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就在米尔恩湾战斗激烈进行的同时,澳军沿科科达小道阻击日军的行动同样面临重重困难。日军像“一群有魔力的蚂蚁”,绕过澳军防线在丛林中不断向前渗透。山道行军异常困难,一名日军士兵用大砍刀在丛林中砍出一条缝隙,直到精疲力竭为止,一人累瘫后另一人立即补上。日军士兵每人均携带了一把带孔特制小铲,如此泥土就不会轻易沾在铲子上了。连绵不断的雨雾浸湿了丛林,陡峭的山道泥泞不堪。在湿滑陡峭的山道上,小铲子很快被证明是比机枪大炮更有效的武器。大砍刀辟出一条山道之后,野战炮和机枪卸下来交给土著搬运,南海支队就这样以艰苦行军翻越欧文斯坦利山直取莫尔兹比港。
  8月13日,罗威尔中将命令第三十旅旅长波兹准将翻山前往伊苏拉瓦出任前敌指挥官。因卡梅伦病重,16日他第三十九营营长的职务被拉尔夫?霍纳取代。霍纳中校入伍前曾当过律师和学校校长,在利比亚沙漠、希腊和克里特岛的征战证明他是一名出色的指挥官。他在日记里如此描述自己的队伍,“我看到的是一群衣冠不整的人,他们手里的轻机枪和步枪已有些生锈,分配到的口粮只有小份牛肉干和饼干。有飞机赶来投下物资,但大部分都散落到丛林里了。”霍纳仅有的重武器是几门迫击炮,这些人打算在伊苏拉瓦坚守下去。当面之敌是日军第一四四联队的3个大队,他们还得到1个山炮大队和部分工兵的支援,总兵力超过4000人,而矢泽大佐的第四十一联队正在火速赶来。随后两天,澳军第五十三营二连、三连先后抵达伊苏拉瓦后方的阿罗拉。到26日,第五十三营四个连已全部在阿罗拉集结。经过第一阶段激战,位于伊苏拉瓦的澳军第三十九营五个连仅剩400人左右,波兹知道日军的攻击随时就会来临。
  8月22日堀井少将亲临前线,于24日发布了攻打伊苏拉瓦的命令。堀井计划以第一四四联队第一、三大队沿科科达到伊苏拉瓦的主路发起进攻,堀江正少佐的第二大队则从曼巴莱河东岸向上游迂回,侧击澳军阵地右翼。战斗在26日黎明轰然打响,日军第一大队在塚本中佐率领下对澳军第三十九营左翼发起猛攻,澳军凭借地利牢牢控制了道路,日军无法取得突破。逐步向山顶撤退的澳军处于高位,日军炮火必须越过丛林才能打到他们,效果不佳。虽然力量对比悬殊,但霍纳的民兵部队寸土必争,在林间和小道上处处设伏,甚至多次和日军展开了刺刀见红的白刃格斗。一个已被送往莫尔兹比港的伤员分队在听到战斗打响的枪声后抗命返回,和战友们一起拼杀。经五小时激战,无法正面取得突破的日军暂时停止前进。
  当天下午13时,第一四四联队联队长楠濑大佐下令山炮实施第二轮打击,同时桑田源一郎中佐率第三大队向前靠拢。波兹急忙与莫尔兹比港联系,要求第二十七营火速增援。师长艾伦少将回复说,因日军正在空袭莫尔兹比港,加上日海军陆战队已在米尔恩湾登陆,第二十七营暂时无法调动。27日上午,第五十三营营长沃德中校遭到伏击阵亡,霍金斯少校临时代理营长职务。澳军凭地利顽强抵抗。楠濑决定调整主攻方向,下午16时他下令第一大队继续正面向澳军实施压力,第三大队从左翼高地向西迂回,遭到澳军顽强阻击未果。当晚即使大雨滂沱,双方的激战仍在持续。
  28日黎明,日军再次实施炮火准备,随后对澳军前沿阵地接连发起了两轮冲锋。科科达小道上到处回荡着“万岁”喊杀声,澳军阵地岌岌可危。守卫者终于得到了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澳大利亚正规军终于开上了战场。拍马杀到的凯伊中校第十四营经一上午激战,协助第三十九营顽强将日军击退。那些素无实战经验的小伙子坚持得够久了,他们得到了北非老兵的集体致敬。凯伊从霍纳手中接过了指挥权,并让他带自己的羸兵到后方休整。对此霍纳慨然说道,“不,我们不能在此时离开,我们将留下来和你们并肩战斗。”凯伊说这是旅长的命令,但霍纳坚持认为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他和弟兄们必须留下。此时他的民兵营已从最初的464人锐减到250人。
  29日日军集中5个大队向300米宽的澳军阵地发动强攻,步兵在机枪和迫击炮的掩护下冲锋一浪接着一浪,澳军在4天时间里打退了日军的11次进攻。鉴于伤亡实在太大,在得到旅长波兹批准之后,凯伊让霍纳的第三十九营率先撤出阵地,之后率部且战且走向阿罗拉撤退,伊苏拉瓦落入日军之手。
  连日激战的日军第一四四联队同样伤亡惨重。堀井于是将第四十一联队调往前线,尽管该联队第一大队还在海上,第三大队必须留守科科达,但小岩井光夫少佐第二大队700名士兵的加入还是对日军的局部战术胜利起到了关键作用。就在第一四四联队正面进攻的同时,小岩井率部穿过茂密的丛林从澳军左翼一路绕过前线阵地,突然插入伊苏拉瓦和阿罗拉之间。看到退路将被切断的凯伊只好下令各部放弃道路寻隙撤退。到8月31日,除172人失踪之外,第十四营残部在阿罗拉以南2公里处重新集结。随后确认凯伊中校在撤退途中阵亡,这是科科达之战澳军损失的第三位营长。相比第三十九营来说,同为民兵营的第五十三营表现欠佳,官兵中明显存在厌战情绪,被战场上的惨状吓得不轻,多次发生长官阵亡后士兵一哄而散的情况。他们随即被勒令退出战场返回米奥拉。
  占领伊苏拉瓦和阿罗拉之后,堀井下令暂时休整。第一四四联队减员严重,每个中队从180人减员到仅60人左右,战损率高达三分之二。随着向山区腹地推进,补给问题变得愈发突出,日军不得不同时与澳军和饥饿、疾病作战。补给不足导致堀井的进军速度远远落后于计划。他们从巴萨布阿出发时携带的干粮已所剩无几,漫长补给线遭到的空袭日益频繁,饥饿和疾病造成的非战斗减员不断增加,行军速度越来越慢。
  好在澳军匆忙撤退时他们留下了一些补给。先前横山大佐占领德尼基时曾汇报已占领欧文斯坦利山的最高峰,到现在堀井才发现,伊苏拉瓦距最高峰还远着呢。堀井一直认为只要占领最高峰就可以从南坡一路冲向莫尔兹比港,现在发现原来这里山环山、山套山,刚刚翻过一座高峰,前方一座更高的山峰又矗立在眼前。对前线战况不甚了解的百武只会不断发出诸如“在到达南坡之后战局就会有突破性进展”之类的空泛命令,堀井对此也无可奈何。31日傍晚,他下令第四十一联队向米奥拉追击澳军,连日激战的第一四四联队就地休整。
  虽然日军在科科达小道的进军还算顺利,但米尔恩湾和瓜岛双线告急。一木先遣队覆灭之后,8月23-24日,日美海军航母舰队在东所罗门群岛海域大打出手,互有损伤,日军无法完全获取瓜岛海域的制海权,对岛上的增援愈发困难。直到此时大本营方才意识到,先前的判断过于乐观了,前线兵力应对三线作战明显不足,夺回瓜岛与攻占莫尔兹比港同时进行不太可能,于是决定将战略重心向瓜岛转移。8月31日,陆军第十七军、海军第八舰队和第十一航空战队同时接到了东京发来的紧急指示:陆海军应首先协同夺回瓜岛,再集中兵力进攻莫尔兹比港,新几内亚作战暂取守势,南海支队的突进可适当控制在欧文斯坦利山南麓附近。29日,随着参谋本部一纸电令,原驻爪哇岛的精锐第二师团编入第十七军麾下。无论东京或拉包尔最初都预定该师团将用于夺回瓜岛之后的莫尔兹比港作战,因为川口支队夺回亨德森机场是毋容置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