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据说有一次他太爷爷碰到一个得道很久的黄鼠狼精,扎下几针之后他太爷爷就劝黄鼠狼赶紧离开,一般这种情况下对方都会识趣的离开,不料那只黄鼠狼是属于气性比较大的那种,怎么劝说都不走,最后他太爷爷说:你不能在这里害人,你要是不走,我就一针扎死你。谁知那只黄鼠狼道:你扎死我吧,你扎不死我我就不走!但是你要是把我扎死了,我就让你断子绝孙!
  最后他太爷爷没办法,只得将其扎死。
  后来一直到他太爷爷封针之前,果然没有一个儿子,封针之后他太奶奶才生出他爷爷,而且以后再也没有生出过儿子。
  在东北很多偏僻的地方,都有些专门供奉黄皮子仙的小庙,里面普遍会摆放些好东西,这些地方也无可避免的成了盗墓贼的首选目标。
  胡老妖摇摇头回答海大爷:“后来我百方打听,那位乔姓手艺人在地盗完东西出来时候由于疏忽被一只黄鼠狼咬断双指,将它打死之后带着自己的断指上地后就让待在地上的搭档赶紧把自己送去医院接指,谁知地上那位财迷心窍,想要独吞,将他乱刀砍死,尸体暴尸荒野,几天后才被那人的家里人发现。大家都以为是他在下地的时候失了手,只有几个了解他的人知道事情肯定有古怪,我才打听到事情的真相,从那人家里花重金买来这双断指。此物怨气极重,正是上好的附灵之物。”
  我从他摇摇头:“修阴之行最看不上眼的就是挖土之人,所以还得换一物。”
  三个人把桌上的东西看了一圈,最后选择了一条黑檀木链,胡老妖说这是一个驱鬼师在五鬼庙中被弟子害死之前手中所握之物,也属怨极重,加上特殊的养灵手法,上面的恶灵会邪恶万分,得此物之人轻则独破其身,重则家破人亡。
  “驱鬼师死在五鬼庙中,啧啧。”旁边海大爷也不禁感叹。

  关于驱鬼师我不太了解,只听老爷子生前说过几句,不过最基本的东西我是知道的,驱鬼师一生都在和五鬼庙中那几位纠缠,要是死在了人家的地盘上,估计下辈子都是苦人命。
  五鬼又称作五瘟,是汉族明间传说中的瘟神,五瘟分别是春瘟张元伯,夏瘟刘元达,秋瘟赵公明,冬瘟钟士贵,总管中瘟史文业。此五鬼一人执杓子并罐子,一人执皮袋并剑,一人执扇,一人执锤,一人执火壶。南朝梁陶弘景《真浩·协昌期》载建吉冢埋圆石文,曰:“天帝告土下冢中王气五方诸神赵公明等,某国公侯甲乙,年如干岁,生值清真之气,死归身宫,醫身冥乡,潜宁冲虚,辟斥诸禁忌,不得妄为害气。”
  这东西我不能就这样拿走,胡老妖需要准备好解灵之物交给我,免的误伤了别人。
  准备解灵之物需要几天,胡老妖建议我和海大爷住在他家,我觉得这地儿太邪性,忙推说不给他们添麻烦了,附近酒店已经开好了房间,到时候住在那儿就好。
  从胡家出来,海大爷还是一脸不解,我想起来他当时问我的事情,问他怎么了。
  “你注意到胡老妖手臂上的那些鳞一样的东西没?”他皱着眉问我。
  我点点头:“上次来就注意到了,怎么了?”
  他倒抽一口凉气:“那东西看着像尸鳞啊。”
  尸鳞我没听说过,不过听起来海大爷的意思是胡老妖根本不是个人?
  我劝他别胡思乱想,刚才他还和我们说话的呢,养灵家本来就邪气,这种事情外人还是少打听为妙。
  回到房间,海大爷累的够呛,躺到床上就不动了,我到楼下续房费,前台的小姑娘递给我一封信说是有人让她转交给我,还特地嘱咐不能让和我同行的人看见。
  我有点奇怪,这都什么年头了,怎么还有人寄信,况且他怎么知道我在山西。
  信封上面没有任何字儿,看起来不是邮寄的,应该只是为了通过书信方式告诉我事情。
  我把信打开,里面只有一行字儿:22日晚9点,天源阁见,看后即焚。
  我激动的话都说不利索了,忙问那姑娘:“交给你这封信的人是不是没有左手?”
  信的内容不重要,但这字儿我熟悉,是我哥哥的笔迹。
  今天的已经更完,另外因为本书版权已签,因为出版压力,帖子内每日一章的更新只能到此为止了,后面还有5到6w字儿,是本书的高潮部分,慢慢更新吧,就不按时更新了,不过会在 申午书友群:176765720 内继续每日一章更新后文,不过各位看官不用担心,本书出版上架后我还是会在本帖更新完的,着急看的朋友,喜欢本文的朋友快来加入 申午书友群:176765720 吧~
  感谢大家的支持~各位晚安~