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11月3日,麦克阿瑟携肯尼乘一架B-17亲往前线视察。飞机刚从布里斯班起飞就出了故障,一个引擎油压下降突然失灵。麦克阿瑟惧怕乘飞机人人皆知,肯尼担心他发生过度反应想去宽慰他一下,却吃惊地发现司令官已靠在座位上睡着了。肯尼拍了怕老麦的膝盖将他弄醒,“空中堡垒是一种非常好的飞机,”肯尼说。半梦半醒的麦克阿瑟不明白肯尼忽然把他叫醒讨论飞机性能为了什么,于是答道:“那又怎怎么样呢?”
  “它实在太好了,”肯尼说,“它用三个引擎飞几乎和用四个引擎飞一样平稳。实际上你甚至感觉不出两者有什么区别。”
  麦克阿瑟裂开大嘴笑了,答非所问地说;“我非常喜欢你热情洋溢的样子,乔治。但那种说法有点太乐观了,是不是?”
  “不,在过去的10分钟里,我们的飞机只用了3个引擎飞行,而你根本没注意到。看那窗外,左侧螺旋桨内侧的引擎已经停掉了。”
  11月6日,西南太平洋战区司令部入驻莫尔兹比港政府大厦。这座布局散乱的大房子坐落在一个俯视海港的山丘上,四周都是棕桐树和灌木林,还有珊瑚海美丽怡人的热带风景。随着司令部人员的到来,莫尔兹比港气氛骤然为之一变。老麦将在这里亲自指挥盟军的反攻行动。每当起床号和休息号吹响时,两国国旗就会在一支任何美国人闻所未闻的陌生旋律中升起或降落。一支由巴布亚土著民兵组成的护旗队令人过目不忘:他们赤脚袒胸,头发卷曲蓬松,身穿白衬衫腰系红腰带,肩上还挎着塞得满满的子弹带。再没有能比他们更别具一格的队伍了。
  在奔赴战场的前夜,麦克阿瑟再次召见了哈丁并向他讲了一大堆鼓励的话。“哈丁,再过几小时你就要开赴战场了。你将领导美军首次对日军的进攻并创造历史。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在这里打一场运动战。我们将用不足一师的兵力和少数飞机开启打入东京的旅程。我们将洗刷珍珠港的耻辱并最终迫使敌人屈服,我们将用一流的战略战术做到这点。”
  到11月中旬,美军第三十二师各部相继进入攻打布纳的预备集结阵地。中路第一二六团第二营11月2日进驻纳吞加,随后在接收了充足的空投物资后于11月12日前出至戈拉和博福,兵峰直指日军滩头阵地的中心地带萨拉南达。期间第一二六团团长奎因上校因协调空投问题来回奔波,11月5日所乘飞机在纳吞加上空出现事故,机上人员无一幸存。奎因的意外死亡让哈丁师长痛心疾首,因为在他眼中奎因是三个团长中最杰出的一个。第三营营长克拉伦斯?汤姆森火线晋升上校团长,他的原职务由乔治?邦德少校接任。11月8日、9日,肯尼的航空兵将该团余部直接运往彭加尼或经阿贝尔机场从陆路前往彭加尼。
  右翼靠海一侧的进攻由第三十二师第一二八团承担。11月8日,该团第一营剩余两个连已从莫尔兹比港直飞瓦尼杰拉,随后北上与团主力汇合。麦克奈德尔准将指挥的美军第一二八团和澳军第六独立连合并被命名为“沃伦部队”,他们在巩固奥罗湾、恩伯格和恩比地区的同时,前锋已分别前出至内陆的博莱奥和海岸的萨德斯特角,目标直指布纳。在左路,一直沿科科达小道追击的澳军第七师已陆续跨过库姆西河直逼戈纳。
  11月14日,第三十二师最后一个团——第一二七团从布里斯班直接空运至莫尔兹比港,担负港口的防御任务。
  就在盟军在巴布亚半岛三箭齐发直逼布纳的同时,美军在瓜岛的战局已渡过了最困难阶段。在新任南太平洋战区司令官哈尔西中将指挥下,美国海军取得了11月12-15日瓜达尔卡纳尔海战的决定性胜利。制空制海权尽失的日军再也无法从容向巴布亚派出增援,布纳和戈纳的日军已陷入万劫不复的绝望境地。
  未来的战斗将在布纳至戈纳的沿海地带展开。这里地势平坦,沿海地带海拔仅一米左右,从布纳一直到内陆10公里的索普塔地势也不过抬高了几米而已。内陆地区混杂着树木、藤蔓和茂密的灌木丛,而遍布海滩的沼泽最深处达到齐腰。巴布亚已进入雨季。吉鲁亚河暴涨的洪水将整个滩头一分为二,只有屈指可数的几条小径通往日军阵地。未来主战场的空气湿度达到85%,气温在摄氏36度以上,几乎所有热带疾病都会在这里发生并迅速蔓延。除非战斗在短期内迅速结束,参战部队势必饱受疾病的困扰和折磨。
  11月14日,新几内亚部队司令部发布了下一阶段作战计划:澳军第七师和美军第三十二师协同,一举围歼日军残兵于戈纳-布纳-吉鲁亚地区。澳军负责攻打吉鲁亚河以西的戈纳和萨拉南达两大据点,美军则攻取河东的布纳一带。一旦时机有利,盟军两个师将打破上述河流界限,随时越界支援友军打击日军后方或侧翼。已完成休整的澳军第二十一旅正从莫尔兹比港空运至威洛皮,充当澳军第七师的预备队。因沿海运输线频频遭日军空袭,盟军后勤补给很多依赖空运,第三十二师受命在多博杜拉地区修建临时机场。
  布莱梅向麦克阿瑟提出申请,由战区海军派部分水面舰艇参与战斗。建议遭到了9月份接替利里中将出任战区海军司令官的亚瑟?卡彭特中将的断然拒绝。理由是从尼尔森到布纳近海暗礁密布,海图不清,水面舰艇无法机动,且随时面临日军飞机和水面舰艇的攻击。卡彭德严令驱逐舰以上舰艇只能在米尔恩湾以南海域活动。布莱梅退而求其次地提出派潜艇助战,同样遭到卡彭特的拒绝。这就意味着盟军地面部队在布纳沿海除了一些小船之外,无法从海军得到任何支援。
  尽管存在上述客观因素,但卡彭特的举动显然有怯敌避战的嫌疑,因为战场本来就处处是风险。卡彭特在布纳战役中的畏首畏尾遭到一贯轻视海军的麦克阿瑟的轻视和责骂。当年年底,麦克阿瑟一怒之下将卡彭特赶走,他的职务被因圣克鲁斯海战失利赌气赋闲的金凯德少将取代。说起来颇为好笑,金上将之所以让金凯德出任战区海军指挥官一方面出于尼米兹的大力推荐,更重要的原因是他认为金凯德不太聪明,让他接受麦克阿瑟指挥海军不会蒙受太大损失。
  11月15日,哈丁师长下达了该师的作战命令:第一二八团的一个营沿海岸经恩伯格和萨德斯特海角行军,另一个营经西梅米向布纳机场行进,充当预备队的一个营前往多博杜拉修建机场。攻击时间为11月16日清晨6时。同日清晨,已经从威洛皮渡口渡过库姆西河的澳军第十六旅前锋直逼萨拉南达。
  截止11月20日,日军残兵已被美澳三路大军成功合围,巴布亚战役就此进入最后决战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