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李大光出生在河南农村,村儿里人最爱听的是豫剧,对于昆曲几乎无人了解,所以大伙儿就图个新鲜,每日去听戏的人也不少。
  那时候李大光常常跟着奶奶去听戏,奶奶告诉他上面的人唱的叫《长生殿》,讲的是唐玄宗和杨玉环的故事。
  李大光当时根本听不懂,只觉得人多热闹,每次倒也乐意和奶奶一起去。
  最初那几天听的人很多,台上伙计也卖力,几日过去大家渐渐觉得不对劲儿,一来这戏班子每日唱的都是《长生殿》,根本没有别的曲目;二来台上的活计越来越少,有时候甚至出现一人同时饰两角的情况。
  没过几日,去的人渐渐少了,只有零零散散十几个人每日乐此不疲。
  等到李大光都听腻了的时候,每天除了自己和奶奶以外,只还有三个人和他们一起日日去听。当时连李大光的奶奶都已经觉得有些无趣,但因为平时在家也无事,自己有病在身,经常出来走走也有好处,权当是锻炼了。
  那日奶奶还是牵着李大光一起去看戏,当时台上正演杨玉环上吊自杀的戏份,戏子平日演这出戏都是几个动作略过,那天演杨玉环的女孩儿却真的掏出一条白绫,搭到房梁之上就吊了上去。

  周围的人都像是疯了一样鼓起掌来,李大光也跟着起哄,唯独奶奶脸色煞白,拉着李大光就往外走。
  李大光还想继续看,奶奶却一个劲儿的拉着他头也不回的往家走,走出去一段距离后李大光朝戏台子那儿望了望,台下的人像是得了失心疯一般在疯狂的鼓掌,台上那女人也还吊在白绫之上。
  回家以后李大光当天晚上就高烧不止,躺在床上晕晕乎乎只觉得有个女人在自己身边幽怨的唱着《长生殿》,奶奶在旁边着急的不行,和母亲两个人耳语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奶奶端着碗递到李大光嘴边,是一碗鲜红色的液体,腥气冲鼻,母亲捏着李大光的鼻子就给他灌了下去。
  喝完之后他只觉得浑身燥热,精神也渐渐好了起来,等到天快亮的时候才慢慢睡去。
  后来听说那天李大光和奶奶走之后戏台子就起火了,戏班子的人加上台下的观众,一个都没留下。
  那戏台子是临时搭起来的,起火了要说底下听戏的人逃不出来,说出来谁都不行。
  所以村里人渐渐传起来,说那戏班子是个“阴班”,专门给阎王爷唱戏听的,时不时的需要到人间假装成一般的戏班子表演,最后把听戏的人捉去阴间当小鬼。
  奶奶告诉李大光那天她看到戏子真的上吊时候就觉得不对劲儿了,看出来那人是个“鬼角儿”,再加上当时周围几个人像是发疯了一样,一下就觉得那戏台子上阴风阵阵,吹的自己难受,才赶紧拉着李大光回家了,没想到回家以后李大光因为年纪小,阳气弱,被女鬼缠身,只得宰了自家那只大公鸡,配上三只新鲜鸡蛋给李大光灌了下去,才保住了他没被女鬼勾走。

  虽说那戏台子被烧的只剩下一个黑漆漆的台子,但是村东头的人说每天晚上都能听到有个女人在那里唱《长生殿》,大家都觉得这台子上还有脏东西。
  没想到没几天村东头李寡妇就出事儿了,邻居王大哥说那天晚上也听到了戏台子上有女人唱戏,他半夜起夜,刚出门往茅房走就看到李寡妇从家里走出来,一边拍着手一边往戏台子的方向走。
  王大哥也算有点胆量,虽然王寡妇举止诡异,但怎么说也是个弱女子,这大半夜的独身在外怕不要出了什么事情,就赶紧跑上去要把她拉回来。
  王大哥上去一下把李寡妇拉住,她一转身,王大哥看了一眼当时就尿了裤子。
  李寡妇眼睛,鼻子和嘴角都往外渗着血,更恐怖的是她居然反手一把拉住李大哥:“来啊来啊,陪我一起啊!”
  她力气极大,李大哥使出吃奶的力气才摆脱她,一溜烟跑回了屋里,等到第二天早上才赶紧告诉邻居昨天晚上的事儿。
  虽说事情诡异,但怎么说都是街里街坊,大家也不能不管,找了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带了好些辟邪的东西才往那戏台找去。
  最后大家在戏台之上发现了李寡妇,她不知道为什么换上了杨玉环的戏服,吊在一条白绫之上,早就没了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