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日军在“一二八”淞沪抗战中付出的代价是陆军死亡620人,伤1622人;海军死亡149人,伤700人。中国军方的损失是牺牲4270人,伤9830人。上海市民在日军的轰炸中死亡6080人,失踪10400人,财产损失高达16亿元。其中中国历史最悠久的出版机构商务印书馆在日军的轰炸中全部被毁,而上海东方图书馆所藏的数百万卷书籍,包括十多万册宋版、元版古籍和清乾隆年间编辑的《四库全书》,也全部被烧毁或抢走。同济大学、复旦大学、上海法学院等均遭到日机轰炸。日本人说,摧毁中国人的抵抗意志首先就要从摧毁文化开始。
  位于长江出海口的上海不是东北的奉天,西方各国在这里都有着巨大的经济利益。英国在华投资的80%、法国的90%、美国的60%都在上海。此地发生的争战让西方各国均感不安,纷纷出面进行调停。2月下旬,美国国务卿史汀生出面警告日本,重申《九国公约》等必须维护。之前的2月16日国际联盟已经发出呼吁,“凡任何侵害国联成员国领土之完整、及变更其政治独立者,国联会员国均不应认为有效”。
  在西方各国的调停下,1932年5月5日,南京国民政府与日本在上海英国领事馆签订的《淞沪停战协定》。协定要求中国取缔一切抗日活动,第十九路军留驻停战线,划上海为非武装区;中国不得在上海至苏州、昆山一带驻军;日本军队撤退到公共租界暨虹口方面之越界筑路,即恢复1932年1月28日事变之前的状态。
  在两国正式签署停战协定前,日本人在4月29日于虹口公园举行阅兵,庆祝日本天皇生日的“天长节”及日军在上海取得的胜利。韩国反日志士尹奉吉混入人群中,向主宾席投掷炸弹,日军上海派遣军总司令白川大将身受重伤,第三舰队司令野村吉三郎中将眼珠突出,一目失明,第九师团师团长植田谦吉中将、驻华公使重光葵均断一腿。尹奉吉后来被捕,在日本被处死。
  除了白川伤重毙命之后无法以僵尸身份出场之外,其余几位受伤者今后都还有不少的戏份。野村吉三郎曾经是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好友,后来作为日本驻美大使主持开战前的美日谈判。植田谦吉后任关东军司令官,因为诺门罕战败被打入预备役。而在“密苏里”号战列舰上代表日本签署战败投降书的,就是在这里丢掉一条腿的重光葵。
  借蒋介石2月电令中央军第十八军陈诚部驰援上海参战之机,中共发动了赣州战役,战役由彭德怀任总指挥。到3月8日,历时33天的赣州战役以红军失败宣告结束。这场失败的战役导致被调往上海参战的陈诚十八军被拖住一个月之久,间接拖了整个淞沪抗战的后腿。
  淞沪抗战期间,蒋介石曾派使者去见四川军阀刘湘,被以“不保证使者安全”的理由拒绝。蒋派人去华北让张学良反攻东北牵制日军增援上海,张拒绝执行。蒋派人请广东军阀陈济棠出兵赣南应付红军,好让中央军得以回援上海,陈济棠置之不理。这些都成为蒋介石之后提出“攘外必先安内”的主要证据。


  说到高层与基层或者我等屌丝的信息差,其实要注意一点,越往高层就越自由,掌握的资源就愈多只是指权力资源,由于这种自上而下的体制,导致下层会尽可能的过滤上层能掌握的信息(因为他需要让上峰觉得他有用——“某些事只有你小子才摆得平、某些事只有你小子才玩得转”、因此需要过滤一些非常重要的真实信息;他还不能让上峰对自己的信任产生怀疑,因此需要过滤一些阴暗的东西——而这些阴暗的东西很有可能才是决定性的),因此到达中央的信息准确度和真实度是要打问号的!
  不信你去问一个村长试试,他会把村子里所有的信息告诉镇长吗?尤其是村子里有那些老人说话算话这样重要的权力资源?
  迷信领袖能开上帝视角是不现实的,顺便透漏一点,个人也是体制中人,不过徘徊在最基层,但对这种体制的三个特点“好事会层层缩水、坏事会层层放大、信息会层层过滤”还是很有体会的。
  当然也没有不尊重某人的意思,这种体制的淘汰性是非常残酷的,能爬到巅峰的人并不是村长选举那样“有牛人一挺就行”,相反对参赛者个人素质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比如某人当了core之后就自我膨胀得厉害,但也要看到某人改弦更张的速度也快得惊人——3年不到的时间里面,对毛子、日本、老大、欧洲的态度硬生生转了一个圈,这种向现实妥协、审时度势的能力,至少要比美帝黑炭头大统领强上一大截!
  一般来说,这种在一场场风暴折磨中成长起来的人物,再差劲也比那种选秀冠军nb几个数量级,当然如果其nb手段不用来谋正事的话,破坏力也是很惊人的,俺们现在不缺培养nb人物的土壤,但俺们现在缺让nb人物把nb手段用在正途上的nb制度!  跟龙和潮起师兄推心置腹道几句。说实话,尽管不能完全懂,但看两位师兄的论点比写帖子还认真。
  两位师兄的高见,单独发帖都绰绰有余。放在师弟这狭窄的楼道里,真是委屈了。窃以为能在这里畅所欲言,是没把师弟当外人。
  根本不存在歪不歪楼的说法。这楼是咱们大家的,不是客气和虚伪,此乃肺腑之言。
  不是不参与,而是在两位师兄谈论的领域,师弟自认为还没有发言的资格,那是上升到精神和理论层面的东东。冒昧的低级发言反而显得不尊重。
  欢迎两位师兄常来坐,常来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