢你为我做的事了,没有你的帮助,我永远进不了晋升名单。”
  如果仅仅因为戈姆利和诺伊斯翻船,就将南太平洋这一阶段的战斗称为“所罗门漩涡”显然是远远不够的。下一个倒霉蛋变成了大家熟稔的弗莱彻。9月30日回到华盛顿的弗莱彻发现,金和他的下属没人愿意听他说话,美国舰队总司令部竟没一个人愿意找之前战斗经验最丰富的特混舰队指挥官了解情况,这实在是咄咄怪事。弗莱彻后来回忆说,“海军部长诺克斯是唯一愿意听我说话的人”。金一旦对某人有了恶感,就永远不会改变看法。他眼里的弗莱彻优柔寡断、怯懦无能,“他不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有想法但不知道如何把他们理清”,因为弗莱彻在珊瑚海损失了他曾任舰长的“列克星敦”号,接着在中途岛损失了“约克城”号,最后又使“萨拉托加”号意外受伤。之前金对尼米兹过分袒护部下的作法非常不满,这次他准备拿弗莱彻开刀,杀一儆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