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海大哥是不是最近得罪什么人了?”李大光在旁边问到。
  海大爷摆摆手:“我也没想明白,怎么就被人给举报了。要说黑货我铺子里多的是,也没见谁举报过。”说着又叹了口气:“唉,这京城里再小心翼翼总会得罪些人,过两天我找找朋友,看看有没有办法。”
  高亮气的鼻子都要飞上天了:“海爷你放心,这事儿交给我,我就不信还查不出来是哪个孙子!”
  海大爷没理他,转头问我:“在胡家怎么样?那娃娃处理好没?”
  我点点头:“处理好了,找时间把王半眼约出来给他就行了,再交代几句,那养灵的确邪乎的很。”
  旁边李大光好像又回忆起来在胡家的事情,一个劲儿的点头。
  海大爷“嗯”了一声:“行,我这两天就和他约个时间。”
  “那这事儿怎么办?”我看他脸色不好,肯定还在因为这件事情烦恼。
  “这事儿急不得,”他站起来:“走,吃早饭去。”
  回来第三天海大爷就把王半眼约了出来,我把黑脸娃娃交给他,交代那只骨扣必须戴足一个月才能取下。他很满意,痛快的给了我一笔钱。

  我分了四成给海大爷,剩下和李大光对半。他第一次拿到这么多钱,激动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接下来几天我们四个天天在海大爷家里碰头,高亮查了好几天也没问出来到底是谁举报的海大爷,我渐渐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虽说高亮不是什么正经人,但他对海大爷的感情不容怀疑,加上他在京城也算有点门路,这点儿事情应该很快就能打听到,但是到现在都没个结果,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举报海大爷这位,在京城地位不低。
  我把自己想法给他们说了说,海大爷摸了摸胡子:“你这么一说倒是有点道理,不过我就小市民一个,也没接触过那些位高权重的主儿,没道理被举报啊。”
  我看了眼高亮,他眯缝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有天晚上我和李大光像往常一样到了海大爷家里,这次没见到高亮,只有海大爷一个人准备着火锅。
  我上去搭了把手,问他高亮怎么还没来,平常听到吃锅子,跑的比谁都快。
  他乐了乐:“他说去拿个东西,晚上有事儿说。”
  三个人弄了一会东西就准备妥当了,一直等到十点多高亮才从门外进来,我刚想张嘴挤兑他几句,就看到他一抬手:“卓公子,我给你带生意来了。”

  我注意他手里拿着一只木质的盒子,只看了一眼就知道那盒子价值不菲,里面装的肯定是个好东西。
  让他把盒子给我看看,没想他把盒子往怀里一塞,看着桌上的火锅口水都快流下来了:“这开春来锅狗肉火锅最舒坦,先吃饭,吃完再说。”
  这顿饭又吃又喝一直到凌晨一点多,吃饱喝足我打着饱嗝问高亮:“半城兄,这会儿也吃饱喝足了,该说正事儿了吧。”
  他把嘴里的牙签吐掉嘿嘿一笑:“我给你说,这东西可是个宝贝儿,找了半天才找到这么一主顾。”
  我把盒子拿过来,摸了一下就知道这是个檀木盒子,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儿。
  我抬眼看了看高亮咧着嘴道:“还是半城兄路子广啊,不过我得多嘴一句,那主顾儿信的过吧?”
  他拍了拍胸脯:“放心,绝对可信,你赶紧打开看看,这东西当时我眼睛都看直了。”
  我把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只约10公分的翡翠尺子。通体青色,在尺子的一端画着钟馗像,另一端写着一个“镇”字。
  我仄了仄舌,这东西是一只镇墓矩。
  尺子在古代叫做“矩”,在古代还没有发明尺的时候,人们用一些简单的工具来测量长度。比如带一根绳子在身上,需要的时候就用它来比较长短,还有用身体的一部分来做测量工具,例如张开大拇指和中指或者小指两端的距离称作一柞,成人两臂左右平伸时两手之间的距离称作一度。
  相传古时矩上所划分的格,是鲁班所创,古代不同的时期,一尺长短都不同。最短的是商代,一尺等于今天的16.95厘米,最长的在宋元时期,一尺等于今天的31.68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