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太平洋战争


作者:青梅煮酒1970  分类:历史


  师兄好。
  两楼合在一起回答师兄的问题:
  一、师弟也觉得真是纯粹的战争过程反而容易整理一点,反而是前因后果理起来比较困难,枯燥乏味,我也有点提不起劲儿。
  二、师弟也是粗估把日本海军排在第三。法国、意大利、苏联的海军可以暂时忽略不提,手头也没有1937年美、英、日三国海军的数字对比。好像记得在开战前永野修身说过,现在的日本海军已经超过了美国实力的70%,这是最好的开战机会,因为美国正在全力备战,距离很快会拉开。如果日本是美国的70%多一点的话(具体数据这会没查),师弟认为英国海军不会比美军差到30%的水平。实力上应该是强于日本海军。
  三、日本海军开战之初的战术思想无意是最先进的,航母编队就是他们的创新。且不说在新加坡用陆基航空兵完爆“威尔士亲王”号和“反击”号,就是之后的锡兰海战也打得英军四处逃跑,连正面应战都不敢。
  四、日军的坦克不说也罢。尽管在中国可以耀武扬威,但是到了下节的诺门罕,就成了苏联坦克轧着玩的玩具。200公里能走四天,要是真被古德里安、隆美尔看见了,估计能笑得哭出来。
  1.8.4 血肉磨坊——淞沪会战
  大上海,在抗战当时乃至今天都是中国最大也是经济最发达的城市。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其极易受到海、陆、空立体式的打击。
  鉴于京津地区的冲突已愈演愈烈,就在北平沦陷的1937年7月28日,日本政府下令对扬子江沿岸以及上海附近的日本居民进行撤侨,至8月9日撤侨完毕。也就在这一天,日本海军陆战队西部派遣队队长大山勇夫海军中尉和一等兵斋藤与藏冲击了上海虹桥机场的中国守军。
  1931年“一二八”淞沪抗战之后,根据中日双方达成的停战协定,中国不能在上海驻扎正规部队。不过不要紧,我让正规军换上一身保安服不就行了吗?倒霉的大山和斋藤遇到的正是这么一群“假保安”,结果自然是当场被击毙。这就是所谓的“虹桥事件”。中方对外的说法是,双方冲突日军先开枪,导致一名叫时景哲的中国“保安”身亡,其余中国保安被迫进行自卫还击才打死了两个日本人。后来才知道,这是淞沪警备司令部参谋长童元亮和上海市市长俞鸿钧商量出来的高招。他们从囚牢里拉出来一个死刑犯人换上了“保安”服装,然后枪毙在虹桥机场的大门口,这个可能就叫时景哲的囚犯也算是“死有所值”。
  南京政府负责京沪地区防务的军事长官就是大家熟悉的张治中,其官方身份是“中央军官学校野营办事处”主任,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办事处以及主任到底是干什么的。其实张治中的工作任务就是制定京沪地区的作战计划以及构筑这一地区的防御工事。京沪地区的几条主要防线吴福线(吴江至福山)、锡澄线(无锡至江阴)、乍嘉线(乍浦经嘉兴到苏州)、海嘉线(海盐经嘉兴到吴江)都有这个办事处组织兴建。据说这一系列工事后来起了个名字叫“东方的兴登堡防线”。当时法国的马奇诺防线还没有最后完工,要不肯定就会叫“东方的马奇诺防线”了。一旦长三角地区发生战事,张治中这个办事处弄块板写几个字挂出去就是前线作战指挥部。“卢沟桥事变”之后不久,张治中立即摇身一变成为了京沪警备司令部司令官。
  前文已经提到,蒋百里之前早已提出将日军的进攻方向由“北-南”转换为“东-西”的作战方略,这一观点与蒋介石的德国军事顾问冯.法肯豪森不谋而合。赞成和支持这一观点的还有军界要人白崇禧、陈诚、刘斐等人,也包括前线指挥官张治中。张治中认为:以前中国对日作战采取的第一种方式是,你打我,我不打你,比如张学良在东北。第二种是你打我,我再打你,如第一次“一二八淞沪抗战”和长城抗战。这次张治中建议才用的是第三种方法,那就是知道了你肯定要打我,我先出手打你。既然在上海开战已经是一个时间早晚的问题,那还不如率先出击争得主动。
  一大群军事家一致要求在上海地区主动出击的主要理由如下:
  一、在华北大平原上投入主力与装备精良的日军进行大规模阵地战,势必被日军迅速各个击破。一旦华北日军利用京汉、津浦铁路从北到南长驱直入,将中国军队主力逼退至沿海地区,则败局已定。日军三到四个月结束战事的目标就很可能实现。
  二、主动出击歼灭上海以及在长江内河里的日本舰艇,开辟华东战场,将有效地分散日军的进攻力量,迟滞日军的南下进攻。
  三、对于世界而言,中日两国在华北的磕磕碰碰不过在局部地区的小打小闹。上海作为中国的经济中心,一旦战事爆发势必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西方列强在上海的利益也肯定会受到损害,列强将不会甘心日本独霸上海而积极进行干预。
  四、从军事上讲,利用上海的高楼大厦和钢筋水泥与日军进行巷战,然后逐步将其引入长江沿岸湖泊河流密布的水网地带,就会极大的削弱日军的机械化优势,随之就可以将其拖入漫长的持久战。相对于华北而言,京沪杭一带交通便利,利于中国军队的补给。只要能顶住一段时间,中国就很可能会得到国际上的援助,才有反败为胜的可能。
  五、从地理位置上来讲,中国的地势是西高东低,河流是由西向东,由东向西作战对于进攻一方不利。中国原定的大后方在西南,就是边打边撤也是背对着后方作战,似乎有居高临下的心理优势,这种态势对防守一方较为有利。
  六、历史和心理因素,中国历史上蒙元和满清都是自北向南灭宋亡明的。必须让日军避开这一条传统的进攻路线。
  有利就肯定有弊。长三角区域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一旦沦为主战区经济损失势必巨大。更重要的是上海易攻难守,一旦上海陷落,同样无险可守的首都南京几乎没有保全的可能,带来国内的政治压力和国际影响更大。
  8月11日,中日双方就“虹桥事件”开始交涉。出乎日军意料的是,一贯软弱可欺的中国人这次却一反常态。得到中央授意的上海市市长俞鸿钧态度极其强硬,对于日方提出“拆除军事工事、撤走保安队”的无理要求,俞鸿钧表示:这里是中国的领土,在自己家里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天热,你一边凉快去吧。
  由于“虹桥事件”中被打死的是海军陆战队的人,加上驻守上海的基本都是海军的部队,此前一直表现不太积极的日本海军开始显现出难得的热情。8月9日,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已经做好了出征的准备,11日其先遣分队19艘军舰已经到达了吴淞口。到12日,在淞沪地区的日本海军陆战队总计达到了9000人,海军舰艇31艘。
  在8月14日晚上召开的日本内阁会议上,一向谨慎的海军大臣米内光政一反常态,正式提出了派遣陆军参加上海作战的请求,并公开声称,“事态不扩大主义已经消灭了,打到南京去,海军将做应该做的一切”。米内的号召当即得到“扩大派”陆军大臣杉山元的极力赞同。
  1937年8月11日,蒋介石在南京召集了一次最高国防会议,研究和决定对日作战的国策和战略问题。参加这次会议的除了国防委员会副主席汪精卫,正、副参谋长何应钦和白崇禧外,还有各大战区的负责人及军委会委员。唯一不是大腕的就是会议记录员、汪精卫的机要秘书黄浚。会议正式决定在上海地区对日本实行“以快制快”和“制胜机先”的策略,趁日军主力集中于华北之时,率先歼灭其在上海的海军陆战队。同时封锁江阴要塞,一方面阻止日本军舰由上海沿江而上进攻首都南京,另一方面截获当时正在长江中下游南京、九江、武汉、宜昌等各口岸的日本军舰与商船,收先声夺人之效。会议还命令张治中所部国军精锐部队立即连夜进抵上海。
  就在蒋介石的命令还未下达到有关部队时,在汉口、九江、南京等长江各口岸的日本军舰和商船却纷纷拔锚以最快速度沿江顺流而下,向长江下游逃跑,迅速冲过了江阴要塞。蒋介石得知此情报后,震怒之余立即采取补救措施,在13日晚命令驻扬州的空军第五大队追击日本向黄浦江方向逃跑的舰船,但为时已晚。除俘获日本商船“岳阳号”和“大贞号”外,其他日本舰船均顺利逃走。
  原来作为会议记录的汪精卫机要秘书黄浚就是日本精心安排的间谍。不仅日本船只基本安全逃脱,中国将率先在上海发起进攻的消息也被敌方获悉。顺便多说两句黄浚,这个7岁就能作诗的“神童”还曾经当过梁启超的秘书,可谓才华横溢。但是有才无德,黄浚不但自己当汉奸,还利用职权把儿子安排在外交部一起为日本人效命。1937年12月,黄浚及其子黄晟以卖国罪被判处死刑公开枪决。——大快人心!
  12日清晨,从睡梦中醒来的上海市民惊讶地发现,满街都是已经久违了多年的中国军人。同日,海军部长陈绍宽率领8艘舰艇和20艘商船全部凿沉于江阴水面,封锁长江水道。,已经改名为第9集团军的张治中所率5万作战部队在本日完全到达预定进攻位置。
  8月13日上午,中方第88师与日海军陆战队第三大队在闸北及虹口公园北的八字桥发生了小规模的交战,这是两军正规部队之间第一次发生的战斗。史称的“八一三淞沪会战”正式爆发,中日战争也从“卢沟桥事变”后的地区性冲突升级为全面战争。
  8月14日,张治中所部第9集团军对上海市区之敌发动全面进攻,同时出动空军轰炸日海军陆战队司令部、汇山码头及海面舰艇,炸伤日海军旗舰“出云”号重巡洋舰。下午16:00,中国军队在炮火掩护下猛攻虹口及公大纱厂。由于兵力不足,日军在第9集团军的强攻下节节败退,被迫于16日退守海军陆战队司令部等坚固据点。人数上居于劣势的日军依靠坚固工事顽强抵抗,致使中国军队付出了较大的伤亡,仍然无法实现重大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