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一:修阴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丧葬文化精髓为“寿终正寝”,从死者病危开始,亲属就要给他穿戴好内外新衣,否则在老话中就叫做“光着身子走了”。在病人咽下最后一口气前,亲属都要把他放到正屋明间的灵床上,守护他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刻,俗语叫“挺丧”。
  在经过报丧,吊唁,入殓等一系列流程后,按照大部分地区的习俗要做到“入土为安”。中国目前已发现最早的墓室可追溯到春秋早期,在平头百姓的墓中一般只存放死者生前爱好之物,而达官贵族的墓穴之中则贵重物件堆叠成山,金银珠宝不计其数。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特别是在偏僻的地区,一旦发生天灾,三口之家一年的收成都不够养活自家人,盗墓也因此原因被逐渐传播开来。用墓穴之中盗得的宝贝去换取食物,这是盗墓活动最早的目的。
  随着时间的推进,盗墓渐渐变成了从古墓之中盗取文物换来钱币的勾当,特别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华大地古玩气氛更是空前的高涨,似乎家里没个老旧的锅瓦瓢盆都不好意思出去见人,也正是这个原因导致了古代的文物无论在是官方拍卖还是黑市上一直都很抢手。一部分人把收集文物当做投资方式,更有钱的主则把它当做一种兴趣爱好,无论东西要价多少,只要自己看上了眼,绝对不会允许别人拍去。
  盗墓者从古墓之中带出来的一般是珍贵的木材,罕见的玉器等,古墓中的木材多是制作棺椁或者棺材本身的材料,为了保证完整性,大部分盗墓者会将棺材中的死人玉器拿出后把整个棺椁或者棺材运出来,这种东西是不能直接拿到拍卖会上去叫价的,大部分都会在黑市中被消化。另外一种常见的则是从古墓之中带出的玉器,这些玉器大部分都已经被加工为成品,但是也有一小部分是一些浑然天然的玉胚,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玉器从来不缺少买家。
  但是从黑市中买到木材和玉器的人当然不能把这些东西直接放在家中,按照规矩来说,死人的东西上面都粘着些“脏东西”,这些人会把木材交由其他人手里,让他们做成自己喜欢的东西,可能是一个桌子,也可能是几把椅子,或者把未加工的玉器加工成他偏好的样式,而成品的玉器也必须要“去去阴气”。
  上面所说的这个“其他人”,也就是我家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手艺,被外界称作“修阴”,顾名思义,也就是把那些阴气重的物件修修补补,而我们也被外界称作“修阴匠”。

  我曾经问过爷爷,这天底下三百六十行,为什么咱们老卓家却选了这么个偏门。他总是把老烟斗在裤腿上敲一敲眯缝着眼睛说:“这个我就不知道咯,自打我记事起,你太爷爷可就是干这个的,这多少年都干下来了,要不你和你哥哥也整点正经事情做去?”
  我哥哥叫卓勇,我叫卓夫,据说这个名字是我娘起的,她没什么文化,当时只觉得父亲是个窝囊废,一年挣不了几个钱,所以给我哥哥起名叫卓勇,希望他长大以后能像个勇者一样去外面闯荡,不要守着老卓家这门不挣钱的手艺继续呆在家里。我和哥哥差了整整9岁,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为什么爹妈在那么大的年纪还要了我,当时我娘一看又生了个儿子,干脆叫卓夫,和哥哥连起来就是勇夫,希望我和哥哥两个人能像她希望的一样挣大钱。
  可惜的是我和哥哥两个人还是继承了家里的手艺,倒不是因为我们没什么雄心壮志,而是在我们小时候,古玩热已经慢慢的兴起,以往家里一年最多做两份活儿,但是那时候最多的一次一年里做了13份活儿,爹一个人忙不过来就把我和哥哥叫到旁边跟着学,这一来二去我们也能摸到点门道,加上那几年爷爷还没去世,关于修阴这里面的东西我们还能问问他。
  我曾经问过爷爷这修阴的祖师爷是谁,他咧着嘴笑了笑说咱这门子可没个祖师爷,要是非要弄一个出来,鲁班算是半个祖师爷吧,怎么说都是对那大木头东敲西补的。但是那鲁班可是弄的正经玩意儿,咱们折腾的是死人的东西,所以不但要会木工的活儿,这里面其他门道多着呢,你和你哥哥好好跟你爹学学。
  鲁班我是知道的,中国古代最著名的工匠,还有一个是明熹宗。鲁班手里的木头做出来可以称得上是巧夺天工,哪怕到现在好多那时候的东西我都没想明白是怎么做出来的,那会儿可没有钉子这种东西;明熹宗出名则是因为他的身份,贵为天子,对江山和美人都没兴趣,唯独对这木工的活儿着了迷,每天在寝宫里对着木头敲敲打打能一整天,有时候连早朝都不上。据《先拔志》记载:“斧斤之属,皆躬自操之。虽巧匠,不能过焉。“他手造出来的漆器,床,梳匣等,皆装饰五彩,经纶绝妙,出人意料。这史书记载,不排除有夸张成分,但明熹宗也因为这个算是数的上号的木匠了。
  在古代是不会把所有制作木质产品,家具或者艺术品的人称为木匠的。在东汉的《论衡.量知》中首先提到:”能剒削梁柱称之为木匠;能穴凿穴陷谓之土匠;能雕琢文书谓之史匠。“木匠是对有名木工的称呼,一般人都只会叫做木工,不能称之为木匠。在《墨子.鲁问篇》中记载:公输子自鲁南游楚,焉始为舟战之器,做为钩拒之备。退者钩之,进者拒之,量其钩拒之长而制之为兵。公输子削木为鹊,成而飞之,三日不下,公输子自以为至巧。子墨子谓公输子曰:“子之为鹊也,不如匠之为车辖,须臾斲三寸三寸之木,而任五十石之重要。故所为功,利於人谓之巧,不利人谓之拙。”统而言之,手艺好的人才配得上称作“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