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六:鬼影
  林充把我们带到一间大屋子前刚要推门进去我赶紧把他拦住:“先别着急开,老太太走了以后这屋子没人住过吧?”
  他哼了一声:“那还敢有人住呦,清洁工都不敢进。”
  哥哥嗯了一声道:“那就好,这人和人的气场不一样,就怕有人进去过扰乱了这房间原来的气场。”
  我心里暗自乐了乐,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还说的一套一套的。这房间哪有什么气场,人都走了那么久了,估计里面除了灰什么都没落下。
  林充倒是一幅很相信的样子:“两位放心,这房间绝对没人进去过,怎么着?两位是准备干什么?”
  我看他上套了一挑眉毛:“林大哥,的确有件事情要拜托您,我们哥俩准备在这房间里面住几天。”
  林充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的表情皱着眉毛问到:“这当然是没问题,不过这房间里面可是闹鬼,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我们林家可不负任何责任。”
  为了让他放心,哥哥干脆和林充签了一份协议,如果我俩在这房间期间出了任何事情,林家不负任何责任。我俩把名字签上,林充放心的拿着一纸协议估计心里都乐开花了:“两位也别在意,这万一出事儿了我们也担待不起。”说着小心翼翼的把协议收起来继续道:“那从今个儿起两位就住这屋里吧,待会我让人把两位的被褥拿来。”我摆摆手让他不用管这些,等下我们自己去拿。
  把林充打发走我粗略看了看,这屋子看得出的确是很久没有打扫过了,桌椅上蒙着一层厚厚的灰。这样子根本看不出来什么东西,干脆自己动手和哥哥两个人先把屋子收拾干净了。
  趁着收拾房间的时间我也仔细观察了房间的情况。这房间冲正北方向,老太太睡觉的床则是冲正南,这样正好和地球磁力线同向,而且窗子朝向正东,保证屋内不会潮湿,否则对老人的关节不好。
  这间房子位于林家大宅的西北侧,这房间最早应该是林家老兄弟父亲的房间,在古语中西北方代表家中老父的位置,利于老人的运势。
  屋内的装饰也很简单素雅,两张藤椅一张书桌再加上墙上几张字画,位置都摆放的很考究,看的出来是用了些心思。
  房间边边角角比较多,我们两个人收拾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弄妥当。坐在藤椅上擦了擦汗问哥哥他什么打算。

  他本想点根烟想了想又算了,这屋子几乎所有材质都是木头,还是别见明火。哥哥把烟收起来笑到:“啥都不用干,我估计咱们这几天晚上就能看到那个索命的恶鬼了。”
  我一想也对,那林充既然能允许我们住在这里,还郑重其事的签了个协议,肯定是要闹什么幺蛾子出来。我给林兵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调查有些进展了,估计这几天就能有结果。
  把电话收起来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问哥哥道:“你说那恶鬼索命是怎么回事?”他听完一拍脑袋立刻起身走到门外,我跟着走出来看到他正弯着腰在窗框上摸索着什么。
  我凑近一看,原来是窗框上有一些像是绳子割过的浅浅的痕迹,这窗框也是木头的,这些痕迹也很明显,哥哥嘴角一扬:“我大概知道这恶鬼是个什么东西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一直闭门不见客,幸好这屋内还有些古籍,也不会太过无聊。
  我们住到这屋子里的第三天,外面下起了淅沥沥的小雨,到了晚上快睡觉的时候已经变成狂风大雨,屋内不知道为什么断了电,我在屋子里翻了半天才找到几根蜡烛, 屋内朦朦胧胧的亮度再加上屋外的鬼天气,气氛居然有些诡异。
  哥哥正抱着一本《金瓶梅》看的滋滋有味,我敲了敲桌子:“行了,要是喜欢回去我给你买一套带彩画的,你到时候慢慢看。”
  他放下书乐了乐:“要说你这人就是没文化,这字儿和画的感觉能一样么,这种东西文字表达出来是不一样的,我给你说我对这方面可有研究……”
  我摆摆手让他别扯淡:“我说这林家这么大个宅子,不能这么点风就把电给断了吧?”
  他看我没兴趣去听他的研究成果有点无趣又把书拿起来:“那可不,我估计就是今天晚上了,咱可得演像点。”
  我从书架上找出来一本《山海经》刚翻了没两下眼皮就沉重起来,不知不觉居然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