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到2月初,盟军新战术的演练已开始从单机发展到双机或多机组编队协同。得知日军一支大型船队即将前往莱城的消息之后,队员们练得愈发起劲儿。大家都憋着一肚子气,欲借这次机会为陆军航空兵攻击水面目标“非常蹩脚”的表现正名。肯尼甚至下令减少了对拉包尔和莱城的例行空袭,让飞行员有更多时间进行训练:“地勤人员工作起来就像疯子,他们必须保证每架飞机状况良好,因为我们随后可能出发攻敌。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在实战中检验新战术的有效性了。”
  接到日军船队大举出动的消息之后,肯尼和助手恩尼斯?怀特海德准将立即召集参谋人员进行会商。大家判断,日军增援的可能路线有三条:一是全队驶往莱城;二是在维蒂阿兹海峡以北兵分两路,一路往莱城另一路往马丹;三是全队驶往马丹从陆上转进。司令部据此制定了三套有针对性的作战方案。随后肯尼颁布了一系列命令:首先在上述三条路线加大侦察机巡逻力度;其次大部分航空兵力特别是新改造的B-25、双发P-38战斗机立即飞越欧文斯坦利山,转场至新几内亚东海岸的几个机场,将高海拔可能造成的影响降至最低。除此之外,所有攻击行动被勒令停止,保证作战前夕全部航空兵力处于齐装满员的最佳状态。
  2月下旬,盟军气象部门报告说,未来几天俾斯麦海一带可能出现热带风暴,同时新不列颠岛以南天气晴朗。肯尼和怀特海德据此断定,日军增援行动会很快启动,他们一定会利用恶劣的天气来隐藏行踪。在对日军运输船队行驶路线和盟军轰炸机作战半径做出比较之后,肯尼断定,最合适的攻击时间和地点将是“3月第一个周任何一天上午10 时的左右,地点位于芬夏范外海”。狩猎岬因此被定为空袭机群的集合点。若想达到最佳的集中轰炸效果,分散在多个机场的战机必须根据不同距离和飞行速度精确计算,保证在同一时间抵达集合点上空。
  2月28日,肯尼向麦克阿瑟做了战前最后一次汇报,说明自己的意图是在距莱城尽可能远的地方发起空袭,如此处于深海区的日本舰艇一旦沉没,就很难展开有效营救。麦克阿瑟对此深表赞同:“我想,鬼子这次要倒大霉了。”
  双方的天气预报比现在还准。热带风暴的干扰导致盟军侦察机在日军航程前半段毫无发现。3月1日下午14时,驱逐舰“白雪”号发现舰队右前方疑似出现一艘盟军潜艇,迅速出列前往攻击。但那艘潜艇像一条狡猾的泥鳅,一晃不见了。
  1日下午16时,当日军船队缓慢行进至霍曼角以北海域时,被美军第三二一中队1架B-24捕捉到了行踪。沃尔特?辛吉斯中尉迅疾向莫尔兹比港发回接敌电报:发现敌运输舰8艘,护航驱逐舰6艘。辛吉斯发出的电报同样被日军截获,木村清楚船队的行踪已被发现,盟军的空中打击随时可能降临。但自恃有百余架飞机护航,木村依然下令船队按预定航线向前行进。
  期待依旧的日本人终于来了!接到辛吉斯中尉的电报之后,盟军各大机场瞬间忙碌起来。此时肯尼麾下有轰炸机207架、战斗机154架,另有轰炸机86架和战斗机95架在澳大利亚东北部的汤斯维尔、库克敦机场集结待命。预定参加本次攻击的有154架P-38、P-40战斗机,34架A-20攻击机、41架B-25中型轰炸机和39架B-17空中堡垒,共计268架飞机全部加油挂弹作好了随时出击的准备。
  将敌舰位置在海图上标出之后,肯尼发现目前大部分盟军战机尚不具备攻击条件,除腿长的空中堡垒和卡塔琳娜之外。况且天色已近黄昏,日舰所处海域气候恶劣,贸然发起攻击不但收不到预期效果,夜间返航还可能导致意外损失。于是肯尼决定大队人马暂不出击,只派出少量飞机对日军船队实施监视并进行骚扰。当晚,1架执行搜索任务的B-24从1500米高空向日军船队投下了4颗炸弹,一如既往无一命中。
  1日夜到2日晨,盟军侦察机在恶劣的天气条件下一度丢失了目标。2日上午8时15分,另一架B-24透过云隙再次定位了日军船队。虽然敌人尚未进入盟军中、小型飞机的攻击半径,但情况紧急,肯尼还是下令重型轰炸机立即出击。
  当日军船队行进至格洛斯特角时,美军第四十三轰炸机中队的8架空中堡垒从南方飞来。护航零战立即实施拦截。肯尼本安排第九战斗机中队的P-39为B-17护航,但因联络不畅护航战斗机未能及时到达指定阵位。8架B-17遭到了33架零战的围攻。当时天空乌云密布,雷声阵阵。虽然随后赶到的美军战斗机赶到作战空域并击落日机2架,但8架B-17均受到不同程度损伤。
  6架空中堡垒冲破日机拦截冒着驱逐舰的防空炮火从2000米高度投下了31颗454公斤炸弹。10时16分,行驶在船队左侧、满载弹药燃料的“旭盛丸”号接连被命中5颗炸弹,第一、二号舱起火,19分钟后脱离编队,随后在11时26分沉入大海,船上运载的第一一五步兵联队1500名官兵和步兵炮等装备悉数落水。“雪风”和“朝云”号迅速抵前救起了其中918人。随后根据木村的命令驶出大队全速开往莱城,当晚顺利到达目的地卸下了857名幸存者,其中包括第五十一师团师团长中野英光中将和司令部成员。这些落汤鸡个个垂头丧气,却万万未料到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们已摆脱了随后那场灭顶之灾。两舰完成卸载后全速调头返航。
  除“旭盛丸”中弹沉没之外,美军炸弹还命中了第一编队“爱洋丸”号、“帝洋丸”号和“建武丸”号。其中“帝洋丸”号受损严重,但还勉强能够随队航行。2日下午14时20分,美军6架空中堡垒再次来袭。护航零战拼命阻击成功将美机驱逐,船队未遭任何损失。傍晚时分,船队第三次遭到8架空中堡垒的轰炸,1颗近失弹导致第二编队最尾处的“野岛”号严重受损。为迷惑敌人,木村下令船队黄昏前一直沿270度航向行进,装出一幅前往马丹的样子。日落后才转向190度由长岛以东进入维蒂阿兹海峡。但盟军飞机实在太多,木村的佯动并未取得任何效果。
  当天船队共经受了三轮空袭,日军共出动42架次飞机投入护航,但仍有1艘运输船被击沉,其余2艘重伤2艘轻伤。日军损失零战3架,美军损失空中堡垒1架。因受天气和飞机航程影响,盟军第一天的空袭行动还不能被称之为完全意义上的多机种联合进攻。这一天的战斗不过是次日饕餮盛宴前的开胃甜点而已。
  2日深夜,日军船队穿越维蒂阿兹海峡进入所罗门海,此时木村少将犯了一个致命错误。他没让船队借月色全速驶往莱城,而是绕着胡翁半岛兜圈子,将到达莱城的时间设计为3日夜间。大胡子木村当然有他的理由。2日白天遭到的空袭让他感到了盟军航空兵的威胁。如果当晚在夜幕下全速前进,3日清晨即可抵达莱城。但那里日军的空中力量十分薄弱,此时如果盟军发起大规模的白昼攻击,卸载中的运输船队势必全部葬身火海!如果暂时停留在3日白天快速赶路,船队就可以得到新不列颠岛相对强大的陆基航空兵掩护。只要能够挺过白昼,夜间抵达莱城的船队就可以在夜间完成卸载,次日清晨从容返航。凌晨1时,“朝云”号和“雪风”号快速赶回加入护航队列,木村心里觉得更踏实了一些。
  事实上如果盟军依然采取以往大批次、小规模的高空水平轰炸,木村的伎俩还真有可能得逞,至少不会有后来那么惨。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即使木村连夜赶路,第二天白昼遭遇攻击的最坏结果也不过是运输船被全部击沉,但那些位于近海的落水士兵一定有不少人会游水上岸,断不至于后来全部落入深海喂了鱼鳖虾蟹。当然木村事先是不知道后来结果的。他此时的心情应该和中途岛海战时南云是否立即出动第二航空战队的俯冲轰炸机队相仿。要怪不能光怪木村和南云,只能怪美国人太狠、太黑、太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