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正文)
  可惜天不遂人愿。次日大面积的积雨云覆盖了新几内亚上空,日军战机必经之路欧文斯坦利山被阴云笼罩,难以飞越,“Y行动”被迫再次延迟。11日天气情况仍不理想,但侦察机发回的报告显示奥罗湾上空天气晴朗且泊有不少船只。山本立即下令出击,21架俯冲轰炸机在72架零战的护航下前往执行攻击任务。肯尼出动50架战斗机前往迎击,以6:0的出色战绩赢得了空战的胜利。日军返航飞行员声称击沉驱逐舰1艘、运输船4艘。实际盟军仅损失了荷兰运输船“范?赫姆斯科”号,澳大利亚海军两艘扫雷艇被近失弹炸伤,1艘英国运输船重伤抢滩搁浅。
  当晚18时,气象预报次日天气会明显好转,山本下令“Y行动”于12日全面展开。制空队由55架零战组成,指挥官是之前连续克死了“祥凤”号和“龙骧”号的纳富健次郎海军大尉——总算又遇见一个熟人了。铃木正一少佐的第一攻击队由17架陆攻机和32架零战组成,中村友男少佐的27架陆攻机和44架零战组成了第二攻击队。
  4月12日清晨,参战175架日机陆续起飞,8时45分在拉包尔上空完成编队,两个攻击队在6800米高度向莫尔兹比港飞去。制空队则在其上方500米飞行,随时准备迎击前来阻击的盟军空中力量。
  美军雷达提前40分钟定位了来袭日军机群,仓促起飞44架战斗机前往阻截。空战中美军再次占尽上风,以损失2架战斗机为代价击落日军16架陆攻机和9架零战。日军攻击队突破拦截冒着密集的防空炮火对莫尔兹比港的机场和港口实施轰炸,导致机场跑道三处损毁,一座油库中弹起火,大量营房被夷为平地,19架飞机在摧毁在地面上。但当天日军对港口舰船的攻击一无所获。
  14日,日军侦察机发现米尔恩湾停有10艘大型运输船和7艘中型运输船。这是一支从莫尔兹比港向米尔恩湾运送人员补给的船队,由4艘运输船和5艘护卫舰组成,14日晨刚刚到达目的地进行卸载。
  拉包尔立即出动185架飞机前往攻击。日军机群很快被盟军“斐迪南”发现,莫尔兹比港发出警报,船队闻讯立即停止卸载出港规避。中午12时当日机飞抵米尔恩湾上空时,美军船队已在开阔海域摆好了防空队形。在随后进行的空战中美、日双方各损失飞机3架、7架,美军1艘运输船被炸沉另1艘受伤。返航日军飞行员汇报说,击沉敌运输船4艘、击伤6艘,击落美机44架。
  4月16日侦察机在布纳附近未能发现盟军舰只,加上天气预报一场热带风暴即将来临,山本取消了原定于当天空袭布纳的计划。
  虽然自身遭遇严重损失,但综合飞行员的战果汇报,敌人的损失无疑更大。山本据此认为作战预期目的已经达到,宣布“伊号作战”胜利结束。第三舰队各航母所属舰载机受命返回特鲁克。
  在历时10天的“伊号作战”中,日军共击沉盟军运输船2艘,驱逐舰、护卫舰和油船各1艘,击落击毁飞机31架。日军自身损失飞机59架,其中舰载俯冲轰炸机16架,另有17架被击伤,损失占全部参战飞机的30%。这种消耗是穷酸的日本人断难承受的。
  返回特鲁克之后,因损失飞机和飞行员无法得到及时补充,小泽只好将第一航空战队的部分飞机充实给第二航空战队,自己于5月3日率第一航空战队返回本土。这样日军可以参战的航母又少了2艘。从这点来说,山本精心策划的“伊号作战”绝对属于“杀敌1000游击队自损野战军2000”的愚蠢行为。日军航母舰队的作战能力已降至开战以来的最低水平。
  其实早在发动本次作战之前,就有人因预见到航母舰载航空兵的损失难以补充提出质疑,但已经输红了眼的山本早顾不了那么多了——这正是他“要么大赢、要么大输”赌徒思想的具体体现。
  按照计划,山本将在作战结束后返回特鲁克。或许是受“辉煌战果”的鼓舞山本突然心血来潮,决定改变行程利用一天时间到肖特兰等基地视察,以鼓舞日益低落的士气,顺便看望经历瓜达尔卡纳尔苦难之后正在那里休养的仙台第二师团的武士们。渡边中佐随即草拟了视察电文。
  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定于4月18日视察巴拉尔、肖特兰和布因基地,具体日程安排如下:
  8时乘陆攻机由6架战斗机护航从拉包尔起飞;
  10时到达巴拉尔,换乘猎潜艇于11时30分到达肖特兰;
  12时30分,乘猎潜艇离开肖特兰返回巴拉尔;
  13时30分,到达巴拉尔;
  14时乘陆攻机离开巴拉尔,14时30分抵达布因,在第一基地部队司令部用午餐;
  16时从布因起飞返航,17时40分返回拉包尔。
  如天气不佳,本视察日程向后顺延一天。
  电文将由草鹿和三川联名发给巴拉尔、肖特兰和布因基地的航空队和守备队。经山本审阅之后,渡边要求第八方面军派专人送交电文。但通讯军官认为,可以使用无线电发报。渡边起初表示反对,因为电报很可能被美国人截收并破译。但这位通讯军官非常自信,“新密码系统4月1日才刚刚启用”,美国人破译的可能性根本不存在。当晚20时,这封山本的催命电报还是以无线电方式发了出去。
  布干维尔岛位于拉包尔东南300公里,该岛最南端就是布因基地。乘飞机由布因向南飞行五六分钟就到了之前我们经常提到的“鼠窝”肖特兰。肖特兰岛东侧有一个小岛叫巴拉尔。此处再向东南不远就是美军控制的瓜达尔卡纳尔岛。山本此行的危险性不言而喻,不过这倒更符合他喜欢冒险的性格。
  视察各地属于不折不扣的作战区域,日军并未取得该区域的制空权。众将领对此举的危险非常清楚,纷纷劝阻山本取消行程。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是小泽,他提出这是一次以司令官性命和日本海军命运为赌注的游戏。但山本一向执拗,他决定的事情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之前珍珠港和中途岛作战就是最好的例证。山本坚持自己越是到危险的地方去,就越能激励官兵的士气。眼见劝阻无果,小泽找到了山本最信任的黑岛大佐。“现在只能由宇垣参谋长来劝阻了,”黑岛说,但他认为宇垣可能也无能为力。
  小泽只好退而求其次:“如果长官一定要去,我们只好加强护卫力量。6架战斗机负责护航实在单薄。需要的话,可以从我那里调战斗机,多少都行。请你把我的意见转告参谋长。”不巧的是宇垣正患病发高烧,一直处于昏睡状态。小泽的建议并未及时转达到他那里。实际上依照山本的个性,宇垣就是去了也意义不大。
  今村同样极力反对山本的视察计划。他用亲身经历向山本诉说了自己在布干维尔岛附近那次死里逃生的经历。之前在2月10日,今村乘机前往布因慰问官兵。当他乘坐的轰炸机距布因还有10分钟航程时,远处突然出现了30架美军战斗机。多亏当时天气不佳,飞行员机警地将飞机躲入云层才幸运逃过一劫。
  “好啦,”山本说,“敌军正在突破我前沿阵地,我们必须使他们停下来,这是我明天要去的一个原因。别的不必说了,今村君,请不要替我担忧!”
  接到视察电报之后,驻肖特兰岛的第十一航空战队司令官城岛高次少将勃然大怒:“在风云变幻莫测的前线,怎么能把长官行程用如此冗长详细的电文发出来呢?只有傻瓜才会这样干。这太愚蠢了。司令长官简直是疯了,这哪是电报?分明是发给敌人的一份请柬。”4月17日,城岛特意飞往拉包尔流泪面谏:“如果密码被对方解读可就麻烦了。长官,这太危险了,请您还是不要去了。”
  “不,已经通知了就不能反悔。我明天一早出发,当晚即可返回。你等着吧,明天中午我们一起吃饭。”
  城岛垂头丧气地回到肖特兰,指挥手下的飞行员和地勤人员鸡飞狗跳地打扫卫生去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一小节——“太平洋之鹫遽然坠落于布干维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