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没睡多久就感觉有人在摇我,我把眼皮抬开正看到哥哥食指放在嘴边让我别出声,抬了抬下巴意思让我看窗外。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抬眼望去,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个黑乎乎的影子,不过外面这会乌漆麻黑什么都看不清,从身影来看应该是个女人。我精神一振马上清醒了很多,哥哥看我清醒了扯开嗓门大喊了一声:“卧槽,阿夫快起来,把家伙拿出来!”
  我捂着嘴差点没笑出来,他入戏还挺快,只能配合起来在屋子里面倒腾起来,弄出来很响的声音,外面听起来就像是在翻箱倒柜找东西一般。
  折腾了一会儿我也累的够呛了,示意哥哥赶紧换下个场景,他点了点头又扯开嗓门喊道:“快点过来,先把门堵上,真他妈晦气,没想到还真有脏东西。”
  我和他把桌子往门口推去,桌子角在地上摩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很是难听。把桌子推到门口的时候我把脸趴到窗户上像看看外面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正巧外面一道闪电划过天空,屋外犹如白昼一般,这一下我才看清楚那影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玻璃那边正贴着一张女人的脸,脸色惨白无色,两腮摸了很重的腮红,嘴唇更像是刚喝过鲜血一样殷红可怖,一身白衣正在风中飘来飘去。
  我和她的脸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玻璃,我在屋内好像已经能感觉到她身上传来的那股子寒气,不巧的是就在那闪电闪过的一瞬间,我还在仔细观察她脸上的东西,那女人的眼睛就一下睁开了,两个毫无生色的眼眶中没有眼珠,只剩下黑洞洞的眼眶,像要把我吞噬一般。
  尽管早有心里准备,但这突然来的一下还是把我吓的够呛,大叫了一声赶紧往后退去。哥哥没去在意那屋外的东西,听到我的叫声过来问我怎么了,我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神来,结结巴巴的说到:“那东西好像不是咱们想的皮影儿,好像真他娘的是个女鬼。”

  哥哥听了愣了一下,扭头再看的时候窗外那女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他把我扶到床上倒了杯茶让我先把水喝了,冷静一下再说刚才怎么回事。
  几口热茶下肚我也冷静了下来,但额头的冷汗还是不停的往外渗着,我把刚才看到的东西给他详细描述了一遍,哥哥摸着腮帮子问我是不是肯定刚才外面那东西绝对不是个皮影。
  我点了点头:“绝对没看错,你见过哪个皮影还会睁眼的?距离那么近我他妈绝对没看错。”
  他看我如此肯定也不再言语,自顾自的在屋内转起圈来。之前我俩以为老太太那时候看到的恶鬼肯定是林充用了什么东西吓她的,想来想去最可能是皮影之类的东西,加上今天早上在外面发现的那几处痕迹,几乎已经确定就是我们想的那样,只不过没想到今天这么近距离的看到那“女鬼”彻底把我们的推论否定了。
  我想到来之前爷爷给我说的话:鬼神之说,信则有,不信则无。今天之前我是一直不信的,不过今晚的事情让我不得不去思考这鬼神到底是不是存在。
  哥哥看我在床上发愣,过来拍拍我的肩道:“你别多想,就算不是咱们之前想的那样,也还有别的可能,我给你保证,绝对不是什么恶鬼,肯定是那个林充的鬼把戏。”
  我知道他是在安慰我,反正除去女鬼我是想不出来别的可能了,他让我吃了点安眠药,躺下没一会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桌子已经从门口移了回来,哥哥也不在屋内。我起来穿上衣服到门口一看,他正半蹲着盯着窗框。我走过去问他有没有发现,他指了指窗框道:“你看,这里出现了一道新的痕迹。”
  我凑上去一看,在上次发现的痕迹旁边真的又有了一道新的像是绳子割过的裂痕,只不过这个痕迹比前一个深的多。哥哥叹了口气:“咱们猜的没错,林充用来吓唬林老太的应该就是个皮影,但是你昨天看到的那个东西”,说着抬眼看了我一眼:“估计是个女尸。”
  我脑皮一紧,女尸?尸体还会睁眼?他看我呆在那里继续道:“昨天那女尸应该是林充为了咱俩专门准备的,不知道又是谁家姑娘遭了殃,眼睛还被挖出来了。昨晚她能睁开眼,应该是眼皮上有细线连着,当时环境太暗你肯定注意不到。”
  我心里一阵怒火上来,刚准备发作哥哥对我摇了摇头:“咱们现在还没确凿的证据,得抓到实实在在的把柄才能治的了他。”说着拿出电话给林兵打了个电话,接通后连招呼都没打冷冷的对那头说:“我们要验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