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23时27分,“明尼阿波利斯”号已经完成了九轮齐射。伴随着两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重巡洋舰的巨大舰体似乎一下子跃出水面,然后又重重地摔了下去,浪花飞溅。旗舰的司令舰桥上,毫无戒备的赖特及身边一众参谋全都摔倒在甲板上,甲板上的两名水兵被直接掀入海中。命中美舰左舷前部的是“高波”和“凉风”号发射的两条鱼雷。其中一条击中了主炮之前的航空燃料储存罐,将炮塔之前的舰艏活活炸断。命中轮机舱的另一条鱼雷导致4台锅炉中的3台停转,战舰瞬间失去动力,左倾4度,只能在海上团团打转,37名水兵在爆炸中阵亡。眼见旗舰已完全丧失作战能力,赖特授权轻巡洋舰“檀香山”号上的马龙?提斯代尔少将接替自己指挥。
  “明尼阿波利斯”号中雷仅仅1分钟后,它身后的“新奥尔良”号同样被日军鱼雷击中舰艏,主炮弹药舱和航空燃油被迅速引爆,剧烈爆炸不仅将舰艏完全切断——看上去似乎被巨人用斧头砍断了一般——连A号主炮也不翼而飞。没头的“新奥尔良”号水中航行阻力大增,航向完全无法控制。在随后发生的一系列殉爆中,包括A炮塔所有炮手在内的183名水兵丧生。
  绘图室里的赫伯特?布朗跑上了甲板,他被眼前的凄惨一幕惊呆了:“在漆黑的暗夜里,我什么也看不清。我从安静无声的第二主炮炮塔旁走过,却被一根从该炮塔延伸至左舷舷外的救生索挡住了去路。谢天谢地,它真的在那儿。不然如果我多走一步,就会落入30英尺下的深暗海水之中。A炮塔已经不见了,包括3门8英寸主炮在内的125英尺长的舰艏全部不见了!重1800吨的舰艏不见了!我的上帝,那些我在新兵训练营就认识的小伙子们全都不见了!”
  眼看前方两舰发生爆炸并很快冒出冲天火光,紧随其后的“彭萨科拉”号为躲避受伤友舰紧急向左规避——舰长弗兰克?洛上校的判断出现了致命失误,日军鱼雷正是从那个方向上袭来的。“彭萨克拉”号小心绕过失去动力的两艘友舰。前方11000米处似乎出现了目标,在打出三轮齐射后那个目标突然从雷达上消失了。23时39 分,一条鱼雷毫无征兆地朝“彭萨科拉”号的左舷正横处撞了过来,直接命中三号主炮塔前端油槽,引发的大火迅速向主甲板附近的舱室蔓延,众多水兵来不及逃离就被大火吞噬,爆炸和火势导致125人阵亡。海水从左舷被鱼雷撕开的大洞汹涌灌入,“彭萨科拉”号的左倾很快达到了13度,动力、通讯和转向能力全部丧失。眼见友舰纷纷中雷起火,随后的“檀香山”号终于弄清敌军鱼雷来自左舷。舰长立即下令向右规避并提速至30节,这一正确选择使“檀香山”号躲开了日军所有鱼雷。高速行驶的战舰开始向日舰追击并猛烈开火。
  最倒霉的当属位于队尾的“北安普敦”号。舰长韦拉德?基茨上校虽然同样向右规避,但因未提速在23时48分返回原航线时被“江风”号发射的两条鱼雷准确命中。第一条鱼雷命中水线以下3米的轮机舱侧面,仅4秒钟后,第二条鱼雷在第一个命中点之后12米爆炸。大量涌入的海水导致三台锅炉停转,右倾超过10度。大火诱爆了127毫米副炮弹药库,50名水兵在爆炸中阵亡。
  屋漏偏逢连夜雨。跟随主力巡洋舰行动的“拉姆森”和“拉德纳”号在寻找日舰未果后转而向东航行,错误将“新奥尔良”号当作敌舰乱轰一通,好在很快就发现是友舰停止了炮击——期间它们也被友舰多次误击。匆忙接过指挥权的提斯代尔并未集合各舰,只是率“檀香山”号绕萨沃岛搜索日舰。等科尔中校率4艘驱逐舰以最快航速绕过萨沃岛重回战场时,海上战斗已结束了。
  23时44分,田中下令舰队向西航行与美军脱离接触。航行中的日军舰队再次向美军所在方向射出了剩余的8条鱼雷,全部落空。田中派“亲潮”和“黑潮”号前往救援奄奄一息的“高波”号。12月1日凌晨1时,两舰发现了海面上已烧成火炬的“高波”号。鉴于该舰已无可救药且美军巡洋舰就在附近,两舰于是放弃救援向西追赶,10小时后与田中主力舰队汇合。
  眼见友舰绝尘而去,1时30分,绝望的“高波”号舰长雅美小仓中佐下令弃舰。正当幸存水兵纷纷离舰之时,驱逐舰的弹药舱突然发生了剧烈爆炸。飞溅的弹片杀死了包括雅美在内的许多人。该舰244名水兵中,仅48人奋力游泳上岛加入了守军队伍,另有19人被美军俘虏。
  就在“高波”号弃舰的同时,不远处的“北安普敦”号舰长基茨上校同样也下达了弃舰命令。该舰于3时04分沉入大海,全舰阵亡57人,幸存的733名水兵被“弗莱彻”号和“德雷斯顿”号接走。珍珠港事件爆发时,“北安普敦”号因幸运为“企业”号护航躲过了日军飞机的地狱劫杀,但最终也未能躲过敌人的鱼雷。
  海上战斗结束之后,在铁底湾游弋的美军鱼雷艇忽然发现海上出现了大量“水雷”,仔细辨认发现竟是里边装着粮食的汽油桶。财大气粗的美国人旋即架起机枪对准铁桶一通“突突”——要是老酒非把它们拉走不可——大部分铁桶就此沉入水中,岛上日军捞走的不到100个。正像铁血师兄说的那样,日本人又把敌人的保镖痛揍一顿后径自走了。
  既然日军已经遁去,被打得灰头土脸的美国人也只好悻悻收兵。面目全非的“明尼阿波利斯”、“新奥尔良”、“彭萨科拉”号无法远离,只好就近躲入条件简陋的图拉吉港。“彭萨科拉”号上的大火12小时后才被扑灭。由于伤势太重,它在图拉吉一直待到12月6日才凭借一台锅炉艰难返回珍珠港进行大修。图拉吉条件实在有限,维修人员只好砍倒了大量椰子树为“明尼阿波利斯”和“新奥尔良”号简单制作了临时脑袋,两舰随后以3节的可怜航速前往澳大利亚悉尼港维修。三舰直到1943年10月才重返战场。
  日军称本次小规模战斗为“隆加海战”,美军则称之为“塔萨法隆加角海战”。美军重巡洋舰1艘沉没3艘重伤,阵亡水兵395人。日军仅损失驱逐舰“高波”号和197名水兵,取得了毫无争议的胜利。在遭遇伏击且兵力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田中不仅重创对手且完成了投放铁桶的任务。至于岛上第十七军捞不上去也实在怪不得田中了。
  在随后提交的报告中,美军声称击沉日军驱逐舰4艘、重创2艘。尽管在海战中遭遇失败,赖特还是不久就被授予海军十字勋章——这是美国表彰军人勇敢行为的最高奖励——理由是他的果断指挥避免了更大损失。老酒倒认为这更多出于鼓舞士气的需要,因为赖特很快被解职,调回国内的芝加哥港口负责补给工作了。哈尔西将失利原因归结于驱逐舰队指挥官科尔中校,认为其在过远距离发射鱼雷,且在之后绕着萨沃岛转圈而不是配合巡洋舰一起作战。他对科尔的指责至少前半段是不成立的。
  宽宏大量的尼米兹对日军的鱼雷和舰炮攻击技术给予了称赞,承认敌军在战斗中表现了“活力、坚持和勇气”,同时向全军提出了“训练、训练、再训练”的口号。
  取得胜利的田中反倒保持了相当的矜持:“我听说美国人给予我很高的评价,我不应该获得这样的荣誉。正是舰队全体官兵具有高超的能力和献身精神,才保证我们取得了战术上的成功。”从战斗进程可以看出,正是田中的果断拯救了整支舰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