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3.3.10 饿殍之岛
  11月22日,一位来自东京的大人物突然飞临拉包尔。和以往那些连屁股都没坐热就匆匆飞走的人不同,这位陆军中将一来就不准备走了,并一直待到日本最终战败投降。这位个子不高的中年人就是爪哇岛的征服者——前第十六军司令官今村均,他的新职务是负责东南方面的第八方面军司令官。
  鉴于第十七军在瓜岛和新几内亚两线作战力不从心,百武牢牢被困在岛上无法脱身,大本营研究决定采取断然措施,紧急组建第八方面军,下辖新组建的第十八军和百武的第十七军。第十八军司令官安达二十三中将将从百武手中接过新几内亚的防务,以便第十七军集中精力打好瓜岛战役。与此同时,海军也做出了相应调整。第十一航空舰队与第八舰队合并新编为东南方面舰队,草鹿任一中将出任司令官同时兼任第十一航空舰队司令官,司令部同样设在了拉包尔。
  经参谋总长杉山元推荐,从爪哇调来了荷属东印度的征服者今村均中将出任第八方面军司令官,指挥东南方向陆军的全部作战。文武兼备的今村在军界素有“儒将”之称,这位当年的陆大首席在中国和爪哇战场都曾有过“惊艳”表现。前文提到,他曾因在荷属东印度实行开明统治而屡遭非议,一度被认为前程不妙。在日本陆军中,今村享有与山本在海军类似的声望。“家贫思贤妻,国难思良将”,此刻东京果断委任今村出山,说明东南方面战事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
  在赶赴南太平洋之前,天皇裕仁特意宣今村进宫听旨,以示激励。11月16日,今村在首相东条和侍从武官长莲沼的陪同下进宫。今村压根没想到自己突然会受命指挥两个军。在对东南战事进行了一番初步研究后,今村发现自己接手的瓜岛和新几内亚和他的名字一样“均”属于不折不扣的烂摊子。但军令难违,今村也只好硬着头皮进宫觐见天皇。
  “朕知道你在爪哇干得不错。”裕仁依然是面无表情。
  “陛下过奖,卑职只是尽职而已。”
  “你知道朕为什么紧急召你进宫吗?”裕仁忽然话题一转。
  “我对瓜达尔卡纳尔岛战事知之甚少,恐难当重任……”
  “想到我第十七军一众将士正在受苦,朕夙夜忧叹,寝食不安,特请你来分忧!”
  “陛下放心,卑职定当竭尽全力。”
  “你什么时候可以出发?”
  今村没想到裕仁如此着急,一时语塞。
  “朕希望你星夜兼程走马上任,解救我第十七军官兵于水火之中。目前状况,连一天时间都是非常重要的。”
  “是。”今村诚惶诚恐地鞠躬告退。他看到裕仁已不再刻意掩饰内心的忧虑,眼角隐隐有泪光闪现。
  11月21日,赴拉包尔就任途中的今村在特鲁克作了短暂停留,特意走访了“老麻友”山本大将。此时刚刚经历了瓜达尔卡纳尔海战之败的联合舰队已是强弩之末。由于日美工业潜力和补给能力的巨大差距,山本最不愿看到的情况出现了:战争被美国人拖成了消耗战。不管日本飞机制造厂和造船厂的工人多么努力,要超过美国庞大的工业生产能力都毫无可能。受过严格训练的飞行员越来越少,双方实力在悄然不觉中发生了不利于己方的变化。对好友今村山本毫不讳言:“事到如今,敌我双方的军事力量已经公开化了,谁也瞒不了谁。开战之初,海军中曾有一种说法:我们的零式战斗机1架可以与美国5架乃至10架对抗。不过那是开战之初的事,现在已经完全不同。在中途岛战役及瓜岛发生的两次航母对决中,我们损失了大量优秀的飞行员,而且得不到相应补充,事实上也根本来不及补充。就目前而言,我们充其量只能一对二了。相反敌人力量的补充几乎是我们的三倍,双方力量的对比日见悬殊。”事实正确如山本所言,在此之后,日本海军再未展开过大规模的军事行动。
  11月22日,今村飞抵拉包尔正式履行第八方面军司令官的职责,与他同机抵达的还有参谋长加藤伦平少将、副参谋长佐藤杰大佐等人。今村电告瓜岛的百武,自己将在一个月内派出两个师团增援部队,要他“不隐瞒”据实报告全部情况。其时百武刚在马坦尼考河畔损失了1000人。他电复今村说:“官兵靠吃草根已超过一个月,平均每日饿死逾百人,这一数字有增无减。待你增援的两个师团抵达,本人怀疑还有几人能够生存。请火速派船运送补给!”眼前今村能做到的只是致电表示同情,赞扬他们的勇敢行为“足令鬼哭神嚎”,请他们协助自己夺回岛屿“以慰皇心”。
  瓜岛的情况的确正如百武所言。第三十八师团登陆之后,丸山曾特意告诫佐野师团长,不要让他的士兵随意接近第二师团、川口支队和一木支队的残兵,一旦他们看到这些饿得皮包骨头的同类很快就会丧失斗志。丸山非常清楚目前战斗已毫无希望,但他不敢公开地说出来。一旦那样他就会被指责为川口那样的胆小鬼,并极有可能因抗命而受到惩罚。
  联合舰队的接连失利使今村清楚,一时半会海军是指望不上了。加上佐野师团新登陆人员,瓜岛已有了近三万兵员。不说打仗,几万张嘴都在等着吃饭呢。对百武日复一日请求运送补给的电报,今村在转发东京的同时也只能再次回电鼓励,要求第十七军依靠现有力量顶住美军的反攻,固守现有阵地,为下一次大规模攻击做好准备。
  11月24日,大本营驻第十七军特派参谋辻政信回国述职。颇具表演天赋的辻中佐鼻子一把泪一把地向参谋本部杉山总长及一众高官汇报了瓜岛的惨状:“第二师团战斗力已下降到原来的四分之一,其中田村大队能战者不足40人;11月5日第三十八师团第二二八联队登陆后才勉强维持住目前的战线。粮食只有定量的三分之一,23日全军即将全面断粮。现在150艘登陆艇只剩2艘,别说作战,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三万人的吃饭问题。”从瓜岛战况来看,目前局面与之前的诺门坎极其类似。连战争之神辻政信都说不行,可见前线局势已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杉山对辻的发言将信将疑。经过研究,参谋本部决定再次派出井本中佐作为特派观察员到瓜岛前线了解详情。
  作为“瓜岛放弃论”的一贯主张者之一,井本在赴瓜岛之前对局势进行了仔细研究,认为当前采取的唯一措施就是“立即撤退”,而不是为了“面子”将精力逐渐耗尽。在赴拉包尔途中井本特意到特鲁克拜访了宇垣参谋长。此前宇垣和山本已经私下达成共识,夺回瓜岛几无可能。陆军前三次攻击均告失败,美国人几乎每天都在加强岛上的防御,第四次进攻成功的希望微乎其微。但放弃瓜岛这个说法实在敏感,陆海军谁都不愿主动提出,从而承担失败的责任。宇垣只是委婉地暗示井本,海军拿不出更多的舰艇与美国人周旋,制空权掌握在敌人手里,运输船队通过封锁线十分困难。井本对此心领神会:海军原来是赞同撤退的,只是不想承担失败的责任主动说出来而已。
  在11月26日的《战藻录》中,宇垣曾写下了如此语言:“要说服陆军放弃瓜岛而确保新几内亚,完成战略大转换可能很不容易,但是不这样做仅仅是在没有胜利希望的地方白白损耗,从而无法完成其它地方的国防。放弃瓜岛只是面子问题,而丢失了新几内亚东部的话,整个菲律宾、马里亚纳群岛都要陷于危险之地了。”看来宇垣被称为海军中的战略家还真不是浪得虚名。而瓜岛的弃守问题,“最好让陆军感到无可奈何而自行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