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四十六:定穴针
  我站在那里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现在情况不明,就这样冒然上去不知道会不会伤着他。
  李大光嘴里咿咿呀呀的唱着,我看了一会儿发现他身体虽然在扭动,但不怎么像是在“跳”,更多的像是因为肢体抽筋而在不自然的扭动。
  难道还真是那只尺子的问题?
  我暗自摇摇头,问题出在李大光哼唧的这戏曲上,刚说完《长生殿》这就唱开了,也太巧了。
  我凑上去观察了一下李大光的表情,本以为他会像是梦游者一样闭着眼,没想到他的眼睛是睁开的,瞪大了盯着我。
  “见鬼了。”我自己嘀咕道,又观察了一会儿,慢慢发现他居然和我有眼神交流。
  一般情况下“中邪”的人自主意识丧失,面部要么毫无表情,要么一副死人表情,但眼前的李大光不一样,我总感觉从他的眼神中看来,似乎还有自主意识。
  我松了口气,既然他还有意识,那问题就不大,现在奇怪的是他为什么在有自我意识的情况下身体却不受自己控制。
  从这一点看来现在的情况又和那只镇墓尺没太大关系了。
  我上前一把抓住李大光的胳膊,想要让他停下来,无奈我完全没他壮,根本拉不住他。
  拉拉扯扯了一会儿我也累的直喘气,索性坐下来想想别的办法。
  李大光现在的情况我没见过,听都没听说过还会有人这样。不过总归不是中邪,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我坐在那儿还没想出来好办法,旁边李大光的声音哑然而止,我抬头看了看,他这会儿已经不唱了,只是身子还在来回扭动。
  我试探性的喊了喊他:“李大哥?”
  他眼神中透出求救的信息,一张嘴道;“你说你最爱丁香花,因为你的名字就是她。多么忧郁的花,多愁善感的人啊……”
  我愣了一下,这他娘不是那首《丁香花》么?
  当时正值2003年初,丁磊的《丁香花》正流行,大街小巷的店里都在放这首歌,李大光很喜欢,平时自己也爱哼两句。
  先是《长生殿》,再是《丁香花》,我隐约发现点儿问题。一首是几个小时前刚提到的昆曲,另一首是李大光经常在嘴边哼唧的歌,他唱的好像都是自己熟悉的东西。
  这样看来,和那尺子是彻底没什么关系了。
  我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好办法,给海大爷和高亮打了电话,让他俩赶紧来一趟。
  没一会儿两个人就一起到了我家,晚上吃完饭时间太晚,高亮就住在了海大爷家。
  进了门高亮问我是不是那尺子出问题了,我也不知道怎么给他说,只能伸手指了指客厅:“先到里面坐吧,进去说。”
  他俩疑惑的进门儿往里走,一下就听到了李大光的歌声。高亮一脸嫌弃:“这他娘谁啊,大半夜的鬼嚎,还唱这么难听。”
  我带着他俩到了客厅,指了指还在手舞足蹈的李大光:“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