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陆军的会议刚结束,上午10:00日本政府内阁紧急会议召开。若槻礼次郎首相劈头就问陆军大臣南次郎,“本次关东军行为真的是自卫么?”南次郎强调是中国人率先挑衅,前线的确属于关东军的自卫行动。会议上外务大臣币原喜重郎怀疑这是关东军的擅自行动,担心西方各国以《九国公约》为依据进行干预,提议通过外交手段解决争端。经过一番争论之后,内阁会议确立了“不将事态进一步扩大”的方针并上奏天皇。会议责成南次郎立即将东京的指示通知关东军。
  下午14时,陆军三长官陆军大臣南次郎、参谋总长金谷范三和陆军教育总监武藤信义再度召开开会,会议决定接受阁议“事态不扩大”的方针。金谷范三甚至提出“恢复事件前状态”的建议。但三长官会议的决议立即遭到陆军中层少壮派军官的强烈反对,今村均大佐公开叫嚣:“既出之矢,岂有中途返回之理,对前方军队士气实为大打击也。”极力反对恢复事件前状态。9月20日,参谋次长二宫治重、陆军省次官杉山元和教育总监部本部长荒木贞夫再度开会,支持少壮派军官的意见,反对陆军“旧态复归”。
  同一时间日本内阁政府也在开会,会议再次主张不再扩大事态,立即约束关东军的行为。对于解决事态的具体方法,陆军大臣南次郎强硬主张维持现状进行和谈,而外务大臣币原喜重郎则主张解除对现有东北城市的占领再谈和平解决,内阁会议闹成了一锅粥。首相若槻礼次郎强烈怒斥前线这种无法无天的违纪行为,但陆军方面却极力维护,南次郎甚至以辞职相威胁,——辞职就意味着内阁的垮台。在陆军的巨大压力之下,内阁无奈做出了对关东军、朝鲜军行动给予补充认可的决定。
  9月22日,日本驻国际联盟代表芳泽谦吉恶人先告状,先于中国向国联通报日本和中国在满洲发生冲突,并称日本政府已采取了所有可能措施避免这一地方事件的升级。同日币原外相对中国政府驻日公使蒋作宾说:“陆军愿吞并东三省,余则视为吞一炸弹。”9月24日日本政府对外发表的声明中虽然将事变责任推给中方,但也表示会将军队“大体撤回并集结于铁路附属地内”,辩称“帝国政府在满洲并无任何领土欲望”。不管声明所言是否为其内心真实说法,至少说明日本政府在事变前后还是保持了相对谨慎的态度。
  会后,陆军省和参谋本部向关东军传达了内阁政府“不将事态进一步扩大”的指示。可笑的是在要求“停止行动”的同时,还高度赞扬关东军的“决心和措施是适当的”、“提高了日军的威望”,其含义不言而喻。深知军部用意的桥本欣五郎立即密电板垣:“参谋本部停止军事行动的命令是应付内阁会议的表面文章,其用意并不是要你们真正停止活动。”有了这样的内线,关东军根本无视政府的决定,以自卫为名不断四处扩大战线。
  关东军在满洲的各路进攻可谓势如破竹。1931年10月1日东北军黑龙江洮南镇守使张海鹏投敌,随即反转枪口随日军命进攻齐齐哈尔,10月16日在嫩江桥被黑龙江省守军击退。10月26日,关东军第2师团第29联队占领四洮铁路沿线主要城镇。11月4日,关东军嫩江支队攻击嫩江桥北守军,黑龙江省代主席马占山指挥所部万余人顽强抵抗,蒋介石随即宣布去掉“代”字,任命马占山为黑龙江省主席。战至11月18日,由于日军不断增援,马部终因实力不济而弃守齐齐哈尔撤往克山、海伦。1931年11月19日,日军攻陷黑龙江省首府齐齐哈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