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在汉朝之后,唐代也有人彘事件,一直到了宋朝,人彘渐渐的从一种酷刑变成了一种“阴行”。
  所谓“阴行”,其意是指用一些邪门事物来加害于自己所恨之人,从这方面来说,养灵也可以算在“阴行”之内。
  宋朝是中国历史上邪教最为猖獗的时期,续命瓮棺就是源自那时,而“人彘”一说,则是专门害人所用。
  人彘所用之人必须是被冤枉而打入死牢之人,此类人体内充满怨气,一般行“阴行”之人会用一具和牢内之人身形相似的死尸和钱财买通狱官,将死尸和狱之人互换,把犯人带回家中。
  然后将犯人按照“人彘”的刑法处置,唯一不同的是需要在处理之前将一只铁钉钉入“人彘”的天灵盖中,此举是为了将“人彘”的怨气锁在其体内。
  “人彘”制作完成后要在污水之中浸泡三日,然后将“人彘”取出,取其尸油和脑液。
  尸油的产生是因为人死后生命代谢还会持续一段时间,死后体内毒气较多,因此人彘的体内的毒气只能通过皮肤代谢排出,所以人彘的尸油含有剧毒。
  而脑液则是迷信之说,传说人彘心中的所有怨气由于无法发泄,只能存于脑中,死后就流入脑液之中,所以脑液和尸油是利用“人彘”做阴行的目的。

  李大光听后有点想吐的样子,高亮上去拍拍他的后背对我们道:“这人彘的尸油不会挥发吧?”
  我知道他在担心什么,虽然我们四人手上都带着手套,但没有护住口鼻,只怕这尸油如果会挥发,被我们吸入体内。
  海大爷让他别担心,说这尸油不会这么轻易挥发,不过刚才我们看了半天也没发现这镇墓矩表面抹了东西,看来阎书华还真费了点力气,估摸着那些尸油是注入到了尺子内部,尺子表明肯定有一些肉眼不易发现的细孔。
  我看了看已经变黑的糯米糊直摇头,这样洗下去不知道得洗多少回。
  最后洗到用清水泡过都没有颜色后,我才确定镇墓矩里的尸油才终于放干净。
  现在事情也查清楚了,徐豁的确是阎书华的人,剩下的就是该想怎么对付他们了。
  这下我们几个人都犯了愁,阎书华在北京的地位很高,想通过明面儿上的办法对付他肯定不行,以其道还施其身,我们也得用阴招儿。
  不过不能用修阴的办法,阎书华对这些东西很熟悉,估计躲不过他的眼。
  海大爷看我愁眉苦脸对我乐道:“你忘了从山西回来之前答应胡老妖的事情了?”
  我一敲脑袋,他不说我都快忘了,我答应过胡老妖那只娃娃处理干净后要去给他送书。
  我看海大爷好像有办法,忙问他什么打算。

  他乐了乐:“书嘛,咱们手上是肯定没有,不过那老头肯定也没见过,咱们造半本儿假书送去即可。”
  “半本儿?为什么只造半本儿?”假书倒是可以造,胡老妖肯定也没见过真的。
  “总不能什么都不拿就过去吧?大可以告诉他另外半本在阎书华手里。”海大爷心中好像已经有了计划。
  我一下明白他的意思,这次去给胡家送书,关键点不在于这书是真假还是全本,主要是要告诉胡老妖:书我的确送来了,只是剩下半本儿不在我这儿,你想要我拿回来也行,不过得帮我。
  用养灵之法对付修阴之家。
  我心里又来回琢磨了几遍,盘算着这计划应该可行。于海大爷讨论了一下细节,得先找一个机关巧妙的盒子,将假书放入其中,一来是因为我告诉过胡老妖那书是在铁盒之内,二来让胡家开盒费点儿功夫也可以给我们争取一点时间。
  这次我打算和海大爷一起去,一方面这是他的主意,到时候有什么紧急的情况估计我自己也搞不定,另一方面李大光跟了我也有段时期了,该教的东西我也嘱咐过,修阴这东西总得自己动手才能体会其中道理,就放他和高亮一起看店,让他自己做几次活儿。
  准备妥当之后我单独把高亮叫出来托付他,这次去广西什么时候回来无法确定,让他一定看好李大光,我有点担心他做活儿的时候出什么事儿,一旦有解决不了的事情马上联系我。
  高亮信誓旦旦的给我保证绝对看好李大光,只是我没想到,最后出事儿的不是李大光的人,而是他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