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这要感谢老蒋没杀他,什么怕东北军兵变的说法很幼稚,东北军有没有这个能耐先不说,当时怕兵变,日苏中立太平洋战争爆发可以杀吧,抗战结束内战爆发可以杀吧,老蒋败退台湾可以杀吧,没杀他的一个重要原因还是基于老蒋的同情,杀一个生无所求的人引起议论没有必要,老蒋本人并没有宣传的那样心狠手辣,想反他很多时候忧柔寡断,所以才需要戴力毛人凤这样的人做帮手。我党内这种人才也不少,比如康生,他杀的共产党员可不比别人少
  

  关于大东沟海战
  邓世昌的炮弹不多,且都是黑火药炮弹。只有近距离开炮,加大命中率,才能更大的杀伤敌人。
  致远舰标定18节航速,实际上开不出来,实际上只能勉强开到15节。
  吉野舰(第一游击队领舰)试航时27节,标定23节。(为什么是这样请看我的帖子还原一个真实的甲午战争)
  邓世昌如果按常规走折线(海战的标准走法)就不可能接敌,只好走直线接敌,不幸中了鱼雷。
  邓世昌冒死把吉野舰(包括第一游击队)驱逐出战场,是必要的。请不要用不尊重的话来假设战场的残酷
  
  作者:u_99784212 时间:2015-07-25 02:24:43
  楼主写的真好。中国人的思想 素质确实跟日本不是一个层次 现代依然如此。就拿企业管理来说。中国的中石化这样的企业 的全国老总拿的年薪是最底层的加油员的工资的100倍以上。然而我们却觉得这理所当然。但是在日本。像这种企业的全国执行董事和最基层员工工资相差不到百分之八十。他们的想法就是大家都是在工作。只是分工不同而已。没有基层。领导什么也干不了。没有领导。基层做事情也缺乏效率。我表达可能有问题。见谅
  ================
  国情不同,中国人只要能压榨底层的百姓就能过好日子。,日本人压榨外国人才能使自己富。
  1.5.6 谁下的命令?
  东北沦陷,源于一句“不抵抗”。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这该死的命令谁下的?
  在我以前接受的传统教育中,对于“九一八”事变到底是谁下达不抵抗命令的说法是:蒋介石以反共剿共为主要国策,提出“攘外必先安内”,给东北军下达了不抵抗的命令。我一直对此深信不疑。后来长大了慢慢觉得,至少在形式上统一了中国的一代枭雄蒋介石难道真就这点水平?果真如此,他又如何能领导中国人民取得抵御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最后胜利呢?
  在那个令国人始终难忘的1931年9月18日,跟当时发生事变相关的重要历史人物都在做什么呢?
  9月18日这天早上,在南京的蒋介石先与宋美龄同谒中山陵,然后参加了国府会议,主要讨论工厂检查法等问题。晚9:30,蒋介石登上“永绥”舰前往南昌,督办剿共事宜。也就是说“九一八”事变发生当夜,蒋介石正在去江西南昌的船上。事变发生之后的第二天9月19日他才得知东北发生的事变,尚不知道发生事变的蒋介石应该在当晚无法向张学良下达抵抗或者不抵抗命令。
  那么“九一八”事变发生之时,张学良在哪里呢?答案是北平,在看梅兰芳先生唱戏,剧目是传统名剧《宇宙锋》,——梅先生的音配像我也爱看。梅兰芳和张学良是好友,据后来梅先生回忆说,他在舞台上看到了张学良。当戏演到剧情中赵女在金殿装疯时,他远远瞥见有个人匆匆走进张学良的包厢,他不知道那个人就是张学良的侍卫副官长谭海。后来他就见一群人匆匆离开了包厢。戏还未演完突然一下子走了二三十人,这不仅使在场的其他观众觉得纳闷,也让台上的梅兰芳大惑不解,但他想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就张学良的身份、地位和两人的关系而言,若不是突遇政治或军事上的大事,张学良绝不会如此不给他梅兰芳面子的。
  张学良出去后做了什么?在他的自传《杂忆随感漫录》中张学良说,离开剧院后他来到了北平行营。在接到荣臻的电话后,他与在北平的东北军高级将领进行了研究,最后的答复是“切戒我军勿乱动”。通俗点说就是“不抵抗”。
  似乎可以说,下达不抵抗命令的不是通常所说的蒋介石,而正是一贯宣传的“民族英雄”张学良。
  大家肯定问,你还能找到其他证据吗?只能说我没有,真的没有。——但是有人有。
  一、洪钫的“铣电”说,提出不抵抗的命令是蒋介石所下。
  洪钫是张学良部下,“九一八”事变时是张学良的秘书处机要室主任。据他回忆,1931年8月16日蒋介石曾经给张学良发了一封电文,电文中指示一旦日本发起对中国的侵略战争,要采取不抵抗的方针,这就是所谓的“铣电”。他还回忆说,张学良曾将“铣电”转发东北各军事长官要求严格执行。
  但是后来查看“九一八”事变前后在张学良发给南京以及下属的全部电文中,只字未提起过所谓的“铣电”。张学良尽管弱智一点,肯定也知道“不抵抗”不是什么光宗耀祖的行为。如果蒋介石真有过这样一封命令他不抵抗的电报,他不但会对大家说,还会举在头顶上大说特说。再者,“铣电”原件在海峡两岸的所有档案馆中都查不到。台湾历史学家刘维开曾经查遍台湾保存蒋介石文档最全的《蒋中正总统档案》,也未找到所谓的“铣电”。这就只有一种可能,洪钫说了谎话。最关键的是,张学良晚年重获自由之后,多次亲口向唐德刚等人否认“铣电”的存在。
  二、何柱国称,“蒋、张在石家庄会面”,蒋向张下达了不抵抗的命令。
  东北军主要将领何柱国曾回忆说,“九一八”事变之前的1931年9月12日,蒋介石从汉口、张学良从北平,两人坐火车到河北石家庄会面,就在那里蒋对张下达了不抵抗的指令。但是后来经考证,1931年9月12日蒋介石全天都在南京,上午和下午都有具体的公务行程,作为中国行政首脑的蒋介石其行程肯定会有不止好几个的证人,也就是说蒋介石有不在石家庄“犯罪现场”的证据。这个不像我,下班之后干点好事坏事都没人知道。
  同时,12日那天也有证据证实张学良在北平接待了中国新任驻日公使蒋作宾。依当时的交通情况,张学良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再跑到石家庄。从情理上分析,如果蒋介石要在石家庄约见张学良,张学良绝对不会等会见了蒋作宾之后才匆忙去见,而肯定抛开蒋作宾先去石家庄候着。虽然两个人都姓蒋,可孰重孰轻张学良自然清楚。因此只有一种可能,何柱国的说法和洪钫一样是说谎。
  三、郭维城“‘九一八’事变当夜蒋介石多次致电不抵抗”说。
  1934年才担任张学良机要秘书的郭维城曾回忆称,“九一八”事件当晚蒋介石曾十多次电函张学良不准抵抗。但这种说法也没有根据,因为当时蒋介石正在坐船从南京到南昌的途中,当晚他根本不知道“九一八”事变的爆发。
  四、应德田“‘九一八’后一两日蒋介石下令不抵抗”说。
  1934年才到张学良手下任职的应德田也回忆,称西安事变前夕张学良曾对自己说,蒋介石在“九一八”事变发生后的一两日内给张发过命令其不抵抗的电文。同样,应德田的回忆得不到任何第一手的档案资料证明,此电在任何档案馆都查不到。应德田的回忆显然也像是在做梦。
  五、最最关键的是,作为当事人的张学良晚年承认不抵抗命令是自己所下。
  1990年6月、8月,张学良两次接受日本NHK电视台的采访,坦承不抵抗的命令是自己所下,蒋先生替他背了黑锅。他的原话是:“‘九一八’事变时,我认为日本利用军事行动向我们挑衅,所以我下了不抵抗命令。我希望这个事件能和平解决。我判断错了,是我自己不想扩大事件采取了不抵抗政策。当时没想到日本人会大规模地进攻,所以判断不可乘日本军部的挑衅而扩大事件。有很多学者认为是国民中央政府下达的不抵抗指示,我不能把‘九一八’事变中不抵抗的责任推给中央政府。”
  1991年5月28日,张学良在纽约曼哈顿中城贝公馆接受纽约东北同乡会会长徐松林、李勇等8人访谈时,有人提问:“大陆拍摄的电影《西安事变》说,蒋介石下手谕,令你对日本侵略采取不抵抗政策。究竟有没有这道手谕呢?”张学良立即回答:“是我们东北军自己选择不抵抗的。我判断日本人不会占领全中国,我没认清他们的侵略意图,所以尽量避免刺激日本人,不给他们扩大战事的藉口。‘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是我下的指令,与蒋介石无关。”此时蒋介石早已作古多年,张学良已经恢复了自由,应该不会有所顾忌而不敢名言。他之所以这样说,很可能是良心发现。
  著名华人历史学者唐德刚曾应张学良之邀为他整理口述历史。唐教授曾笑着对张学良感慨道:“我们听了五十多年了,都是这个说法呢:都说是蒋公给你的指令呢。都说蒋公打电报给你,说吾兄万勿逞一时之愤,置民族国家于不顾。又说你拿着个皮包,把电报稿随时放在身上。”对于唐教授的提问,张学良有如下一段记述:“我要郑重地声明,就是关于不抵抗的事情。‘九一八’事变不抵抗,不但书里这样说,很多人都在说这是中央的命令,来替我洗刷。事实不是这样的。那个不抵抗的命令是我下的。说不抵抗是中央的命令,不是的,绝对不是的。我作为一个封疆大吏要负这个责任,不能把不抵抗诿过于中央。这种事情,我不能诿过于他人。这是事实,我要声明的最要紧的就是这一点。这个事不是人家的事情,是我自个儿的事情,是我的责任。”
  以上诸多的证据证明,“不抵抗”的命令是张学良下达的,千真万确。至于后来关于命令是蒋介石所下的诸多传说,很可能是出于政治上和宣传上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