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经瓜岛作战,日本海军总算知道了护航的重要性。从地图上看,从拉包儿到莱城直线距离仅900公里,运输船航速最高9节,走完这段航程最少需要三天时间。美军瓜岛亨德森机场距离较远暂时可忽略不急,但途径海域完全处在新几内亚盟军陆基航空兵的打击之下。莫尔兹比港、米尔恩湾、多博杜拉、古迪纳夫岛、瓦乌等基地均驻有大量盟军战机,在漫长的海上旅程中,不被敌机发现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鉴于西南太平洋战区盟军海军力量薄弱,但上述空中力量将对运输船队的安全构成致命威胁。
  但驻拉包尔的气象专家报告说,从本月底到下月初,新不列颠岛以北海域将出现一次持续时间较长的热带风暴,期间陆基飞机无法出动,正好可以借此机会完成向莱城派出增援的任务。根据气象专家的意见,陆海军经多次磋商达成一致意见:使用运输船一次性完成增援任务,航线选择新不列颠岛以北,也就是按逆时针方向绕岛航行,以充分借用天气条件。船队启航时间是2月28日晚上23时,预定3月3日下午16时30分抵达莱城。3月4日天亮前完成卸载后船队调头返航。
  乘船前往莱城的增援力量包括:安达中将亲自率领的第十八军军部及直属部队、第五十一师团五个步兵大队、海军第二十三防空部队等部总计6192人,装备和物资包括40门火炮、40辆汽车、弹药、燃料、粮秣总计2500吨。运输船队由陆军7艘运输船和海军1艘运输船组成,提供水上护航的是第三驱逐舰战队的8艘驱逐舰。
  将安全完全托付给天气肯定不行。经今村和草鹿协商,海军第二十一航空战队及“瑞凤”号轻型航母将派出海军战斗机85架、俯冲轰炸机9架,陆军出动第十二飞行团的战斗机25架,联手为船队担任空中支援。连航母舰载机都奉命出击,可见日军为了本次输送也是下了血本。双方约定:“无论航行或驻泊,从拂晓到黄昏,在船队上空必须保有飞机巡逻。”
  这是开战以来,一次性为运输船队提供的最大规模空中掩护。海军驱逐舰大多参与过之前的瓜岛作战,对盟军空中力量的打击能力心有余悸。第三驱逐舰战队作战参谋半田仁贵知海军少佐对未来的航程提心吊胆。根据他的计算,船队安全抵达莱城的希望几乎为零。半田特意强调,这不是怕死,而是一种科学的计算。他的说法遭到第八舰队首席参谋神重德大佐的厉声呵斥:“这是命令,你们做好被全歼的精神准备就是!”神重德指出,附近海域并无美军航母存在,盟军陆基航空兵打击水面舰艇的能力是非常蹩脚的。
  对第八方面军上报的运送方案,东京参谋本部慨然应允,认为“有超过百架陆海军战机护航,当可无碍”。但南方军司令部对此一直颇有微词。刚刚上任的副参谋长稻田正纯少将鄙夷地称,“由于我方是全程连续护航,以致于在同一时间参与护航的战机不足。相反敌军完全可以集群而来。”1942年2月,德国海军战列巡洋舰“沙恩霍斯特”号、“格奈森瑙”号和重巡洋舰“欧根亲王”号在空军掩护下白昼成功穿越英吉利海峡,随后就有一个统计数字:虽然参加护航的战斗机多达150架,但因飞机和舰只间巨大的速度差异,加之飞机要回基地加油挂弹,大多数时间舰队上空滞留的战斗机仅20架左右。德国人将这一结果通报给东京,但没有人去认真研究。稻田很可能看到了这份报告,最后的结果也印证了他的预言。看来这陆大军刀组成员、前参谋本部作战课长也真不是浪得虚名。
  为压制盟军航空兵,日军在2月20、21、22、27与28日分别出动少数战机对位于航线附近的盟军机场进行空袭,但因投入兵力过少,加上时值雨季机场上空乌云遮天,空袭行动收效甚微。
  2月28日23时30分,护航驱逐舰率先驶出拉包尔军港,实施反潜巡逻。两小时后,3月1日凌晨1点30分,8艘运输船鱼贯而出。运输船在港外编成两列纵队:右侧“神爱丸”、“帝洋丸”、“爱洋丸”、“建武丸”组成第一分队;左侧第二分队由“旭盛丸”、“大井川丸”、“太明丸”与海军特种运输舰“野岛”号组成,两列分队间隔2000米。运输船队指挥官为松本辉秀海军大佐。第三驱逐舰战队“荒潮”、“朝云”、“时津风”、“白雪”、“浦波”、“朝潮”、“敷波”和“雪风”号等8艘驱逐舰在船队前方和左右2000-5000米担任警戒护航。这几艘舰对咱们都是老熟人了,从瓜岛开始就整天冒着枪林弹雨走耗子。原来当年苦练的目的不是为了打仗,而是为了倒腾买卖。值得特别提醒的是,三大祥瑞之首“雪风”号出现在护航队列之中,似乎预示着船队此行的凶险和不可预测。对航途中遭遇攻击承受一定损失日军早已有所准备,所有人员、装备和物资的装载都事先经过精心设计,即使一两艘船出现意外,也断不至于使某种物品发生短缺。
  船队指挥官是第三驱逐舰战队司令官木村昌福海军少将,悬挂着木村将旗的“白雪”号行驶在船队最前面。木村认为,自己拥有强大的空中掩护,驱逐舰上的水兵个个身经百战,经验丰富,同时天公作美,让船队能得到恶劣天气的掩护,安全抵达莱城问题不大。
  在日本联合舰队中,大胡子木村同样属于特立独行的怪异人物。他的父亲近藤壮吉是个律师,因母亲家中无子才过继给姥姥家改姓木村。他哥哥和弟弟都是海军军官。因受父亲职业的影响,木村具有一定的近代法治思想,和那些充满武士道精神的莽夫们截然不同。木村在海兵的成绩很糟,入学120人中排84位,毕业时更是退到了107名,再差估计就要被退学了。同学中有咱们熟悉的田中赖三、草鹿龙之介以及最后负责瓜岛撤退行动的桥本信太郎。因成绩太差,木村进海军大学深造几乎无望,晋升将军希望更小。但在担任“鸥”号鱼雷艇艇长时,木村在1923年9月2日的关东大地震中表现出色。当天是周末,很多军官都上岸潇洒去了,木村当然也不例外。但他看到地震后火速返回,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驾驶150吨的鱼雷艇在东京和横须贺之间往返救人。当时东京湾漫布垃圾,余震不断,但木村操艇在海面上来回穿梭,游刃有余。据说当时不少高官显贵是乘木村的鱼雷艇撤离的,他也因此捞得了不少好名声。
  1937年木村晋升大佐,两年后出任巡洋舰舰长。战争爆发时他是重巡洋舰“铃谷”号舰长。在随小泽治三郎南遣舰队执行孟加拉湾破交战时,他们的猎物主要是盟军商船。木村与其他人截然不同,他的办法是恐吓对方船员离船,然后才开炮将船击沉。对方船员不离船绝不开火,更不向载人的救生艇开炮。这在嗜杀成性的日军中的确少见。因此幸运活到战后的木村不但与战犯无缘,而且还自力更生开办盐厂当了厂长。
  第十七军司令官安达中将选择了“时津风”号,第五十一师团师团长中野英光中将及司令部成员选择了诡异的“雪风”号——借“雪风”号的光,这些人员几乎全部幸免。因为运输船速度太慢危险极大,所有高级将领都选择了乘驱逐舰前往。船队以可怜的9节航速逆时针驶往格罗斯特角。为躲避可能遇到的盟军侦察机,日军选择沿新不列颠岛北部海域航行,以借用即将来临的热带风暴作掩护。自拉包尔起航之后,船队借夜幕掩护在狂风骤雨下向西南航行。昏暗的天色下,狂风掀起的巨浪让船队在波峰和浪尖中时隐时现,骤雨导致海上能见度极低,这更让木村对完成任务平添了几分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