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在两天的战斗中,盟军仅损失1架B-17和3架P-38,13名机组成员战死。其中12人来自被击落的4架飞机。最倒霉的阵亡者来自拉纳少校的那架B-25。该机在完成攻击任务后因故障坠毁,其余人员均顺利跳伞逃生,机枪手成为唯一的倒霉蛋。
  美国战史将这次战斗称为“俾斯麦海海战”,而在日本所有出版物中都找不到它的影子。如按照发生日期和地点去寻找,可以发现日本人将这场海战称为“登比尔海峡的悲剧”。他们根本没把海战看成战斗,认为那只是盟军单方面的屠杀。参加本次攻击的全部是陆军航空兵,和日军已熟悉的海军航空兵不同,一直被日本人轻视的陆军航空兵这次用全新战术打了日军一个冷不防。从这天起,除了海军航空兵,盟军的陆军航空兵同样成为帝国海军的噩梦。
  从4日开始,恼羞成怒的日军展开了一系列报复行动。当天下午布纳机场遭日军轰炸,9日遭袭击的是瓦乌机场,11日对多博杜拉机场的空袭造成3架飞机被摧毁在地面上、1架P-40失踪。对这些不疼不痒的反击,意气风发的肯尼中将鄙夷地称之为“对刚刚被偷走马的马圈”的攻击。
  汇总飞行员上报的战绩,共有22艘日军舰艇被击沉。海军情报提供的数字是12-14艘。但肯尼完全相信飞行员的报告,无论当时还是以后,他坚信自己的部下在俾斯麦海消灭了22艘敌舰和15000名日军。4日凌晨,当有人打电话向他汇报了这一战绩之后,肯尼再也睡不着了。激动的他在凌晨3时上楼把麦克阿瑟从睡梦中叫醒,告诉他日军护航运输船队已被击沉,整整一个师团的兵力被彻底歼灭。同样兴奋的麦克阿瑟全盘接受了肯尼的数字。
  当肯尼回到二楼自己的寓所整理行装,准备随参谋长萨瑟兰一起到华盛顿向参谋长联席会议游说西南太平洋战区的“埃尔克顿计划”时,麦克阿瑟的祝捷电报到了:“上天保佑,我们取得了这一重大胜利。谨向各级官兵取得的辉煌胜利致以诚挚谢意与祝贺。这次战斗一定会作为有史以来最全面、最彻底的歼灭战载入史册。我为你们全体人员感到无比骄傲和自豪!”
  后来当有人对歼敌数字提出质疑时,麦克阿瑟只说了一句,“我信任乔治”。肯尼认为这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态度”,下令将所有低估日军损失的报告和证据一把火烧掉。麦克阿瑟始终站在肯尼一边,他将矛头对准了自己一向看不惯的海军,“海军有关人员试图贬低整个事件,因为他们没有参与此事。他们反对陆基航空兵炸沉船只,特别是海军的船只,他们认为击沉商船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它们本该由战舰的火炮或潜艇击沉。若是飞机做了这件事,特别是由非海军的飞机做的,那就全都是错误的。”
  对麦克阿瑟随后发布的公告,马歇尔同样表示怀疑并要求更正,特别是把击沉日舰的数目降下来。对此麦克阿瑟义愤填膺,指出战区司令官不应对他的高级军官提供的报告自行调查,那意味着这位指挥员犯了错误,在这种情况下最好是解除他的职务,然后找一个更可靠的人来干。马歇尔放弃了自己的主张。作为“空军制胜论”的倡导者阿诺德,他一贯支持肯尼,这毕竟是真正的自己人,也等于在给他脸上贴金。非但如此,他还向肯尼保证,这种事今后永远不会发生了。
  包括《纽约时报》在内的美国媒体将在海上一次性击毙日军15000人的喜讯放在了报纸头版头条。著名新闻广播员罗尼尔?托马斯在4日的广播中简洁地说:“从新不列颠岛海岸到新几内亚,海水洒遍了所有日本海军舰艇和作战飞机的残骸。发生在俾斯麦海域的战斗是一次不折不扣的大胜利。”肯尼一时间成为广为传颂的风云人物,他的照片登上了《时代》周刊的封面。在此之前,绝大多数美国人从未听说过俾斯麦海,更不知道它在哪里。老酒以前也是不太清楚的,它将通过这次战斗进入记忆。
  肯尼的估计的确高了。在日本防卫厅编著的《东南方面海军作战(3)》一书中这样记着,“6912名士兵中大约有3000人丧生,第五十一师团师团长以下851人在莱城登陆,第十八军司令官以下约2700人返回拉包尔。”服部卓四郎在《大东亚战争全史》一书中公布的数字是:“因莱城、萨拉莫阿防守告急而急驰前来的6900名官兵中有3664人丧生,2427人返回拉包尔,只有800人徒手抵达莱城。”两份资料公布返回拉包尔人数的差异可能在于陆军并未将返航的海军第十二防空队人员统计在内。无论如何,日军在俾斯麦海的损失都不会有15000人,去的就没有那么多。
  在将麦克阿瑟的嘉奖电报转发给助手怀特海德准将之后,肯尼在末尾补充说,“空中力量在过去的三天里谱写了新的篇章,请转告所有参战人员,我为他们感到骄傲自豪,而我本人也准备引爆一颗炸弹玩玩。”后来他在回忆录中写道,“在人类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从来没有一场战斗像这次战斗这样,在一次战斗中使穷兵黩武的国家遭到这么大损失,而自己却只付出了极小的代价就取得了胜利。”作为和比利?米切尔同时代且信仰制空权论的人,肯尼在写下那段陈述时心中一定充满了骄傲和自豪。在1921年亚特兰大海岸外的轰炸训练之后,米切尔当时就宣称:“在陆基航空兵可以到达的区域内,敌方任何水面舰艇都无法生存。”肯尼以“米切尔”命名的B-25低空轰炸战术作战证明他的说法是完全正确的。
  在此之后,肯尼命令再对50架B-25进行类似改装。甘上尉受命返回美国,对北美公司B-25的后续机型提出改进意见。很快增强机首火力的新型B-25开始量产,后续还诞生了携带二战最大口径75mm航炮的B-25G、H、J型。
  有人欢乐有人愁。运输船队几乎全军覆没的惨重损失给了日军当头一棒,他们开始意识到这一悲剧不过仅是一个前兆,盟国航空兵将在扼杀日本海上运输线的战斗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而自己对此竟束手无策!“时雨”号舰长原为一中佐如此描述当时海军中弥漫的低落情绪:“没有比俾斯麦海之战的结果更为令人震惊的事情了。对我而言,我开始怀疑日本最后能否取得胜利。在如此令人沮丧的事件中,我们第一次认识到在强大的敌人面前,我们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噩耗传回日本本土,举国哗然。连天皇裕仁都破例垂问了此事,要求大本营陆海军部彻查此事并提出相关拿出对策。两星期后,大本营终于找到了解决办法。东南方面作战部队得到了一条统一命令:“所有官兵必须学会游泳。”
  俾斯麦海海战结束了日本企图从新不列颠向新几内亚驻军派遣大规模增援部队的努力,之后第八方面军只能改用驱逐舰、潜艇、机动驳船等高速或不易被发现的交通工具在夜间偷运补给。如此像之前在瓜岛那样,新几内亚地区的战略主动权已无可争议转到了盟军一方。正像麦克阿瑟在公报中欢欣鼓舞地宣布的那样:“我们决定性的胜利必将对敌人的战略和战术计划产生重要影响。至少目前,看来敌人的作战行动已经陷入了彻底混乱。”日本人不但彻底放弃了夺回瓦乌的企图,而且在此之后他们再也未在新几内亚发动过任何攻势——即便这是东京认为的主要方向——而是构筑防御工事等待盟军的进攻。
  凭借此役,乔治?肯尼一举登上老酒盟军杰出将领排行榜第十位。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一小节“伊号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