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另一说为我国在夏代禹把自己的身高定为一丈,再化为十等份,每份定为一尺。“丈夫”一词就出典于此。
  从宋朝开始,尺子和扇子一起,成为了文人墨客的象征,现在古装电视剧中经常出现的文人打扇就是起源于此。后来尺子由于携带不便,地位渐渐被扇子取代。
  而在宋元时期,在文化人眼中,尺子的地位远在扇子之上,那时有地位的人都会在腰间别一约3公分长的小尺来彰显自己的地位。
  正因如此,一些文人死后都会在自己墓中放一把质地上好的尺子,表面自己尊贵的儒士身份。
  但是眼前这一只尺子不同于别的,一端为钟馗,一端刻着“镇”字,就因为这两处不同,这分明是一只“镇墓尺”。
  据古书记载,钟馗是唐初长安终南人,生铁面虬鬓,相貌奇异,然而却是个才华横溢,满腹经纶的人物,平素正气浩然,刚正不阿。后来被道教纳入神仙体系,他的主要职责是能捉鬼。
  镇墓尺一般都是出现在一些文武双全的将领墓中,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南宋张世杰的墓冢之中。
  蒙古灭金之后,张世杰投奔南宋,成为南宋最杰出的统帅。在崖山率北方军人和元大将张弘范在海中大战并且用火攻大胜之,但是寡不敌众加上遭遇暴风,舟覆世杰遂溺,宋灭,十万士大夫以身殉国。
  这就是著名的“崖山之后,再无中华。”

  蔡东藩曾这样评论张世杰:“及文,张,陆三人之奔波海陆,百折不回,尤为可歌可泣,可悲可慕。六合全覆而争之一隅,城守不能而争之海岛,明知无益事,翻作有情痴,后人或笑其迂拙,不知时局至此,已万无可存之理,文,张,陆三忠,亦不过吾尽吾心已耳。读诸葛武侯《后出师表》,结束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成败利钝,飞所逆睹。千古忠臣义士,大都如此,于文,张,陆何尤乎?宋亡而纲常不亡,故胡运不及百年而又归于明,是为一代计,固足悲,而为百世计,则犹足幸也。”
  镇墓尺的主人一般生前都杀人无数,在自己墓中放置这么一个尺子用来镇压墓中来寻仇的百鬼,保自己死后安宁。
  这东西世上现存的不多,价格当然昂贵无比,旁边的海大爷眼睛也都快掉出来了:“没想到有生之年我还能再见一次镇墓尺,真是美不可言。”
  一边的李大光对古玩还没什么研究,自己嘀咕:“这不就是个破尺子么,有什么可美的。”
  高亮看我们都被这东西惊住了,满脸得意:“怎么样,这东西不错吧,这人可是个有钱的主顾儿,这活儿做好了,白花花的银子肯定是大把大把来。”
  我点点头:“那人什么要求?”
  高亮面露难色:“那人说这东西得给洗干净了,另外……”
  “另外什么?”我把玩着尺子头都没抬。
  “另外还得让这东西别再叫了。”

  四十五:长生殿
  “啥意思?”我没听懂高亮的话,放下手里的东西抬头望着他。
  他好像不知道怎么形容,拖着腮帮子想了半天:“哎呀,我也说不清楚,反正那人给我说这东西夜里不安生,他就在自个儿房里放了一夜就再不敢留着了,说是老听到女人半夜唱戏。”
  “唱戏?”海大爷在旁边也乐了。
  稀奇古怪的事儿见多了,我还没见过尺子还会唱戏的。
  我冲他摆摆手:“什么乱七八糟的,活这么多年还没听说过尺子能唱戏的,那人胡说呢吧?”
  高亮摇摇头说看那人当时的脸色不像是说谎。
  李大光在边上戳戳我:“你别说,我还真挺说说过琵琶唱戏的事儿。”
  事情还要从李大光小时候说起,那时候交通闭塞,村儿里人也没什么娱乐项目,除了每月固定时间的集市以外,村里人很少聚到一起做什么娱乐活动。
  李大光八岁那年村儿里突然来了一只戏班子,在村东头简单搭了个戏台,说是以后就在这儿唱戏了。
  那时候全国流动的戏班子不少,大多是些年轻时候红过一阵子的角儿,年老色衰无力继续唱戏,但又舍不得一身本事,两天不唱嗓子痒,就自己出钱收几个徒弟,组建个戏班子全国各地跑,给大伙儿挣口饭吃。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那只戏班子不唱豫剧,而是只唱昆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