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实际上张学良“九一八”事变时采取不抵抗政策,其原因可能有以下几点:
  一、认为中日国力悬殊,中国无对日作战实力。在中东路事件中,东北军被苏俄打的满地找牙,之前的日俄战争中俄军又败给日本,当时张学良的头脑中笼罩着严重的恐日情绪。张学良错误地认为,日俄战争俄国战败说明日军战力明显强于苏联,那么东北军与苏军作战都打不过,何况要面对比苏联更加厉害的日本人?中东路事件中苏联是被动的,准备不充分,而东北军是做了充分准备的尚且失败,“九一八”事变日本蓄谋已久,早已作好了充分准备,孤军奋战的东北军又谈何能取胜?
  二、对局势的误判,包括对日本国内局势的误判和对国际联盟的依赖。张学良与日本政界、军界的高层都有着密切的联系。据说奉天城中,日军在洗劫张学良大帅府时曾经搜出了一份名单,上边多达53人,全部是日本军政界的要人。这份名单曾经让日本人尴尬无比,因为这是张学良对日本要人的一个行贿记录单。正因为此,张学良了解日本国内军方内部、军方与政府之间在对华问题上存在分歧,日本政府和及军方的温和派并不赞成关东军所采取的武力解决方式,前面我们大量文字也说明了这一点。如果关东军的行动是日本上层的命令,张学良很可能会提前察觉。偏偏石原和板垣所策划的行动是先斩后奏,张学良反而得不到信息。——连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都是被动采取的行动。但张学良没有意识到,日本军方和政府、外务省之间虽然在具体手段上存在分歧,在维护、扩大在满蒙的利益方面是一致的。就像石原预测的,对于天上掉下的大馅饼,日本军方和政府绝不会拒绝。同时,张学良也对国际联盟可能的干预寄予过高的希望。无数次的历史事实证明,这注定也靠不住。
  如果说“九一八”事变之初张学良不抵抗是“误判”的话,可是到了1931年12月日军开始挺进辽西、进攻锦州的时候,其吞并东北的意图已昭然若揭,而且蒋介石、孙科、顾维钧也都多次命令或劝说张学良在锦州地区抵抗,张学良依旧采取不抵抗的策略,这就不是一句简单的“误判”所能解释得了的。
  当时张学良执掌的东北与国民政府虽然有名义上的归属关系,但东北军权、政权、财权均集中于张学良之手。蒋介石和国民政府难以真正对张学良发号施令,更动不了东北军一兵一卒。当时蒋介石能指挥的仅为南京附近的中东部数省而已。蒋介石后来曾说:“事实上东北在‘九一八’事变以前仅名义上归属于国民政府,而军权政权财权俨然独立,至少可说非革命势力范围以内之地。”从锦州张学良多次抗命以及后来在西安绑架蒋介石的事实来看,这位张小弟并不是很听蒋大哥的话。如果在东北张学良决心抵抗的话,蒋介石即使下达了不抵抗的命令,他也完全“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置之不理。
  张学良的不抵抗和一退再退导致东北沦陷,也就有了“九一八”事变后东北老百姓的传言,“大帅(张作霖)若在,必不至此,小六子太不成器”。
  三、保存东北军实力与依赖中央思想。张学良毕竟是脱胎于旧军阀的地方实力派,他深深地知道他手中的军队才是最重要的,没有这支军队他连个屁都不是。因此个人和小集团利益在他心中也占有相当分量。之前中东路事件就是由于中央事先慷慨激昂事中不予支援才导致惨败。张学良的意思很明白,要抗日就全国抗日,全国军队一起抗一起牺牲,单让东北军一家牺牲,老子不干。手里有军队,他到哪里都可以立足。即使没有了东北,他还可以拥有热河和平津地区。照样是一方诸侯,呼风唤雨。
  四、糟糕的身体条件以及自身水平已经让张学良根本无法集中精力去应付当时复杂的时局,其中原因最后一小节祥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