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而山本的对手则恰恰相反。虽然美国太平洋舰队的航母暂时仅剩“企业”号和“萨拉托加”号两艘,但其新锐航母“埃塞克斯级”的首舰“埃塞克斯”号在中途岛战役结束不久的1942年7月31日已经下水,第二代“约克城”号正在兵装,“无畏”号和第二代“大黄蜂”号即将开下船台进行装备。与之相呼应,13000吨的“独立级”轻型航母首舰“独立”号在1942年最后一天加入现役。从1943年1月之后,这种航母便以每月1艘的速度开出船厂。美国人的“饺子”终于开始陆续出锅端上餐桌了。谁都清楚在不远的将来,尼米兹手里的航母将袜子脱了加上脚趾头都数不过来了。
  师兄们很快将发现一个现象,等斯普鲁恩斯率第五舰队浩浩荡荡驶出珍珠港时,老酒再也没有心情将那些航母名字一一列举了,只会用某某号等多少艘的方式来表述。后期美军航母要想出名,必须被对手击沉或至少遭重创。这也再次印证了“出名要趁早”的说法。
  “伊号作战”将重点攻击所罗门群岛南部和新几内亚岛东部盟军机场及海军舰艇,粉碎敌人进攻企图的同时保障己方增援任务的完成。计划投入的航空兵分两部分:草鹿任一中将第十一航空舰队的陆基航空兵;第三舰队的航母舰载机,这是联合舰队最核心的打击力量。
  圣克鲁斯海战之后,南云被解除了航母舰队指挥官职务转任佐世保镇守府司令官。参谋长草鹿同样弃船登岸履新横须贺航空队司令。现在执掌第三舰队的是当初最该担任该职的小泽治三郎海军中将。作为第一航空战队的创立者,以大度、沉稳著称的小泽终于如愿以偿,可惜今天的第三舰队早已成了昨日黄花。小泽的参谋长由大家熟悉的山田定义少将出任,主要幕僚包括首席参谋高田利种大佐,作战参谋长井纯隆中佐及航空参谋小牧一郎少佐。
  由于在前段损失了6艘航母,目前第三舰队只剩下两个航空战队。在圣克鲁斯海战中严重受损的第一航空战队旗舰“翔鹤”号仍在本土大修,7月底之前无法参战,目前仅有停泊在特鲁克的“瑞鹤”号和“瑞凤”号具备作战能力。加上第二航空战队“飞鹰”号、“隼鹰”号的舰载机,可直接参战的舰载机共184架——零式战斗机103架、俯冲轰炸机54架和鱼雷机27架。数量不足尚在其次,重要的是经过之前四次大战,日军战前储备的飞行精英损失殆尽——目前各航空队基本已没了佐级队长——大多数由“菜鸟”组成的航空队攻击力明显下降。角田部队补充了大量刚从飞行学校毕业的学员,这些人到航母后只经过一个月的基础训练,对他们来说即使白昼从航母上起飞都是了不起的成绩。
  和航母舰载机的情况类似,草鹿任一中将的第十一航空舰队——就是通常所说的基地航空部队——同样在持续半年之久的瓜岛战役中蒙受了重大损失。飞行员们流传着这样一句令人沮丧的话,“到了拉包尔就只剩下10天的命了,除非变成骨灰否则是不可能回家的”。草鹿的参谋长是中原义正少将,原联合舰队航空参谋三和义勇出任了草鹿的首席参谋,那个为反对中途岛作战痛哭流涕的三代辰吉中佐被赶出东京后到草鹿身边出任航空参谋。目前部署在东南方面的有市丸利之介少将的第二十一航空战队和上坂香苗少将的第二十六航空战队,编制标准为飞机348架,实际仅有205架——战斗机108架、俯冲轰炸机16架、一式陆攻机72架和侦察机9架。以上两部合计战机389架。
  此情此景让渊田美津雄感慨万千:“从飞机数量来讲,既赶不上开战初期参加珍珠港战役的南云部队,也赶不上在菲律宾和马来亚作战的塚原部队。然而这就是开战一年半以来,在优先保证航空飞机的口号下,日本海军反复苦求才得以装备起来的名副其实的第一线航空兵主力。”联合舰队司令官亲临一线,就为了指挥这389架飞机,航母一艘也不敢出动。这也正好印证了战前山本“战争一年半后就无法掌握”的说法。
  根据山本的命令,草鹿于3月中旬就开始补充飞机、整修机场和储备燃料。3月20日第二十一航空战队从卡维恩转场至拉包尔,第二十六航空战队则从拉包尔转至布因。3月22日,在吴港休整的“飞鹰”号和“隼鹰”号离开本土,27日抵达特鲁克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至此日军的战前部署基本就绪。
  根据计划,“伊号作战”分两阶段进行:第一阶段称为“X行动”,时间从4月5日到10日,攻击目标是哈尔西上将管辖的所罗门群岛南部地区,主要对手是驻亨德森机场的所罗门航空队;第二阶段称为“Y行动”,时间从4月11日到20日,攻击目标是麦克阿瑟上将管辖的新几内亚东部,主要对手是以莫尔兹比港为核心基地的第五航空队。从两项行动安排时间长短可以看出,新几内亚将是日军主要攻击方向。
  为进一步削弱盟军空中力量,给即将开打的“伊号作战”创造条件,4月1日,草鹿出动58架零式战斗机预先对瓜岛发起突击。盟军“斐迪南”及时发现来袭机群并发出预警,亨德森机场立即起飞41架战斗机前往截击。双方在拉塞尔群岛上空展开激战,日美各损失战斗机11架、6架。日军并未达到突袭目标,这种消耗战是山本最最忌讳的。
  4月2日,第一、二航空战队“瑞鹤”、“瑞凤”、“隼鹰”和“飞鹰”号的舰载机从特鲁克起飞,前往卡维恩和拉包尔降落。第三舰队兼第一航空战队司令官小泽中将和第二航空战队司令官角田觉治中将随机抵达拉包尔。
  4月3日上午,山本亲率参谋长宇垣少将、首席参谋黑岛大佐、计划参谋渡边中佐、航空甲参谋樋端久利雄中佐、航空乙参谋室井舍次中佐、通讯参谋今中薰中佐以及联合舰队军医长、气象长、会计长等幕僚,分乘两架水上飞机于13时40分飞抵拉包尔。
  按说这样一次航空作战用不着联合舰队司令官亲自出马,但山本亲临前线存在多方面因素。“登比尔海峡的悲剧”导致联合舰队士气低落,特别是位于第一线的第八舰队。山本亲临拉包儿一定程度上是为了鼓舞士气。在日本海军得以成名的大东沟海战和对马海战中,伊东祐亨和东乡平八郎都是站在舰队前列的旗舰舰桥上指挥作战的,“身先士卒”已成为日本海军对联合舰队司令官的特殊要求。开战以来,山本还从未亲临一线指挥过战斗。即使由他亲自挂帅出征的中途岛海战,山本本人距前线也有500公里。
  参谋长宇垣极力赞成山本抵前指挥。他在4月3日的《战藻录》——宇垣这本日记很快就不那么精彩了——里如此写道:“已经让长官去当地了。虽然只是一场规模很小的航空战,但在这种难局下余辈到最前线去是很自然的。本来在‘开号作战’时就想过司令部去瓜岛,现在起码应该去拉包儿看望一下第十七军。”该军司令官百武晴吉和海军颇有渊源,两个哥哥都是海军大将。另外还有一个不能言明的理由。第二师团第十六联队在进攻亨德森机场的战斗中几乎全军覆没,这个在新潟县组建的联队大部分官兵来自山本的老家长冈。
  其实山本抵前指挥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协调前线关系。本次作战主力是东南方面舰队的陆基航空兵和第三舰队的舰载机。草鹿和小泽同是海兵37期,但草鹿的吊床号21比小泽的45高出不少。按照惯例,两军配合作战应该由草鹿统一指挥。但本次作战第一主力是小泽的舰载机,因为航母飞行员素质是普遍高于陆基飞行员的。即使大度的小泽愿意接受草鹿的指挥,但他手下的飞行员们不一定卖帐。如果山本大驾光临,这些问题就统统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