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所有前线部队受命用两天的时间进行整顿。官兵们被告知,“除非拿下布纳,别指望有人会来替换你们”。艾克尔伯格抽调精干人员组成了由乔治?德格拉夫上校负责的后勤部队,3日当天,前线将士终于吃上了第一顿足量的热饭。颇具戏剧性的是,之前哈丁一直催促的装甲车终于在他被免职后的3日晚上赶到了前线。到4日晚上,美军布纳前线部队整顿完毕,准备在新指挥官的带领下发动下一轮攻势。
  日本陆军和海军陆战队已经在前方严阵以待。山本大佐在种植园一带部署了战斗力最强的第一四四联队一部,在机场新跑道一角部署了第二二九联队一部,其余人和第十五工兵联队以及第四十七野战高炮大队守卫机场跑道间的桥梁地带。安田的海军陆战队及台湾高砂义勇队守卫丛林三角区、布纳村和布纳教区。严密布防的日军自信可以再次轻松挫败美军的攻势。
  5日上午8时20分,在6架轰炸机对机场旧跑道和恩代阿德雷海角之间地区实施轰炸和机枪扫射之后,炮兵于8时30分开始发炮。8时42分,步兵再次发起新一轮攻势。首次出场亮相的5辆装甲车得到了日军的重点关照,很快被手雷和反坦克炮炸趴了窝,20名车组成员14人阵亡。其中3辆就躺在美军阵地前一点儿,其余两辆好歹冲进了日军阵地后才被干掉。到上午10时10分,第三营仅向前推进了40米。营长凯尔西?米勒中校大发牢骚:“进攻路线全被封死,鬼子的火力打得我们抬不起头来。连上帝也在恨我们,布纳的太阳把我的人一个个烤得快要虚脱了。”战至下午,眼看伤亡惨重却毫无进展的马丁只好下令暂停攻击。在打给军参谋长拜尔斯准将的电话中马丁说:“我们出手去揍日本人,却被他们轻松地弹开了。”
  艾克尔伯格迫切希望当天的进攻能博得头彩,一大早就和代师长沃尔德龙准将及军部一大帮上校、中校来到了厄巴纳部队指挥部。攻击以上午10时9架B-25对布纳教区的空中轰炸拉开帷幕,随后是炮兵对布纳村的炮火准备。10时30分,美军步兵开始攻击,他们的推进只能以米来计算。眼见先头连在距布纳村仅40米处再也无力前进,勃然大怒的艾克尔伯格不顾格罗斯上校的反对,直接以军长之尊越过好多级命令几天前刚被提拔为连长的罗伯特?奥德尔中尉:“我希望你们连能够尽快拿下布纳村。”奥德尔被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么多将军吓了一跳,于是兵分两路向敌阵发起冲锋。数分钟后,他带领的40人有22人倒下日军枪弹之下,其余人在距村子仅几米处再也无法挪动一步。沃尔德龙代师长肩部被流弹击伤,艾克尔伯格阵前授命参谋长拜尔斯准将接任师长——他很快也要受伤被接替。当天美军取得的唯一成绩是曾经参加过西班牙内战的老兵赫尔曼?波切尔中士率18名士兵意外迂回成功冲上了海滩,并构筑临时阵地击退了日军多次反攻。波切尔的成功楔入使日军布纳教区向布纳村的增援变得愈发困难。
  自己亲自前线督阵才取得这么一丁点儿“成绩”,艾克尔伯格终于明白敌军的防守有多顽强了,如此仅靠正面进攻和现有轻武器是很难凑效的。两天前在多博杜拉与赫林会晤期间他得知,配备有坦克的澳军增援部队很快就会到来。思忖再三,艾克尔伯格决定在得到坦克增援之前沃伦部队暂时不发动正面进攻,仅实施一系列袭扰削弱敌军的防御力量。12月7日,马丁向各营营长部署了新战术,以多个机动巡逻队分散出击,以迫击炮、手雷打击和清除前沿敌军碉堡,将之前的持续攻击改为逐步蚕食。沃伦部队的战斗逐渐演变成围困战。
  到12月中旬,澳军已逐渐控制了戈纳地区,日军滩头驻军已不能像过去那样能够从海路得到增援。12月10日,在安达司令官强烈要求下,拉包尔派出20架飞机在布纳旧机场空投了一些弹药食品,这是巴布亚日军最后一次得到补给。瓜岛战局江河日下,日军已经没有精力再兼顾新几内亚方面。布纳日军处于孤立无援的绝望境地。
  沃伦部队前线相对安静了许多,厄巴纳部队与布纳村日军的激战依然在进行之中。12月6日,经代师长拜尔斯准将批准,厄巴纳部队的指挥由第一二六团团长汤姆林森上校承担,因为格罗斯上校要去指挥随后抵达的第一二七团。对布纳村的新一轮攻势将在7日午后展开。当天凌晨4时,从布纳村和布纳教区出击的两路日军试图联手拔掉楔入的美军小分队,波切尔在得到一个排的增援后顽强将敌人击退。13时35分,第一二六团第二营在15分钟炮火准备后发起进攻,在日军的阻击下进展不大,前线督战的营长史密斯少校重伤被担架抬了下来。
  12月8日下午14时,美军火炮、迫击炮和机枪火力全面开火,15分钟后步兵跟进,攻击毫无悬念地被日军再次击退。当天傍晚,安田大佐为被困在布纳村的日军发动了一次牵制作战。布纳村的40名日军从左翼、布纳教区的近百名日军从右翼试图夹击美军第二营。事实证明美军虽然进攻不行,但防守还是很有几把刷子的。离开碉堡的日军很快被美军炮火和机枪火力击退。9日凌晨5时30分,美军在30分钟内向布纳村发射出2000发炮弹,130名日军陆战队员据守的一块阵地被轰塌,很多人因此被活埋在里边。战至下午,美军先后发起的12次进攻均被日军击退,第二营已减员到不足250人。毕竟是中将军司令官面子大一些,赫林终于同意将驻莫尔兹比港的美军第一二七团派来增援。对布纳村的最后一击看来只能靠这支生力军来完成了。当天该团团部和第三营已乘机抵达前线。
  对麦克阿瑟来说前线伤亡多少不算大问题,最重要的是结果。无论付出多大代价,现在他急需一次胜利,越快越好。13日他写信给艾克尔伯格:“时间转瞬即逝,我们的危险正在随着时间的流逝而不断增加。”
  美军的殊死进攻同样使日军付出了惨重的伤亡代价。前线一旦一个碉堡被攻克,据守在那里的士兵往往无一幸存。到13日,把守布纳村的日军残兵已锐减至两位数。当天盟军的炮火终日未停,美军阵地上频频调动的步兵让日军预示到美军的总攻即将来临。为避免全军被包饺子,残存日军当晚从村庄成功撤出逃往吉鲁瓦。14日清晨7时整,美军在进行了一轮最猛烈的炮火准备后小心翼翼向布纳村推进。预料中的激战并未发生,上午10时,美军不战而得布纳村。16日中午,美军第一二八团第二营在付出4亡13伤的代价后拿下了入口溪左岸椰树林,埋葬日军尸体37具。
  接过前线指挥权后,艾克尔伯格经过半个月的努力终于拿下了第一个目标。他从前线给麦克阿瑟送去了一件圣诞礼物——从一名日军军官尸体上缴获的一把非常考究的佩剑。麦克阿瑟感谢他送来的礼物同时作出重要指示,表扬他“他进攻时很勇敢,但兵力不够集中”,“如果在你的射击线上本应有一个连,那你就应该派一个营;如果你在那里有一个营,那就应该派一个团。你每次发动冲击时不要只用二三百条步枪,而是要用二三千条步枪。”这些话对实战的指导意义实在不大,老酒要是去了保证比他说得还美。
  到12月中旬,澳军已基本控制了戈纳地区,美军在布纳的进攻也出现转机。截止12月11日,在投入战斗21天后,吉鲁亚河以东美军伤亡达667人,1260人因病退出战斗。但12月初跌到谷底的士气开始逐渐回升,补给也得到大大改善。生力军第一二七团的抵达以及在布纳村打破僵局让官兵们终于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此时再次传来了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大家翘首以盼的攻坚利器——坦克据说即将抵达前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