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1933年2月24日,松冈在国际联盟大会上作了不改初衷的最后演说。此后,由45国的出席代表对李顿报告书进行表决。记名投票的结果为赞成42票,日本1票反对,当时的暹罗也就是泰国弃权,智利未参加投票。会议主席宣布:“大会通过《李顿报告书》。对满洲国不给予事实上或法律上的承认。”
  闻听这一结果,松冈立即宣读了事先准备好的宣言书:“日本缔造了满洲国,这对维护东方的和平至关重要。目前没有人看到其中的意义,但是30到50年后世界会认识到日本是正确的。今天的日本就像耶稣一样被钉在十字架上。我们确信而且坚信,今后世界的看法一定会改变:就像世人理解基督一样,我们也会得到世人的理解。”发表完演说的松冈趾高气扬地率领日本代表团离开了会场。
  1933年3月8日,日本议会正式批准退出国际联盟。3月27日,日本将退出国际联盟的通告通知国际联盟秘书长,并颁布退出国际联盟的天皇诏书。日本这种破罐子破摔的做法使得国联会议通过的有关决议刹那间成为一堆废纸。
  事后,国联秘书长埃文诺对中国外交人员吴秀峰曾说过这样一番话:“一个国家被别人武装侵略,首先要自己奋起抗战,国联才谈得上给它撑腰主持正义。如果它自己都不抵抗,要指望国联为它火中取栗,那是不现实的。”不知道闻听此言的吴秀峰当时是一幅怎样的尴尬表情。
  松冈洋右率领代表团离开日内瓦后首先取道罗马,他视这个法西斯国家为理想中的天国,并对之无限向往。在这里他拜见了他心中的偶像、法西斯党魁墨索里尼。他对墨索里尼的崇敬之情犹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在随后的一次演讲中松冈说:“一人之去留而定国家之兴亡,这在过去只是传说。但是各位如果想看到现实的话,就请到意大利去吧!”日本代表团之后辗转伦敦,随后又去了美国。在华盛顿,松冈又会见了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
  4月27日日本代表团抵达横滨。数千日本民众聚集在码头高呼“万岁松冈,干得漂亮!”《东京朝日新闻》发表了《欢迎松冈全权代表》的长篇通讯,赞扬他为“凯旋的将军”。有12家报纸联合发出了“国际联盟各国没有认识到东洋和平之真正道路”的共同宣言,松冈也因此成为“国民英雄”,退出国际联盟的行动也被称为“日本自主外交的里程碑”。
  如上节所述,两年后的1936年日本再次退出伦敦裁军会议,从此自绝于国际社会,成为彻底的“孤家寡人”。
  也不确切,他们随后找到了“好友”德国和意大利。


  谢谢玉师兄关心,感冒不算啥大事。
  湖南湖北都是吃辣椒有名,加上四川,好像分别叫“辣不怕、不怕辣、怕不辣”。师弟原来也不吃辣椒,在湖北上学只好入乡随俗,也学会了一点吃辣。
  多喝点水。
  现在第一章一半多了,第二章内容也有八节,珍珠港和菲律宾篇幅都不小。中途岛想安排在第三章第三节,我大致算了算,估计最少还要半年吧。


  鱼雷这东西确实需要近身,但是比冲角作战需要的距离肯定要远许多,以当时主流观点对利萨海战的分析,乱战也是非常有机会的(当然这样的经验总结过于片面,其实并不正确)。北洋水师在战前装备的舰艇普遍配置相当的近战装备。所以,以当时的主流观点和北洋水师的装备来看,鱼雷和冲角的机会是很多的(当然实际需要打个问号。)
  关于退出战列,请仔细再看下,我所谓退出战列的前提是,左边济远和广甲能够补上原先致远编队的位置,而如果济远舰管带没有畏缩,而是积极补上站位,让奋战已久的致远退出也未尝不可。
  而且,请层主注意,在大东沟海战后期,靖远舰也带领过来远和后续参战的战舰暂时退出战场,稍稍休整后,再次回到战场。你说,这样的退出与济远的做法性质一样吗?靖远舰可并未因此受罚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