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我提到八路军新四军的重要作用是在破坏日本以战养战的计划上,重点在破坏了日本的战略物资生产和供应,而你举出的例子都是八路军新四军在与日军正面作战中如何如何不力,这种观点就跟日本舰队的指挥官沉迷于打舰艇却不懂得打运输船的错误类似,忽略了后勤在战争中的重要作用,不用说,是极其片面的。
  至于你以“双方保持了很高的默契”来暗示共军在日军勾结,其居心似不良。我不否认你说的部分是事实,比如“八路军也停止了对日军的大规模攻击”,但是,此时作为抗战主力的国军又在搞什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国军可曾配合盟军发动过大规模的进攻?相反,不去进攻日军,却到处在和八路新四军争地盘,甚至发动“皖南事变”试图消灭新四军,以至于连罗斯福也看不下去了,以可能停止美援对国民党加以警告。连作为抗战主力的国军不进攻、消极抗战,你却要武器粗劣的八路军去对日军大规模进攻,现实吗?事实上,在很多国共日三方势力并存的区域,保持了很高的默契的反倒往往是日军和国军,毕竟双方在反共这一点上存在着共识。在日军和国军的双重威胁下,八路军取守势,也是为保存自己而采取的不得已的战术,无可厚非。
  另外,你特别提到的“一号会战长达半年期间,几乎没有华北八路军破坏日军交通的记录”,也是站不住脚的。日本防卫厅战史室编写的《华北治安战》中提到:
  “中共方面表面上虽未进行大规模的武装反攻,但地下活动日益活跃,使我方警备增加了很大困难。视察过京汉作战现场的参谋次长秦彦三郎中将,曾向大本营提出报告称:‘作战期间,原来占领地区的治安急剧恶化。’……山东半岛治安恶化,对于青岛—菜阳—栖霞—芝罘路线的确保也很困难。10月中旬要地栖霞也放弃了。
  ……京汉作战一开始,共军同时开始扰乱后方,特别是西面的庞炳勋军,被压到辉县、汤阴县西部,使京汉路经常受到威胁。
  ……陇海路以南重庆军很少积极活动,张岚峰军得以确保该地治安。但京汉路以西地区,共军势力强大。日军驻林县警备队撤回后,该方面的庞炳勋、孙殿英军受到压挤,担当濮阳方面的孙良诚军也逐渐被蚕食后退。
  ……京汉作战时,最初预定只以部分兵力参加,但为了攻占洛阳,师团长急速率领第六十七旅团主力前往指挥菊兵团。在此期间留守地区治安急剧恶化,驻北京附近的分屯部队也遭袭击,并不断发生炸毁铁路,向我城内后勤诸设施投弹,以及中国方面的武装团体叛变、被绑架和逃亡等事件。
  ……方面军占领洛阳后,鉴于该地附近治安迅速好转而北京方面治安恶化的情况,遂于5月27日,解散洛阳的菊兵团,命第六十三师团各部队返回原地。
  当时,中共趁京汉作战日军兵力集中和转移的空隙,企图扩大势力,其秘密活动仍极顽强,尤其是冀东、冀中地区,各种活动都很激烈。由于精锐兵团的调出,警备更迭频繁,密度降低,太岳军区的共军大有显著扩张之势……
  这些记载说明了什么,我就不多说了。

  (正文)
  当美军主力沿瓜岛北海岸向西追击时,2月1日,帕奇派第一三二团一个加强营搭乘小艇绕至埃斯佩兰斯西南的维拉胡登陆,之后沿海岸向东北挺进。2月7日,该部抵达玛洛沃沃。但因援兵和补给并未跟上,该部与主力一样停止进攻休整过夜。
  2月1日午前,百武下达了第二次乘船撤退的命令,军司令部和第二师团的撤离时间为2月4日。2日凌晨,丸山中将接到了百武亲自打来的电话,在通报第三十八师团已安全撤离的同时,要求丸山所部在当天日落之后自塔萨法隆加河、矢野和第一海岸警备队自博内吉河一线后撤,前往埃斯佩兰斯角和加明博角集结。当天美军正在换防,第二师团的撤退犹如闲庭信步一般。3日凌晨,丸山各部已安全转移到指定地点。
  第二师团撤离之后,百武下令组成殿后阻击部队。该部队由矢野大队、北尾淳二郎少佐的一木支队残部(最早登陆最后撤离的这支部队应该是登岛日军中最倒霉的)、石堂惠二少佐第一二四步兵联队第一大队残部、野战重炮一个小队、高射炮第四十五大队一部组成,指挥官为第二十八步兵联队联队长松田教宽大佐。从2月2日19时起,他们将归军司令部直接指挥,任务是牺牲自己阻敌前进,确保第二师团和军司令部安全撤退。至于能否听到集结号,全靠他们自己的造化了。3日3时15分,军参谋山本筑郎少佐来到第二十八联队本部,出任百武驻松田部队的联络官。
  与此同时,联合舰队为配合陆军撤离同样在进行着各种努力。2日中午,基地航空部队的1架侦察机在圣伊莎贝尔岛海域发现了久违的“企业”号。三原元一少佐立即率14架轰炸机前往攻击。但因“企业”号提前撤退无奈悻悻返航。由于遭遇恶劣天气,日军机群因此失散,10架日机发现了海面上踽踽独行的美军轻巡洋舰“海伦娜”号。不愿空手而归的日机随即群起而攻之。美舰高射炮立即打响。令人颇感诧异的是,虽然1艘轻巡洋舰的高射炮火远远称不上密集,但极短时间内三原少佐、山本昌杰一等飞曹、云野武明一等飞曹、蓧崎信一中尉、道内永中尉的5架飞机接连起火坠入海中,剩余日机见势不妙放弃攻击仓皇逃窜。这次名不见经传的遭遇战预示着美军另一超级武器——VT近炸引信横空出世。本来已被打成半身不遂的日海军航空兵今后更没好果子吃了。
  2月4日,日军按计划启动第二次运输。出击驱逐舰大致还是上次的老面孔,仅“朝云”、“五月雨”和“黑潮”号取代了上次损失或受伤的“卷云”、“卷波”和“亲潮”号。舰队出发前,基地航空部队照例派14架飞机实施远程搜索。清晨,1架侦察机在图拉吉东南720公里处发现一支美军舰队——其中航母1艘、战列舰2艘、轻巡洋舰2艘和驱逐舰9艘。草鹿立即下令驻布因的第七五一航空队起飞攻敌。11时30分,9架挂载鱼雷的一式陆攻机在17架零战护航下飞往指定海域。13时,机群再次接到侦察机发来的美军舰队已经撤走的消息,于是中断攻击调头返航。
  11时30分,日第二次运输舰队驶出肖特兰。鉴于美军航母舰队就在附近以及仙人掌航空队的强大攻击力,受命出击的第三鱼雷战队司令官桥本少将和第十战队司令官小柳富次少将——之前因炮击亨德森机场有功,这位前“金刚”号舰长刚刚晋升少将——均觉此行凶险无比,早已抱定了必死之心。两人的判断一点儿没错,在进入仙人掌攻击范围的下午16-19时,舰队先后遭美军33架攻击机和31架战斗机的轮番攻击,1颗近失弹导致“舞风”号失去动力,只好由“文月”号拖曳返航。17时30分,17架零战赶到战场。在随后的空战中,以哀兵姿态出击的日军占尽上风,以损失和重伤各1架为代价,一举击落美军战斗机10架,保护运输舰队继续高速向瓜岛挺近。
  在空军的拼死掩护下,第二次运输队顺利入泊。因为之前伤亡惨重,这次美军鱼雷艇也闭门不出了。让桥本和小柳想不到的是,本次撤兵比第一次还要顺利。用时仅两个小时,第十七军司令部和第二师团全部顺利登舰。许多人因极度虚弱,连攀登绳梯的力气都没有,只好由舰上水兵连背带拽拉到舰上。在最后一刻神奇出现的小尾少尉醒来后发现,海滩上到处尸横遍野。后来他才知道,第二师团在滩头宣布了一项命令,无法凭自己力量登上驱逐舰的官兵凡自杀者可视同为战死。于是那些辛辛苦苦抵达海滩的重伤员只好拉响手榴弹自尽了。
  返航行动一路畅通无阻。翌日中午12时50分,第二次撤出的陆军4458人、海军519人顺利抵达布干维尔。小柳将这次成功归功于“天助神佑”。今村在拉包儿见到第十七军司令部成员时颁布的第一道命令是:“任何人都不许自杀!”。今村战后曾说,他这辈子所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阻止百武自杀。百武后来精神失常,今村看到他生不如死的样子觉得当初真不如让他自杀,或许算是一种解脱。
  这样日军在瓜岛就只剩下松田大佐的殿后部队。由于美军并未穷追猛打,松田幸运等来了“集结号”。鉴于岛上剩余人员不多而美军正在步步紧逼,第八舰队提出以舟艇接出残留人员,陆军对此坚决反对。最终山本大将力排众议,一锤定音,再次派宝贵的驱逐舰前往完成最后任务。6日中午,松田指挥残存1972名士兵撤出塔萨法隆加河一线向加明博角转移。当晚,今村亲自向松田下达了次日乘船撤出的电令。
  2月6日,桥本少将下达了第三次撤退运输的命令。他本人率8艘驱逐舰前往瓜岛接回松田部队,同时小柳率8艘驱逐舰前往鲁塞尔岛,撤走岛上的临时驻军。
  此时美军已经追着屁股跟了上来。6日凌晨,詹姆斯?达尔顿上校的第一六一团在完成与第一四七团的换防后开始追击,沿途只受到日军的零星抵抗。7日晚,美军前锋距加明博角已不到3公里。直到此时,美军仍未意识到日军正在组织撤退。按照达尔顿制定的作战计划,美军将在9日逼近埃斯佩兰斯角后稍作休整,然后发起最后总攻,并预计必将有一场恶战。美军的谨慎——倒不如说的怯懦——最终使松田部队得以全身而退。
  7日11时45分,桥本和小柳两支舰队受命从肖特兰出发——这是最后一个无月之夜。救援行动若不成功,岛上残余日军只有死路一条。出发之前,第八舰队参谋长大西新藏少将告诫两位司令官:“虽然前两次行动未遇太大阻碍,但绝不能因此断定第三次行动会同样顺利。如遇敌拦截则战斗为上。”负责和海军联络的第十七军作战参谋小沼大佐一听这话火冒三丈,这不是说保船要紧、人救不救都可以吗?小沼当即提出严正抗议,大西对此置之不理扬长而去。
  为确保松田部队安全撤离,气急败坏的小沼直接登上了桥本的旗舰“滨风”号,可怜巴巴地恳求桥本:“请您务必全力救出岛上的残余部队,拜托了。”闻听此言,桥本霍然起身慷慨陈词:“虽然这半年的补给运输我们做得不够周到,但我保证,我们会尽力救出每一个人。”两人于是紧紧握手,小沼眼泪都已经掉下来了。
  晚23时20分,第三次运输队准时抵达加明博角。仅用时90分钟,松田部队全部顺利登舰。大量用于离岸的汽艇和小船被抛弃。铃木正一等兵是一木支队少数活下来的人之一,已虚弱到无力攀登绳梯,两名水兵不由分说将他拽了上去。水兵们给登舰士兵分发了掺有青豆的米饭团,无力咀嚼的铃木直接将它吞了下去。他发誓一定要把子孙送进海军——他们一直到死都吃得那么好。
  返航之前,桥本指挥“浜风”号抢滩,舰长上井宏中佐手持话筒向海滩连呼三次:“岛上还有没有皇军的部队?”看到久久没有回应,桥本这才指挥舰队快速离开。这是日军最后一眼看到这个令他们心碎的岛屿——此时的瓜达尔卡纳尔岛已是名闻天下。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小柳少将也顺利完成了撤出鲁塞尔岛38名海军和352名陆军的任务。对于日军的每次撤退,美国人依然认为他们仍在增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