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是的师兄。
  师弟啰嗦这么多日本国内政府和军部的情况,就是想说:当时日本国内的声音也不统一,当时的日本政府甚至军部的一些人都不赞成作战或者扩大作战。在这种情况下,东北军哪怕能象征性地抵抗一下,前边打不赢后边又没有支持的关东军就很可能立即缩回去的!
  那所有的一切都会改写。
  西方普遍认为,1927年-1937年的十年是中国经济的黄金十年,当时的中国正在积极备战。如果能把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推迟,那后来的情况可能就会好得多。
  可惜历史不能重来,痛心疾首呀!

  东北军主力撤到锦州一带之后,关东军迅速制定了进军锦州的作战计划。闻听此讯的东京陆军参谋本部连下四道命令,要求关东军马上停住脚步等待命令,最后一次甚至用了和“奉敕”相同的命令级别。锦州所在的北宁线铁路属于英国资产,日本方面很担心攻占锦州引发国际冲突。参谋本部也认为关东军的力量还不够强大。一旦张学良集结在锦州的大军发起抵抗,胜负难料,关东军很可能马失前蹄。但此时对于早已违反了军令的板垣和石原来说已经没了退路,必须孤注一掷,放手一搏。
  1931年10月8日下午13:40,关东军出动12架飞机轰炸了锦州,其中六架飞机是刚刚从东北军缴获的战利品。“九一八”事变的总设计师石原莞尔就坐在其中一架飞机里观摩此次轰炸。关东军仅仅扔下了75颗25公斤炸弹,就把在锦州观望的张学良吓得魂飞魄散、屁滚尿流。
  关东军轰炸锦州的消息传到国内,日本政府立即对军部进行了质问。陆军大臣南次郎再次对若槻礼次郎首相辨称,“由于受到中国军队的防空炮火攻击,才不得已采取自卫行动”。这谎言编的不太高明:谁都知道防空炮基本属于防守武器,你不去的话怎么会遭遇到防空炮火呢?此后前线的关东军发表公开声明,宣称“张学良在锦州集结大量兵力,如果置之不理,恐将对日本权益造成损害。为了尽快解决满蒙问题,关东军有必要驱逐锦州附近的敌军。”
  黑龙江沦陷后,南京政府已经觉察到日军很可能进犯锦州,急令中国驻国际联盟代表施肇基于11月25日向国联提出划锦州为中立区的提议。“锦州中立案”曝光后,这一委曲求全的做法立即遭到全国各界人士激烈反对。国民政府外交部被迫于12月4日再次急电施肇基,声明放弃“锦州中立案”。同时表示日军如进攻锦州,中方将实行自卫。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也作出决议,强调“如日军进攻,应积极抵抗”。
  关于对日军的进攻是否抵抗的问题,张学良与南京政府之间存在严重分歧。在东北老家都不愿意抵抗的张学良倾向于用和平方法解决,也就是准备“一怂到底”。张学良根本不顾及南京的指示,还在与日方代表谈判的同时已经开始秘密安排从锦州一线撤军。此举引起了南京政府的严重不安。顾维钧于1931年12月3日电文中极力劝阻道:“兄(指张大少)拟将锦州驻军自动撤退,请暂从缓。”12月5日,顾维钧再次与宋子文联名致电张学良:“现在如日人进兵锦州,兄为国家计,为兄个人计,自当力排困难,期能防御。”蒋介石亦于1931年12月8日致电张学良:“锦州军队此时勿撤退。”张学良对各方的劝告置若罔闻。
  1931年12月7日,陆军参谋本部下令由日本本土增派混成第8旅团,从朝鲜调第20师团一部、混成第38旅团等部队增援关东军。12月15日,关东军已经开始逼近锦州。12月28日,第2师团主力渡过辽河进攻锦州。12月30日,混成第39旅团进攻大虎山。
  12月15日,蒋介石在各方的压力下宣布下野。12月25日、30日,接替蒋介石上任的孙科代表南京国民政府两次电令张学良,“对于日本攻锦州应尽力之所及,积极抵抗”、“惟日军攻锦紧急,无论如何必积极抵抗”,上述命令均为张学良拒绝。1932年1月2日,张借口等待调停,发表声明撤出锦州,同时下令东北军各部全部撤入关内。据说当时最后一批离开锦州的东北军官兵跪在车站地上,面朝东北家乡的方向痛哭不止,久久不愿南去。
  蓦然间想起了那句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那片土地饱含深情。
  1月3日,日军不费一枪一弹兵不血刃占领锦州。对于日军来说这简直难以置信。他们认为锦州非经过一场血战不能取得,还事先集结了战车部队随时准备应付张的反击。板垣、石原再次赌赢。从此日本也多了一句俗语:“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以为你关东军呀?”
  锦州的失守使得东北各地自发的抵抗力量彻底丧失了进一步抵抗下去的信心。借此机会,北线各路日军也频频展开积极行动。1932年1月28日,关东军第3旅团由长春向哈尔滨进军,同时从辽西地区调第2师团增援。2月5日,日军占领哈尔滨。短短四个多月时间,整个东北三省11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沦陷敌手,3000万同胞从此开始了长达14年被奴役的痛苦历程。
  这边中央政府指挥不动张学良,那边日本政府也奈何不了关东军。面对前线战事的不断扩大,日本内阁已经无能为力。说起来也有点可笑,张学良的不战而退直接影响了日本国内军、政两界。随着关东军的节节胜利,原来的保守派完全被强硬派压倒。南次郎陆军大臣和金谷范三参谋总长因“无力约束关东军”而双双辞职。陆军大臣的辞职导致内阁集体垮台。1931年12月11日,若槻礼次郎内阁总辞。次日犬养毅受命组阁。新首相犬养毅试图控制军队的好战倾向。1932年3月,犬养毅内阁甚至拒绝承认关东军一手扶持的伪“满洲国”。两个月后的5月15日,一群陆军少壮派军官闯入犬养毅家中,不由分说将其乱枪“明杀”。后文详叙。
  可以说在中华民族抗日战争的过程中,中国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汉奸。在军事行动展开的同时,另一大人物当然也不甘寂寞,他就是“三通”之一的“东北通”土肥原贤二。由他策反的汉奸数不胜数:“奉天地方维持会”会长袁金铠,奉天省省长藏式毅,奉天市市长赵欣伯,吉林省省长熙洽,黑龙江省省长张景惠等等,纷纷脱离国民党政府宣布“独立”。
  这里边要特别提提两个人。第一个是臧式毅。“九一八”事变后大部分官员都乘车逃离沈阳,也有人劝臧式毅一起离开。臧式毅表示,“我是省长,是一省之父母官,在这种时候不能走”。9月19日臧式毅被日军带走后软禁了3个多月,期间臧式毅还一度以绝食抗议,后在土肥圆贤二和板垣征四郎的威逼利诱下变节投敌。在其就任伪奉天省省长之后,其年迈的老母在家中上吊自杀。遗言是,有了这样的汉奸儿子再也无颜活在世上。
  第二个是煕洽。说他是“汉奸”绝对错误。因为煕洽的全名是爱新觉罗.煕洽,地地道道的正蓝旗满人,努尔哈赤亲兄弟穆尔哈齐的后裔。大清覆灭之后熙洽就放言,“为恢复清廷的统治,肝脑涂地亦在所不惜”。绞尽脑汁的煕洽终于找到了一条自认为是前途无限美好的锦囊妙计——投靠日本,借日本的力量恢复大清。当溥仪在日本人的扶持下当上“伪满洲国”皇帝时,熙恰跪在满清先祖的像前泣不成声,泪流满面。
  对于东北究竟应该采取何种方式的殖民统治,日本国内以及关东军内部争议很大。1931年9月22日,关东军参谋长三宅光治专门为此召开了一次会议。在会上,板垣征四郎主张以此为契机直接占领东北,作为日本的领地进行统治,一举彻底解决“满洲”问题。石原莞尔则认为不宜采取此种极端做法,应充分考虑中国的民心以及国内外形势,在东北建立一个军人主持的总督府,实行类似于朝鲜和台湾的统治方式。
  土肥原贤二提出了一个相对折中的方案,即成立一个由日本控制、脱离中国的“满蒙五族共和国”,这一提案很快获得大家一致认可。关于这个国家的首脑,土肥圆认为刚才提到的那些汉奸“号召力”和“影响力”都不够,他提出的人选是废居天津的前清宣统皇帝溥仪。土肥圆提出,让溥仪来统治清朝的发祥地“满洲”,更有“名正言顺”之意。
  要说这土肥圆也真可谓是“深谋远虑”。当年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将溥仪赶出紫禁城的时候,走投无路的溥仪就是由土肥圆亲自接到天津日本公使馆保护起来的,他这一“义举”深得溥仪好感。土肥圆自认能够说动溥仪出任新成立傀儡政府的名义首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