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当初拿到黑脸娃娃的时候,我去见了徐豁,而且把地址留给了他!
  我打了个冷颤,难不成是他?
  海大爷问我想到了什么,我把徐豁的事情给他说了说,从自己染上鬼面疹,怀上鬼胎一直到黑脸娃娃,他救过我好几次,不太可能出卖我。
  他听了也点点头:“听起来的确不像是他,而且他是外地人,在京城没什么势力,但是……”
  “你的意思是他背后可能还有人?”
  海大爷点点头:“阎书华。”
  我知道这两件事情背后的人最可能就是他,难不成徐豁其实一直是阎书华的人?
  他救过我很多次,不过从另一方面来想,前面几次完全可能是他为了取得我的信任而做,现在想来最可疑的就是为什么当时我刚到阎家他就出现了,他的理由是受家里老爷子所托一直注意着我,如果徐豁说的是真的,那么为什么我刚怀上鬼胎的时候他没有出现,却一直等到我出现在阎家才出现?
  难不成他原本就在那儿等着我?
  我越想越不对劲儿,拿出电话就想打电话过去询问。
  海大爷伸手拦住我:“先别急,你想想阎书华既然那么想要那本书,直接把你绑起来不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让徐豁获取你的信任,一次次的用阴招儿恐吓你,却没有直接动手?”

  这个问题我倒没想过,就问他是怎么想的。
  他也摇着头:“这个我也没想明白,不过你现在还是别和徐豁起正面冲突,得证实下他到底是不是阎书华的人,免得打草惊蛇。”
  我想想他说的也对,不过怎么个证实法儿?
  海大爷咧嘴一笑:“钓鱼。”
  第二天我把徐豁约了出来,还在上次吃饭那地方。
  “上次那只黑脸娃娃怎么样了?”他见面先关心的问起来上次的事情。
  我看不出来他眼中到底是不是真的关切,只能应和道:“那只东西已经弄好了,还特地去了一次山西找养灵的胡家。”
  “那就好,你哥哥的事情我也在帮你打听,目前还没什么消息。”
  我“嗯”了一声拿出一只盒子,里面正是那只镇墓矩:“我得出去一趟,这东西有点邪气,不能带在身上,麻烦你帮忙放几天。”
  海大爷特意让我强调这东西的邪性,这样阎书才会放心在上面做手脚。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别的原因,徐豁眼中似乎闪过一丝得意的神情,但马上就消失不见了:“怎么?你那些朋友信不过?”
  我点点头:“现在我能信得过的只有你了。”
  他把盒子收起来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随便编了个时间:“一周左右,回来了联系你。”
  回到店里,他们三个正等着我,问我徐豁有没有起疑心。
  我摇摇头,说实话我现在心理很纠结,甚至有点希望海大爷的判断是错的,我实在不愿意相信徐豁背叛了我。
  徐豁是通过老爷子认识的,可能在我染上鬼面疹那次他的确是在帮我,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背叛了卓家。
  海大爷看透了我在想什么,上来拍拍我的肩:“别想那么多了,一周后就清楚了。”
  我点点头,想起老爷子生前说的那句话:这世间最可怕的不是什么鬼怪,而是面对着诱惑的人心。

  四十八:兵分两路
  我心里说不出的感觉,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期待一周后和徐豁的会面。
  这期间的时间我们四个讨论了一下那边究竟会在镇墓矩上做什么手脚,我把自己能想到的辟邪材料都整理了出来,交给高亮去准备。
  按照前面几次的经验,这次我让高亮好好准备了些东西,连玳瑁血都让他准备了很多。
  一周后我约了徐豁见面,他还是一脸关切的问我事情进展怎么样,我告诉他一切都好,麻烦的事情都处理完了。
  意料之外的是徐豁居然告诉我之前有人在山东见到过我哥哥,我看不出他眼中是真是假,只能配合的表示了感谢。
  那只尺子还放在当初那个木盒之中,我把它带回店里,小心翼翼的把尺子取出来,几个人围上来仔细观察起来。
  肉眼看不出来有没有变化,高亮在旁边打哈哈:“我说咱们是不是想多了,说不定人家就真的只是帮你保管了几天,没动什么手脚,我还忙里忙外准备这么些东西。”
  海大爷摇摇头:“肯定做了手脚,”说完看了看我:“如果没动过,那你可就要小心了。”
  我懂他的意思,阎书华一直没有对我动手,而是用一些阴招吓唬我,至少说明他现在没有动手的打算,所以如果这只尺子的确被动过,就说明最近我是安全的,反之我则需要更加小心,阎书华估计最近就要对我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